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灵云梭

    ;

    紧跟着,二人又低低交谈了几句,这一次,声音更小,水生连一句都没有听清,只隐约听到黑虎什么的,显然,二人对黑虎怀有戒心!

    听闻乌木道人被围困,又看到飞梭离得越来越近,水生心中一阵突突乱跳,这二人显然不怀好意,想要对自己不利,心中暗自盘算着该如何应对这二名金丹期修士。使出二成力道,把手中银色变刀化作四尺来长。

    飞梭似木飞木,似玉飞玉,稳稳停在水生面前二十多丈高处,雪白色梭身外,一道道刺目的白光流转不息,看起来,这件飞行法宝颇不简单。

    飞梭上,二人的身形已经清晰可辩,站在前面的是一名身材高挑丰满的十七八岁少女,秀发乌黑发亮,肌肤白皙,面容秀丽,两只大眼睛秋波粼粼,眨也不眨地望向水生。身后的锦袍男子三十出头,面白无须,若不是脸上有一块指头大的黑斑,倒也算得上英俊!

    二人袖口之处皆有一枚红色枫叶标志,正是天心宗修士。

    绿衫少女冲水生甜甜一笑,柔声说道:“小兄弟,姐姐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

    按常理,一名修士要想达到金丹境界,即使是修炼奇才,有无数灵药支撑,通常也要七八十年时间,这名金丹期的“少女”竟然称呼自己“姐姐”。

    水生心中不由一阵恶寒,挥了挥手中弯刀,不客气地瞪了少女一眼,大声说道:“我在这里等我师傅,你们俩个不要过来啊,离我远点,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似乎在印证水生真的会不“客气”,身后的黑虎冲着空中的二人一声大吼!

    绿衫少女见到水生小脸紧绷,一副生人勿近的戒备之色,而且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甜,说道:“哦,小兄弟放心,姐姐不是坏人,你师傅是谁呢,说不定姐姐我正好认识!”声音婉转甜美,听得让人心中一颤。

    水生紧绷的小脸果然放松下来,偷偷描了一眼绿衫少女吹弹得破的玉面,小脸一红,说道:“坏人脸上又没写字,我怎么会知道你是不是坏人?你们两个敢快走吧,不要问了,问了我也不告诉你!我师傅脾气不好,等他老人家来了,看到有人欺负我,哼哼,你们两个麻烦就大了!”

    绿衫少女不但不走,反而从飞梭上一步踏出,轻轻落在水生身前五六丈远近,手中捏着一条雪白的丝帕,明眸流转,冲水生笑道:“姐姐不信,难道你师傅是一只吃人的大老虎不成?”说罢,目光望向水生身后的黑虎。看到黑虎摆出呲牙咧嘴的凶恶样子,面色微微一变,手捂酥胸,退后几步,装出一副畏惧的表情!

    水生把手中银亮的弯刀胡乱挥舞了几下,尖叫道:“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啊,我这只老虎可是会吃人的!”身侧的黑虎低吼一声,身躯微微后蹲,作势欲扑。

    看到一人一虎紧张的神色,绿衫少女一阵咯咯轻笑,挥动手中丝帕,抹了一下额头,笑道:“小兄弟,最近有不少单身在外的修士被人偷偷杀害,姐姐是见你一个人呆在这荒山野岭,有点不放心,这才想要帮你,你身边这只老虎是你自己养的吗?”

    水生见那绿衫少女停下脚步没有向前走来,面色稍稍一缓,眼珠一转,说道:“我师傅不是大老虎,可是我师傅却养了几只大老虎,这只小老虎就是师傅送给我的。”显然,少女心中唯一担心的正是黑虎会不会冲上来,而对于“法力低微”的水生,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戒备。

    水生心中则在飞快地打着主意,若是二人一直呆在空中,驱使法宝来发动攻击,自己根本没有一丝应对办法,黑虎奔跑的速度又比不上飞梭,要想从二人手中顺利逃脱,只有诱使二人靠近,趁其不备骤然发难。若不然,根本没有其它途径逃脱,想到此处,脸上的表情慢慢地放松下来,就连手中的银刀都垂了下来。

    “原来这只黑虎是你师傅送的啊,看来你师傅确实是一名高人,对于这样的高人,姐姐最为仰慕,不如这样,姐姐在这等你师傅,若是你师傅来了,姐姐正好可以向他请教一些驯兽之道,当然,姐姐不会让你师傅吃亏,会拿法宝来交换,你看姐姐的灵云梭飞得可快了,若是你想去找师傅,姐姐可以带你去。”声音越发婉转动听!

    听闻此言,水生偷偷描了一眼飞梭,眼中现出一丝羡慕之色,神色愈加和缓,手中银光一闪,银刀化作三寸来长,没入袖中不见,歪头想了想,伸手搔了搔头皮,脸上露出一副复杂的神色,似乎渴望乘坐飞梭,又有些畏惧二人,最后摇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我师傅马上就要过来了!再说了,姐姐这飞梭太窄,弄不好会掉下来?”

    绿衫少女尚未开口,飞梭上的陆姓男子却满脸堆笑地接口说道:“怎么会呢,你看我站在上面,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吗,莫非小兄弟以前没有乘坐过飞行法宝吗?”

    说着说着,身形一动,同样从飞梭上落下。落下来的位置离水生同样有五六丈远,正好和水生、绿衫少女三者处在一个三角位置,无形中封死了水生和黑虎前行和脱逃的道路。

    眼看二人不肯放过自己,水生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浓,方才的紧张反而慢慢淡了几分,嘴角边更是露出一丝笑容,冲青衫男子点了点头,说道:“前辈猜得不错,我师傅有好多好多法宝,不过却没有这样漂亮的飞行法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了摸身侧敌意十足的黑虎,神识暗中沟通,嘴里却低声喝斥了几句,止住黑虎的怒吼。

    大着胆子望了望绿衫少女秀美的面容和凸凹的身材,又望了望静静悬浮在空中的灵云梭,似乎对绿衫少女的提议有几分心动。

    绿衫少女看到水生慢慢丢掉了戒心,心中暗自得意,凤目中秋波流转,一阵咯咯轻笑,摆动柳腰,款款向水生走来。听到绿衫少女撩人心神的娇笑,水生情不自禁地盯着绿衫少女多看了几眼,没想到,绿衫少女的瞳仁中却有一丝异样的五彩光芒一闪而过,水生方一触到那缕五色彩光,心神一阵狂跳,紧跟着,神识开始模糊起来,绿衫少女的面容一下子变成了铁心棠,正在冲自已巧笑嫣然!

    阳光斜照在绿衫少女如同白玉一般的面容上,更显妩媚娇艳,水生的目光慢慢呆滞起来,仿佛想起了十分美好的事情一般,嘴角边的笑容也变成了一丝傻笑。

    银袍男子见水生双目直勾勾盯着绿衫少女的一张俏脸,知道水生已“完全”落在了绿衫少女秘术的掌控之中,心中一松!

    正在二人以为能够把水生手到擒来之时,水生的神识海中却自行冲出一股冰寒的气流,仅仅二三个呼吸之间,这股气流已经在全身游走了一遭,水生的神识瞬间清醒,眼看绿衫少女越走越近,水生心跳跟着快了起来,体内真气几近沸腾,埋藏在右臂肌肉中的黑色断剑跃跃欲动!

    绿衫少女见到水生脸上的笑容渐至痴傻,双目中的媚意不由越来越浓,虽然感受到了水生身旁陡然升起的一股冷冽寒意,却也没有放在心上,看看离水生不过四五尺远,缓缓伸出右手,轻轻摇了摇手中雪白的丝帕,一股淡淡的幽香随之从丝帕中传出,向水生袭去!

    正在此时,原本耷拉着脑袋的黑虎却一下子变得精神抖擞,猛地扑上前去,一口咬住绿衫少女伸出的胳膊。

    “喀嚓”一声,绿衫少女的一条右臂已被黑虎咬了下来。

    水生看似迷惘的双目中更是闪出一缕寒芒,右臂一抖,爆出一团乌光,手中凭空生出一把六尺长的黑色断剑,右臂挥起,一声刺耳的鸣叫声中,黑色断剑从绿衫少女的肩头斜劈而下。

    至于另一侧的锦袍男子,水生和黑虎根本不管不顾,直如不存在一般!

    近在咫尺!

    血光迸射!

    变生肘肋之间,绿衫少女没有作出任何反抗,身躯已被黑剑从肩头斜着劈成两半,双眼一下子睁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体内嗡的一声,自行飞出一只翠绿色的圆球,向水生头颅上砸去。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