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初次杀人

    ;

    叶姓修士一怔,飞身落在三条岔道前数亩大小的巨大石洞处,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正要放开神识对三条岔道逐一探查,身后的深涧中却忽然传来一股冰凉的寒意,哗哗的响动声中,水花四溅,一条青绿色巨蟒从深涧中一跃而出,扑向叶姓修士。: ..

    巨蟒血红的眼珠,长长的獠牙,硕大的三角头颅,貌相凶恶,头颅上竟然还生着一只拳头大的暗红色肉瘤。

    随着巨蠎高高跃起,一股令人作呕的腥风迎面扑来,叶姓修士一惊,大脑中一阵迷糊,从这只青色巨蠎身上的强大威压来看,至少是一只四级妖兽。任他活了几百年岁月,见多识广,也想不到一条四级巨蟒会和一只三级虎妖共居一室。

    眼见巨蠎扑到了眼前,右臂一挥,手中鸡蛋般大小的银球脱手飞出,“砰”的一声,银球在空中猛然炸开,化为一张数丈宽阔的银色丝网,把巨蟒的头颅罩在正中。与此同时,手中银光一闪,多出了一把五尺长短的细长银剑,法力一催,只有筷子般粗细的细长银剑,剑身颤抖着向巨蟒一只茶杯般大小的眼珠刺去,剑风呼啸,细剑前端飞出半尺长的雪亮剑芒。

    叶姓修士毕竟是一名进入金丹中期多年的修士,即使心中慌乱,出手依然是迅捷如风,阴狠毒辣,蟒首近在咫尺,若是被其刺中一只眼珠,锥子般的细剑就会穿脑而过,巨蟒即使不死也差不了多少。

    这张银网法宝显然是为黑虎准备,若是依黑虎廋弱的身躯,正好会被此网整个罩在其内,可惜此时冲上来的却是一条五六丈长的巨蟒,银网却又显得太小,虽然罩住了青鳞蟒的头颅,却罩不住青鳞蟒的庞大身躯。

    感受到细剑的威胁,青鳞蟒身躯用力一扭,巨大的头颅挟带着一股狂风已到了另一个方向,亮银色的蟒尾高高抬起,迎着叶姓修士的细剑用力砸去。“砰”的一声闷响,一团银光爆开,叶姓修士的银剑虽然刺入了坚硬的蟒尾之中数寸深,却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道连带着砸在身上,全身骨节一阵剧痛,仿佛要碎裂开来一般,身躯不由控制地向左侧通道中的石壁顶端飞去。

    叶姓修士想不到巨蠎动作如此灵活,而且尾巴异常坚韧,全力刺出的一剑竟然没有占到便宜,眼见就要一头撞在洞顶石壁上,大喝一声,提起真气,催使身形猛然下沉,手中细剑举起,冲着头顶石壁用力一点,稳住身形,落在通道之内。石洞虽然有亩许大小,可是对修士斗法来说,还是太过狭小。

    看到巨蟒剧烈晃动头颅,想要挣脱银网的束缚,叶姓修士一指点向银网,口中念念有词,正要把银网施法收紧,给巨蟒一个苦头吃,身后却突然刮起一股冷风,悄悄躲在一块大石后隐匿身形的黑虎猛地扑了过来,喀嚓一声,叶姓修士持剑的右臂被黑虎一口咬断,银色细剑“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叶姓修士惊惧地望向黑虎咬在手中的右臂,面色惨变,大生怯意,左手伸指在断臂处飞快点了三下,止住狂喷的鲜血,顾不得收回地上的细剑,也不敢有丝毫迟疑,白光一闪,身形向巨蟒所在的深涧处扑去,他可不敢在这狭窄的山洞通道中与两只妖兽拼杀。

    “这就要走吗?”冰冷的中年男子声音在身后通道中骤然响起,随着声音,一把四尺长的黑色长剑呼啸着从通道中飞出。

    听闻男子声音,叶姓修士顿时魂飞魄散,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山洞中还会有修士存在,既然有人,那就说明这两只妖兽都是洞中之人的坐下灵兽,此人能够驱使四级妖兽,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出来——此人至少有金丹后期的法力!

    顾不得回头去看是什么人在背后催使法宝,提起全身法力猛然向前扑去,刚刚扑到通道口,通道口处却亮起一道漆黑的剑光,叶姓修士感到腰间微微一凉,身躯已被剑光从腰间斩成了两截。两半截身躯尚自向前冲出了一段距离,这才掉落在深涧前三尺左右!这一剑,却是暗中躲在中间通道处,借用符篆之力隐去身形的水生所斩。

    一团墨绿色的小小光球从叶姓修士半截尸身上飞出,向洞口处飞去,身后不远处的黑虎一看到光球,兴奋地嗅了嗅鼻头,丢掉口中的断臂,向光球扑出。

    看着地面上的两截残尸,看到叶姓修士圆睁的双眼,水生面色铁青,肠胃一阵阵翻腾,止不住地想要呕吐。这具残尸和当曰赫连轻尘那具“死掉的”躯体完全不同,这可是一个活生生死在自己手中的修士,而且此人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自己一面,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乌木道人从通道中缓缓走出,望了一眼面色难看的水生,猜道他心中所想,冷冷说道:“你心里很难受是吧?你要不杀死他,躺在地上的就会变成你!”

    伸手一招,一只小小的储物袋和一枚闪闪发亮的银锤从叶姓修士的半截尸身上飞出,落在乌木道人手中,紧跟着,施法收去罩在青鳞蟒头颅上的银网。

    少了银网束缚的青鳞蟒,呼地一下扑到叶姓修士的两具残尸处,三下两下把其吞入腹中不见。

    吞噬掉精魂的黑虎看到巨蟒把两截残尸吃掉,没有留给自己一点残渣,不由大为愤怒,冲着巨蟒一阵嘶吼!

    乌木道人把玩着手中尖锥一般的银色细剑,说道:“冰封谷还真是大方,一枚中阶法宝竟然都舍得添加如此贵重的银晶!”说罢,望了一眼面色青白,表情痛苦的水生,又说道:“莫非你要放过门口的那几名修士,让他们泄露我们的行踪,为我们引来杀身之祸!”

    听闻此言,水生猛地惊醒,慌忙用神念勾通一虎一蟒,冲其低声吩咐了几句。

    洞口外,十名冰封谷练气期弟子各自催动手中法器严阵以待,隐隐听到洞中传来一阵愤怒的虎吼,一名正对着洞口,站在一只铁背苍狼背上的黑衣老者嘿嘿一笑,说道:“看来叶师叔已经得手了!”

    另一名满面红斑的大汉却是面色阴沉,冷冷说道:“别忘了这只妖虎方才害死了五位师兄弟,师兄难道为此很开心吗?”

    黑衣老者面色一变,鼻子里哼了一声,冲着大汉怒目而视,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洞口处却刮起一阵腥风,随着腥风,青鳞蠎巨大的身躯忽地从洞中冲出,一下子就扑到了老者身前,老者尚未做出任何反应,已经被青鳞蟒吞入腹中。

    惨叫声中,另一名修士被紧随巨蠎而来的黑虎咬断了脖颈!

    “快跑,这是四级妖兽青鳞蟒!”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剩下的几名修士顿时化为一道道遁光,四散而逃。

    即使此人不喊这一嗓子,众人依然会落荒而逃,法力高深的师叔“变成”了一条巨蟒,谁会傻到留在此处,葬身蠎腹?

    两名修士一边逃窜,一边各自激发出了一枚五寸长短的白色圆筒状法器,尖锐的破空声中,两枚白色圆筒眨眼就到了千丈高空,“砰,砰”先后炸开,两团白雾中一前一后传出两声如同狼啸一般凄厉刺耳的尖叫。尖叫声穿云裂石,远远传开。

    石洞中的乌木道人听闻笛音,面色骤变,喃喃自语道:“狗杂碎!”

    百密一疏,乌木道人只想着如何击杀这群修士,不让其脱掉姓命,却忘记了冰封谷修士手中的示警法器——天狼笛!

    虽然青鳞蟒和黑虎把几名冰封谷弟子和四只铁背苍狼全部吞吃干净,乌木道人的面容却未见有一丝高兴,反而愈加阴沉。

    水生不清楚,乌木道人却是深知,这天狼笛的示警之音,至少能传至一百多里之外。此处离玉鼎山尚有五六百里,冰封谷修士在此地激发天狼笛,说明一二百里内很可能另有冰封谷高阶修士存在。

    自己法力未复,没有办法施展土遁之术,也无法御剑飞行,保命的珍贵符篆更是仅剩了十几张。水生空有一身金丹期法力,却使不出最大威能。两只妖兽虽然爪牙凶猛,若真和法力高深的金丹期修士拼杀起来,因为灵智和等阶太低的原因,没有多少天生的妖法可以施展,多半不敌。

    这处深谷密林中的山洞,虽然隐蔽,有心人若是特意用神念探查,还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冲且青鳞蟒捕杀众修士时早已在深谷密林中留下无数印记,冰封谷修士有妖兽相助,很容易就能找到此处深谷。

    “两仪乾坤阵”能够抵御金丹期修士的攻击,可若是魅姬等元婴期修士闻讯前来,即使不擅长阵法,最多也只需半曰时间,就能够击碎禁制!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