第七十四章 追魂笛音

    ;

    “你们确定那只妖虎是三级妖兽?”叶姓白袍男子皱了皱眉头,问道。三名练气期弟子同时点了点头,其中一名说道:“这只虎妖身上的威压绝没有师叔陨落的那只虎妖强!”

    得到准确答复后,叶姓白袍男子仔细地观望了一番,放开神识用心扫过附近,最后把目光落在水生所在的山洞洞口附近,目光中一丝异色闪过,说道:“此处地形,似乎不应该有妖兽存在,而且这个山洞也不象虎类妖兽惯常的藏身之所!”

    “中州之地与我们凉州大不相同,也说不定妖兽习姓不同呢?附近数十里我等都已经仔细搜寻过,除了这里,没有任何疑点。”麻面男子眨眨眼说道。

    叶姓修士沉吟着点了点头,吩咐道:“这只妖兽能够在洞中隐匿住形藏,避开神识探查,看来大不简单,大家小心点,这就布阵吧!”

    半个时辰后,十五名修士各按方位排列,在秘谷四周站定,纷纷祭出法器,一时间天空中灵光闪烁,旗、幡、盾、印、剑、枪等各式法器在一名名修士身旁飞舞盘旋,与此同时,人手一支长笛,这些长笛虽然颜色和材制各不相同,却皆是三尺长短。

    叶姓修士同样取出一支三尺长雪白玉笛,凑到唇边。

    一阵阵悠扬的笛音随即向四周飘荡开来,笛音初时和缓,继尔急促,到了最后,却变得高亢激昴。

    虽然这十六人法力高低和功法神通各不相同,可是吹奏笛子的音调高低和节奏快慢却是一模一样,仿佛事先演习过无数遍一般,准确无误。叶姓修士快,众修快,叶姓修士笛音高亢,众修一起跟着高亢。

    密林中的猿猴、飞禽、麋鹿、小兽听到穿云裂石一般激昴的笛音,顿时惊慌失措地四散奔走。一群飞鸦,受不了笛音刺激,刚刚飞出密林,尚未飞到百丈之远,身躯却“怦,怦,怦”地接连自爆开来,化为一团团血雾。仿佛这笛音中充斥着无尽杀气!

    石室内的乌木道人在笛音响起时,霍然睁开双眼,神识缓缓扫过附近,三角眼中闪过一缕寒芒,低语道:“找死!”站起身来,正要大步走出石室,突然想起自己法力已失,面上顿时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从饮马镇回来已有十多天过去,连续服用了好几粒丹药,乌木道人的法力也只不过刚刚恢复到练气五层的修为。

    黑虎身上的长毛竖起,低声嘶吼,双目随着笛音的变化,开始出现一缕缕血丝,看起来,外面的笛音让其大为仇视,若不是两仪乾坤阵的禁制封住了洞中,此时恐怕早已经冲出了密室。

    水生望向走出石室的乌木道人,说道:“道长,外面似乎是冰封谷修士在吹笛子,怎么办?”“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十五名练气期修士,四只二级妖兽,要么当他们不存在,不予答理,要么想办法杀死他们!”乌木道人面罩寒霜,冷冷说道。

    听闻外面有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水生不由暗翻白眼,若是乌木道人法力无碍,有青鳞蟒和黑虎相助,想要把外面的修士全部杀死,也不是一件难事,可是如今乌木道人体内的法力连自己都不如,又如何能够杀死外面十六人?别说青鳞蟒不一定是那名金丹中期修士的对手,即使能够战胜,对方存心要逃,也拦不住。

    水生小脑瓜飞快地打着主意,外面深涧中却传来青鳞蠎低沉的吼叫,叫声中充满了愤怒,显然,外面刺耳的笛音同样让其极为不舒服。

    乌木道人冷冷一笑,说道:“看来想不搭理也不行了!对方已经发现了这个山洞,从他们摆出的架势来看,肯定是想用追魂笛音逼出妖兽,然后再加以收伏。也不知道他们是发现了青鳞蟒还是黑虎!”

    望了一眼水生身畔双目血红跃跃欲试的黑虎,又说道:“照此下去,别说这只黑虎,青鳞蠎肯定会能被逼出洞外。不过,他们应该想不到洞中还有我们二人存在,既然如此,想要灭杀他们,也不是全无办法,先下手为强,否则,麻烦会更大!”

    说罢,冲着水生一番言语,水生听完后,双目一亮,连连点头。

    不多时,青鳞蟒止住了怒吼,洞口处却有一道黑光冲出,几个闪动间,就到了一处断崖之上,随着一声惨叫,一名修士的脖颈被黑虎可取断,未做片刻停留,黑虎掉头向另一名修士冲去,第二声惨叫很快传来。

    站在崖边巨石上的一名年轻修士,听到同伴的惨叫,再看到闪电一般扑过来的黑虎,心中一惊,左手一扬,三枚七寸长的青色飞刀从袖中呼啸着飞出,成品字型刺向黑虎。右手紧握玉笛,法力一催,绿油油的长笛中开始冲出道道刺目绿光,眨眼间化为一根七尺长短,鸡蛋般粗细的碧绿色长棒,年轻修士双手握棒,大吼一声,向黑虎当头砸去。

    面对三枚呈品字型飞过来的青色飞刀,黑虎双目中现出一丝拟人化的轻蔑之意,身形诡异地在一闪,爆出一团黑光,凭空失去了踪影,呼啸而来的三枚飞刀,和那威势惊人的翠绿色棒影全部落了个空。

    那名年轻修士看到黑虎凭空消失,心中一惊,生怕黑虎出现在身后,猛然向前窜出,没想到,斜刺里却闪出一只黑色虎爪,闪电般击在年轻修士的脸面之间,血光迸射,年轻修士的头颅象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盏茶不到,已经有五名修士先后惨死在黑虎的爪牙之下。叶姓修士根本没想到这只黑虎妖兽会如此凶悍,不但能够大出意料地抵御住追魂笛音的攻击,而且神智丝毫不受笛音影响,没有一点狂躁不安的迹象,身法轻灵迅捷,动作神出鬼没,与普通的虎妖大不相同。

    虽然从法力波动中能够清晰判断出这只黑虎确实是一只三级妖兽,可是叶姓修士却从来没有见过身法如此迅捷的虎妖,弄不清一只三级妖兽为何会无惧足以把四级妖兽刺激得神智失常的笛音大阵?

    这只黑虎,是赫连轻尘机缘巧合之下在一处隐秘所在擒获,从未在门中弟子面前召出过,叶姓修士自然不识。

    就在此时,叶姓修士终于看清,黑虎的一对眼珠竟然变成了血红之色,心中顿时大喜,知道这黑虎到底还是受到了笛音影响而神智不清,看来,大有可能把其捕获。当然,若是用笛音继续刺激下去,很有可能让黑虎陷入巅狂甚至爆体而亡,一时间大为不舍,收起手中玉笛,凌空向黑虎扑去。

    黑虎仿佛察觉到了危险,同样丢下正在追杀的一名练气期修士,怒吼一声,向叶姓修士扑来。

    叶姓修士冷哼一声,说道:“来得好!”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白光一闪,多出一只尺长的银色小锤,法力一催,一团刺目银光中,银锤暴涨至七尺长短,斗大的扁圆形锤头上生出数十根五六寸长的尖刺,挥动间,尖刺中飞出一道道手指粗的银光,银光只要一落在树干、山石上,就是轰轰作响,山石破碎,木屑纷飞。

    黑虎看到叶姓修士手中威势十足的银锤,似乎大为畏惧,突然掉头,向石洞方向逃去。

    方才黑虎若是扑杀那名练气期弟子,通往石洞方向的退路,肯定会被叶姓修士提前挡住,现在倒好,叶姓修士把精力放在了催使银锤上,停下了脚步,黑虎却趁级向石洞扑去。

    见到黑虎如此狡猾,叶姓修士心中大怒,银锤脱手飞出,呼啸着向黑虎砸去,黑虎飘忽的身影在空中连续闪过数次,已到了洞口之外,爪影一闪,遮挡洞口的浓密藤蔓四散纷飞,一头钻入山洞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紧随而来的银锤,重重砸在洞口外的石壁之上,尘土飞扬中,石洞坍塌半边,崖壁上飞落下无数巨石。

    “都给我祭出法宝,结成法阵,守住洞口,本尊一定要亲手抓到这只虎兽!”叶姓修士愤怒地大吼道,身形化作一道刺目白光,钻入山洞之中而去。

    洞壁蜿蜒曲折,到了洞中后,叶姓修士反而无法催使那件威力不小的银锤法宝,只得把其收起,从袖中摸出一只银光灿灿的圆球。

    好在神识还能够捕捉到黑虎的踪迹,不怕把其跟丢。

    一路上越走越是诧异,怎么看,这山洞也不象是虎类妖兽的居所,不但没有虎类妖兽洞穴中那种惯常的腥臭刺鼻气味,地面上也没有堆积有其它兽类的骨骼残骸?见那黑虎在洞中逃窜的速度越来越快,生怕跟丢,心中虽然疑惑,却也不敢放慢身形,仔细查探,以防这山洞另有出口,让黑虎借机逃掉。

    果不其然,在一条深涧边,叶姓修士看到了三条岔道,而就在此时,那条黑虎的气息竟然一下子消失无踪。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