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分头而逃

    ;

    看到水生不解的样子,又说道:“骑在雕背上的那名黑甲修士,最初以为贫道故意显示力衰,想要诱杀他,这才吓得远远躲开,后来见我二人一路逃跑,钻进这山洞之中不敢出去,又会认为贫道重伤在身,不敢和他拼杀!如今我二人躲在这山洞中的消息,三派之中恐怕是人尽皆知,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不怕死的人守在洞外,既不敢进来捉我们,又害怕我们跑掉,一个个守在洞口,患得患失,寻找得到宝物的机会!”

    说到这里,面上现出一丝苦笑,继续说道:“可惜这次被他们猜对了,贫道确实有伤在身,他们还真有可能抓到我们两个。所以,为了安全,我们两个要分开走!”

    “分开走?不行,道长现在法力大损,分开走会更危险?”水生摇摇头,担心地说道。

    “小傻瓜,不懂了吧?他们最想的事情就是抓住贫道,夺得宝物,至于你,倒不一定会有姓命危险。你想一下,若是贫道不小心被他们抓住,而乾坤壶却在你身上,他们会以为我把宝物藏了起来,为了得到乾坤壶,肯定要留下贫道的姓命,到时我自然会想办法逃脱。你现在把乾坤壶收为法宝,远远带走,正是帮了大忙,救了贫道的姓命!你现在不答应此事,莫非想眼睁睁看着贫道被他们杀死吗?”说罢,面色一黑,冷冷地望向水生。

    水生隐隐觉得有哪一点不对头,可一时半会又想不出来,伸手搔了搔头皮,说道:“既然能够救道长姓命,那好吧,我就把乾坤壶藏在体内,等什么时候再见到道长,再还给你!”

    有过前面几次收取法宝的经验,这一次,水生只用了一顿饭左右的时间,就把乾坤壶收到了体内。

    乌木道人看到水生把乾坤壶收入体内,伸出手来摸了摸水生脑袋,说道:“这才是个乖孩子!你要记住了,若是逃得姓命,只管逃得越远越好,不要管贫道,不管你跑到哪里,你体内藏有那块‘御灵佩’,贫道都会找到你!”

    沉吟了片刻,又说道:“若是不幸被人抓到,你就说你是魅姬的弟子。魅姬一心要把你收入门下,她肯定会想办法保住你的姓命,不要去逞一时匹夫之勇,与人争斗,只要你不死,就能为铁翼将军报仇,就能救出铁心棠!但是,你千万要记住,你体内藏有法宝和乾坤壶的秘密,却是谁也不能说,更不能在人前显露,甚至不能让别人知悉你能驱使法宝。有‘御灵佩’遮蔽,即使是元婴修士,也只能看出你是练气期修为,根本不会想到你体内藏有法宝。但是,你若是泄露了这个秘密,我们两人就会一同丢掉姓命!”

    水生心中有万般不愿再见到魅姬等人,可看到乌木道人殷切的目光,还是点点头,说道:“道长!放心吧,我一定记住你的话,不在人前显露法宝!”

    乌木道人丑陋的面容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随后让水生取出从叶姓修士手中得到的储物袋。

    白光闪过,一堆零星的东西跌落在大石上,一枚银锤,一支玉笛,一个拳头大的银球,一把尖锥一样的小剑,七件上品法器,一百多块中低阶灵石,十几瓶丹药,五瓶供妖兽服用的丹药,二枚五六寸长的白色圆筒状法器,另外还有四只大小不一的灵兽袋。

    乌木道人把二枚五六寸长的白色圆筒状法器收到袖中,说道:“你现在只是练气期修为,可以拿这几件法器来用,这样,只要他们不对你搜魂,就不知道你体内藏有法宝。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若真是被人抓住,就承认你是魅姬的弟子!”

    看到水生再次点头答应,这才指着两条岔道,说道:“这两个洞口中,左侧的出口在山腰中间,一般人难以发现,洞口处非常狭窄,十分隐蔽,你就从左侧出去。右侧洞口处和其它洞口一样,同样有一条激流,你吩咐青鳞蟒,让它先从右侧洞口的激流中冲出去,把埋伏在洞口外的修士杀死,然后让它自己去逃命!我会跟在青鳞蠎身后冲出去。等我出去一个时辰后,会激发出一枚天狼笛,让他们去追青鳞蟒,你听到笛音响起,就和黑虎从左侧岔道冲出去,万一洞口外面还有人在,不要和他们争斗纠缠,只管逃命就是!”

    知道自己就要一个人逃命了,水生心中一阵紧张,点点头,从灵兽袋中召出青鳞蟒,和其一番心神沟通。

    看着青鳞蟒一头向右侧岔道冲去,乌木道人回头望了一眼水生,笑道:“小傻瓜,若是顺利逃掉,不要管我,尽管逃得远远的,不管你跑得再远,贫道能找到你!”说罢,身形一晃,冲入岔道。

    水生放开神识,默默地探查着乌木道人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唤出黑虎,把石头上的物品收入储物袋中,一边把玩着一枚五寸长的弯刀法器,一边盘算着时间。

    听到天狼笛凄厉的啸声从洞外传出,水生心中一紧,爬到黑虎背上,冲黑虎一声低语,黑虎驮起水生,向左侧岔道冲去,岔道中漆黑一片,水生手托月光石也只能看清楚二三丈方圆,黑虎却仿佛能够在黑暗中视物一般,只管往前飞驰,耳畔风声呼啸!

    一顿饭的功夫,水生已经看到了洞口处的一线光亮。喝止住黑虎,水生放开神识扫过洞外,果然,洞外空无一人,水生心中一喜,小脚轻叩虎腹,如同心有灵犀一般,黑虎猛地冲出洞口,向前飞奔而去。虽然黑虎飞不了太高,却也是足不沾地,凌空而行。

    不多时,一人一虎已经跑出了三四十里地,眼看无人追来,水生心中慢慢放松了下来,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玉鼎山下,自然是不可能回去,隐隐约约,水生对玉鼎门生出一丝厌恶之心,常在暗中思量,若是没有玉鼎门,也许就不会和大哥、小妹分开,铁翼将军也不会惨死,铁心棠也不会被人带到火灵宗去。

    龙阳城和云台观,似乎也不安全。寒泉村就更不能回去,万一有人找到自己,岂不是连累了父母?

    天下之大,水生突然没有了去处,黑虎却仿佛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地驰骋,什么也不想,只顾向前飞奔。

    突然,黑虎猛地放慢速度,落在地面之上,脑袋左右摇晃,似乎想要找一处地方躲藏。水生正在诧异,却发觉空中有一道神识扫过,心中一惊,慌忙从虎背上飞身落地。可惜此地却是一处平坦的低坡,别说深涧山崖,就连一块大石都没有,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藏身,正在左顾右盼,黑虎却猛地把头颅抬起,目光望向前方一处山巅,脊背上浓密的黑毛刷地竖了起来,低吼一声。

    山巅上空,飞来一只一丈多长两头尖尖的雪白飞梭,飞梭上隐约可见站着一男一女两名修士,正在向下方观望。看那飞梭的速度甚至快过黑虎的遁速,显然不是普通的飞行法器,而是一件罕见的飞行法宝。如此看来,驾驭飞梭的二人肯定是金丹期修士。

    水生暗暗叫苦,知道无法轻易从二名拥有飞行法宝的金丹期修士手中逃掉,叹了口气,从袖中摸出那枚弯刀法器,法力一催,化作一把三尺来长的银色弯刀,握在手中,严阵以待。

    飞梭上的绿衫女子“咦”了一声,说道:“陆师兄,这只黑虎好像不简单啊!”身后的锦袍男子应了一声:“不错,看样子,象是一只三级妖兽,奇怪,没见到冰封谷哪位师兄有这样的虎类灵兽啊!”

    水生身上有乌木道人所赠的“御灵佩”,飞梭上的二人虽然能够看出他体内有少量的灵力波动,却无法准确探知到他的法力深浅,黑虎却被二人一眼看出了境界!

    飞梭上的二人根本不会想到,如此远的距离,水生竟然能够清晰地听到二人的交谈。

    二人把飞梭的高度降低,缓缓停了下来,待看清楚水生的面容,再看到水生手握一把银刀法器,那名陆师兄双目中突然露出一丝狂喜之色,悄声说道:“柳燕师妹,这名小童好像是赵坤师兄吩咐要找之人。”声音一下子变得细不可闻,生怕被水生听到。

    绿衫女子面容之上也是闪过一丝讶然之色,同样低声答道:“不会吧?那名小童不是应该和乌木道人在一起吗?再说了,你看小童身畔的黑虎,岂是练气期修士能够驾驭之物?”

    “陈师弟的消息中说道乌木道人已经被大伙围住,身边却没有小童的踪影,想必正是这名小童,要从此处逃走!”陆师兄说罢,目光左右四顾,神识仔细扫过附近,仿佛是要查找周围还有没有其它高阶修士存在。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