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五龙山

    ;

    思前想后,此处洞府已不能再待!乌木道人冲水生低声吩咐几句,让其把冰封谷修士掉落在地上的法器和几只储物袋捡起来,自己则回到了洞中,收起“两仪乾坤阵”的阵旗阵盘,飞快地走出山洞。

    青鳞蟒毕竟不是飞行妖兽,虽然也可以凌空跃起百丈之高,却不能在空中长时间飞行,只能掠地低空飞行。黑虎遁速快捷,来去如风,却年幼体短,只能驮起水生一人。无奈之下,乌木道人只得让水生把黑虎收入灵兽袋中,二人站在巨蠎背上,驱使巨蠎向前飞奔,巨蠎身为四级妖兽,虽然不能高飞,奔跑起来却要比二人的速度快上许多。

    乌木道人法力虽失,神识尚在,一路前行,不时吩咐水生艹纵青鳞蟒改变方向,以避过可能存在的危险。蠎背上,水生撑起一个金光灿灿的光罩,把二人包裹在内,抵挡着一路上的尘土碎石,巨蟒灵智不高,哪里管有路没路,只要前面没有巨石断壁阻挡道路,只管向前飞奔,幸亏水生如今使出的金光盾凝厚结实,若不然,二人早已从蟒背上掉下来无数次。

    “道长,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水生问道。乌木道人缓缓说道:“如果没记错的话,正前方那座五龙山中有一处山洞,山洞长几十里,地形复杂,有六个出口可以随时逃命,我们先进入山洞之内,避一避再说。”

    半个时辰后,一座六七百丈高的大山出现在眼前,水生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这生满苍松翠柏的大山和“龙”有什么关系,正在疑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空中却远远传来一声雕鸣,乌木道人面色大变,说做:“小心!”

    话音方落,百丈高空中已出现一只漆黑的大雕,大雕双翼展开足有三丈来长,雕背上站着一名身披黑甲,面貌阴沉的中年男子,披肩的长发被一个束发金环扎起,一对淡蓝色的眼珠望向地面上的二人一蟒,冷哼一声,手中弓弦响起,一枚四尺长的漆黑利箭呼啸着向蟒背上的二人射去。

    乾坤神剑从乌木道人体内疾飞而出,迎向空中的利箭,“当”的一声,利箭虽然改变了方向,乾坤神剑却被击落在地面之上。水生暗催法力,手中出现一根三尺长的漆黑短矛,震臂一扬,短矛脱手飞出,向空中的黑色大雕刺去。

    黑甲男子此时已看清了水生和乌木道人的面容,双目中现出狂喜之色,右手一拳击出,一只漆黑的拳影撞向水生击来的短矛,短矛拳影同时破碎开来。

    就在水生和乌木道人全神戒备地以为黑甲男子会再次射出利箭时,黑甲男子反而收起手中长弓,驾驭着黑色大雕向千丈高空中飞去,眨眼间就与二人拉开了距离。同时,抖手抛出一个白色圆筒。如同狼啸一般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眼看黑雕越飞越高,乌木道人面色顿变,指着那黑衣男子大叫道:“狗杂碎,有种你给道爷滚下来?”听闻此语,黑雕飞得更快,双翼狂扇数次,飞出数千丈高,仿佛雕背上的那名黑甲修士对乌木道人大为畏惧。眼见黑雕变成了小黑点,乌木苦笑着摇了摇头,冲水生说道:“走吧!麻烦来了!”

    二人不再理会空中的大雕和黑甲大汉,催使青鳞蟒向前飞奔。青鳞蟒驮着二人冲入一条四五丈宽的溪流之内,逆流而上,不多时,一头扎入一个黑幽幽的山洞之中。青鳞蟒被水生收伏时受伤不轻,此时尚未恢复,一口气跑了两百多里路,进入山洞二十多里深后,累得口吐白沫,趴在地上说什么都不愿再动。

    乌木道人一拉水生,跳下蟒背。山洞阴暗潮湿,到处都是潺潺流水声。乌木道人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水生这才顾得上问道:“道长,那名雕背上的男子看起来法力高深,为何不下来捉我们?”

    乌木道人冷冷一笑,说道:“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下来!贫道击杀了百里穆,击毁了‘重光破禁阵’,他认出了我们,自然心中畏惧,别说他现在只有一个人,就是再来二个,也不敢和我们争斗。只不过,他肯定会通知别人,并且跟在我们身后不放,等它叫来帮手那就麻烦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躲在这山洞中不出去吗?”水生问道。

    “若是这青鳞蟒还能跑,我们现在就杀出去,可惜这家伙变成了死蛇,凭我们二人的脚力,要是此时出去,没走多远就会被追上。这个山洞有六七个出口,让他在外面等吧,我们先休息一下,再另想办法!”乌木道人满脸的懊丧,若是自己法力尚在,别说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就是魅姬和赫连轻尘在此,也能逃得姓命!

    水生取出一粒雪参丹扔进青鳞蟒大嘴中。然后拿出一只从叶姓修士储物袋中找到的灵兽袋,试着把青鳞蟒收入袋中,这只灵兽袋虽然不如赫连轻尘的那只坚固,可是里面的空间却要大上好几倍,十几次的努力之后,终于把青鳞蟒收入袋中。

    半个时辰后,二人向另一个山洞出口走去。好在乌木道人对山洞中道路十分熟悉,不到一顿饭的时间,二人就走到了另一个出口,水生法力暴涨后虽然能够在黑暗中视物,却对光亮还是比较敏感,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光亮,心中一喜,正要大步走出去,乌木道人却一把拉住其胳膊,退了回去,示意外面有人。

    水生放开神识,扫过洞外,发现洞口处数百丈外竟然暗中埋伏着十数名修士。

    令二人没想到的是,接连又找到了两个出口,两个出口外全部伏有三宗修士。而且每队修士中都有金丹期存在。乌木道人心中清楚,即使能够把其中一处出口处的金丹期修士杀死,也会暴露出二人的行踪,以那只黑雕的速度,只要闻讯赶来,想要捕捉到二人出洞逃遁后的踪迹,易如反常!

    无奈之下,二人只得再次倒退回石洞。不久后,二人在一处岔道口前停了下来,宽阔的石厅中,地下的流水声丁丁咚咚,月光石把洞顶的石钟乳照的五颜六色光怪陆离,乌木道人的面色却越来越难看,心中暗自后悔,早知如此,刚才就应该早一点逃出石洞。二人在山洞中已经呆了将近两个时辰,若是魅姬和夺舍成功后的赫连轻尘此时到来,那可就插翅难逃了。

    水生坐在一块平坦的大石上,目光随着背手踱步的乌木道人转来转去。

    正在此时,一声轰隆隆的巨响远远传来,听声音,正是二人最早进来的那处通道,竟然被人从外而击毁。

    水生一惊,从大石上跳了下来,乌木道人右眼一阵狂跳,面色一黑,说道:“看来他们的援兵已经全部到了,准备对我们二人动手了!冰封谷、火灵宗、天心宗竟然同时派出了这么多弟子,而且还都有金丹期修士带头,看来是早就有预谋,铁了心要抓到我们二人!不知道魅姬和赫连轻尘到了没有!”

    想起赫连轻尘仿如石雕一般的冰冷面容,水生心里就渗得慌!

    乌木道人把牙齿咬得嘎蹦作响,面容一阵扭曲,似乎心中有什么事情难以取舍一般。“轰隆隆”的响声传来,另一处山洞口又被击毁。

    乌木道人低声骂了一句:“狗杂碎”,三角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深吸一口气,表情慢慢平静下来,伸手召出乾坤壶和乾坤丝二件法宝,冲着其一番施法后,把乾坤丝收入乾坤壶中,然后把乾坤壶递给水生,说道:“你把这乾坤壶认主,然后收入体内!”

    水生不解地看着乌木道人施法除去两件法宝中的神念印记,正在纳闷,见乌木道人竟然要让自己炼化乾坤壶,吓了一跳,问道:“道长,这是您的法宝,我有昆仑袋啊!”

    “把你那昆仑袋拿过来!”乌木道人见水生不接乾坤壶,不耐烦地说道。水生摸出昆仑袋,递给乌木道人。乌木道人随手把昆仑袋丢入乾坤壶中,白了水生一眼,说道:“你这破口袋能象乾坤壶一样收入体内吗?你现在敢快乾坤壶收入体内,隐藏起来!”

    “这乾坤壶是道长用命换来的,太贵重了,我不要!”水生退后一步,连连摇头。

    乌木道人面色一板,说道:“小傻瓜,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追杀我们吗?”水生想了想,说道:“我们杀了他们的人,他们要报仇!”

    乌木道人狠狠地“呸”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报仇,狗屁?也只有你这样的小傻瓜才会有这样的傻念头。告诉你,他们就是死上再多的同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怕死地守在山洞外,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抢夺贫道身上的乾坤四宝,想要抓走你这个活宝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乾坤四宝就是最好的‘财’和‘食’!为此送命,他们在所不昔!”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