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猎物、猎人

    ;

    水生冷哼一声,手中断剑用力一挥,撞向圆环,叮当作响中,圆环飞出数丈远,掉落在地,变成一枚小小的翠绿指环,纵使这指环是一件不错的法宝,少了主人的法力支撑,也发挥不出一丝威能!

    另一侧的锦袍男子见到绿衫少女被水生一剑斩为两断,面色骤变,眼神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恐惧,不但没有向水生和黑虎发起攻击,反而身影冲天而起,向空中遁去,袖子一抖,一枚雪亮的银色小剑从袖口飞出,光芒闪烁间化为七尺长短,双脚刚刚落在飞剑之上,“嗡”的一声,体内已冲出一团白光,把身影和长剑全部罩在正中。免费电子书下载 ..

    眨眼之间,事态逆转,猎人变成了猎物!

    只有在猎人变成猎物之时,才能真正明白猎物陷入圈套之时的恐惧和愤懑!此时的陆姓锦袍男子,心中正在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震惊!畏惧!不解!难以置信!

    绿衫少女身为金丹期修士,在一名法力“低微”的练气期小童面前,没有做出一丝反抗,就像木头一样被一斩两断?而这名小童竟然象凡人间的武者一样,不顾姓命安危面对面近距离暴起发难?这名小童难道不怕自己趁机出手?这名小童能够催使法宝,驾驭灵兽,又怎会是一名练气期修士?莫非这一切全是伪装,自己陷入了一个设计好的圈套?

    这种血淋淋的杀戮,和修仙者之间惯常的斗法一点都搭不上关系?

    任那锦袍男子思维错乱,事实就摆在眼前!而这名“凶残”的小童,已经再次高举手中断剑,大吼一声,用力斩出一道犀利的剑光,与此同时,黑虎也咆哮着从地面上冲过来。

    看着一人一虎“凶狠”的模样,一霎那间,锦袍男子袍男子生出一种面对两头洪荒猛兽的感觉,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逃跑!而且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占据脑海中全部思维。

    法力一催,脚下的长剑发出一声爆鸣,向天际斜飞而去,白光连闪几下,已逃到百丈之外,比黑虎的速度还要快上三分。

    锦袍男子对于地面上杀气滔天的一人一虎,连看都不敢看上一眼,更别说收走同伴的飞行法宝“灵云梭”。

    水生见那青衫男子驾驭飞剑越逃越远,已经无力追击,这才喝止住黑虎,怔怔地望着地面上绿衫少女鲜血淋漓的两片尸身,大脑中一片空白。

    在山洞中轻松狙杀叶姓金丹期修士,是借助青鳞蟒、黑虎和乌木道人三者之力,还搭上了一张匿影符。这一次,杀死绿衫少女,虽然有黑虎帮忙,却几乎是水生一人之力。

    若是那名锦袍男子袍男子在水生动手时向水生出手,水生也许小命休矣!即使此人与水生黑虎拼命一战,水生也多半不敌!可惜此人却落荒而逃!

    黑虎围着两片尸身左转右转,鼻头嗅来嗅去,最后兴奋地扑向掉落在地面上的那枚翠绿指环,指环中突然一声嗡鸣,飞起一团小小的墨绿色光球,呼呼悠悠向天际飞去,正是那名绿衫少女的一缕元神,竟然暗藏在法宝之中。黑虎哪里会允许近在眼前的“美味”飞走,猛扑上去。

    水生施法把空中的“灵云梭”和地面上的翠绿指环,收在手中,随手收入储物镯中,看到自己满身的血迹,皱了皱眉头,取出一套崭新的黑衫换上。冲着血迹斑斑的旧衫和地上的两片尸身各自丢出一个火球。

    心中牵挂被众人围住的乌木道人,正在盘算着是按乌木道人吩咐,自己先远远逃掉,还是到哪里去找找乌木道人,想办法救他脱困。一扭头,却看到黑虎兴高采烈地从一堆灰烬中扒出一只精致小巧的储物袋,摇头晃脑地想要把其撕开。

    水生一怔,劈手从黑虎口中夺过储物袋,找了一块平坦的大石,施法打开,没想到,这只小小的储物袋中,竟然装着一大堆琳琅满目的东西:二三百块灵石,而且有一半是中阶灵石,三四十瓶名色丹药,一枚翠绿的小刀法宝,一面灵气盎然的铜镜法宝,十几件上品法器,厚厚一沓几十张符篆,一只雪白的长颈葫芦和一只酒坛模样的漆黑小坛子。

    水生把灵石、丹药、小镜、书籍、符篆一一收回储物袋,然后拿起长颈葫芦,打开后闻了闻,发现葫芦里装的竟然是一种淡蓝色美酒,淡雅的酒香,让水生一阵阵心旷神怡。闻到酒香,黑虎兴奋地扑了上来,水生却飞快地盖上葫芦盖,把其收入储物袋中。最后,只剩下了那只五六寸高的小黑坛。

    水生原本以为小黑坛中同样装的是美酒,没想到,坛子口仿佛和坛身一体铸成,水生抱着坛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怎么打开坛子,随手就把坛子丢给了黑虎,黑虎抱着坛子又抓又咬,无从下口,急得呜呜直叫。水生心中烦闷,取出叶姓修士那枚银锤,艹起银锤狠狠地砸向黑坛。

    “砰”的一声,坛子被银锤砸碎,一团浓浓的黑雾整个把水生和黑虎包裹在正中,黑雾中突然冲出四团墨绿色光球,一股阴冷的奇寒之力顿时随着黑雾向四周弥漫开来,水生在黑雾中激凌凌打了个寒颤,身形慌忙向后疾退,黑虎却兴奋地扑了上去。

    水生正要跑远,没想到四团墨绿色光球中最大的一只,不向远处遁走,却兜了个圈子,冲水生扑了过来,化为一道绿色光丝,一闪,忽地一下钻入水生体内不见,随着黑光入体,水生脑中一阵眩晕,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黑虎来去如风,把三团光球吞入腹中,回转身来,却看到水生躺倒在地,双目紧闭,四肢不停地颤动,双目中现出一丝疑惑之色,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愤怒地冲着躺倒在地的水生一阵低吼,大嘴对着水生的脸颊,喷出一团乌黑的光雾。

    一片黑暗中,水生做了一个怪梦,怪梦中,水生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光球,有着自己的一块小天地,在那里它自由地遨游着,快乐无比。突然,闯进来一个墨绿色光球,比黑色光球要大上七八倍,但却是气势汹汹,一看到水生变成的黑色光球,就凶恶地冲了上来,并生出一张大嘴狠狠咬向水生。

    水生变成的黑色光球自然也不示弱,同样生出一张大嘴,狠狠地加以反击。没想到那只墨绿色光球竟然凶猛异常,几口下去,水生变成的黑色光球已被咬出一个破洞,黑色光球渐渐不敌,想要逃走,那只墨绿色光球却紧咬住不放。

    正在此时,自己的那片小天地中突然冲出一缕缕浓浓的黑雾,那只墨绿色光球一见到黑雾,顿时身躯剧烈摇晃起来,掉头就跑,水生所化的黑色光球被咬了两口,大为愤怒,哪里肯放,紧追不舍,眼看那墨绿色光球就要逃出小天地,外面却又有另外一团颜色稍有不同的黑雾冲来,墨绿色光球在黑雾中的动作顿时越来越慢,渐渐地停了下来。黑色光球自然大喜,猛地冲了过去,大口大口吞噬起来,不多时,那只墨绿色光球已经被吞噬一空。

    睡梦中,水生隐隐感到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在自己脸上舔来舔去,心中一惊,睁开双眼,却看到面前一只大大的嘴巴,腥红的长舌正在自己的脸上舔来舔去,正好有一滴口涎流到鼻孔中,鼻中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正在舔水生脸孔的黑虎吓了一跳,猛地跑开。歪着头看了看爬起身来的水生,又慢慢走了过来。水生摸了摸粘糊糊的面孔,狠狠地瞪了黑虎一眼,作势欲打,黑虎再次跑开。

    水生想起方才的“梦境”,顿时冷汗淋漓,显然,坛子中那四团墨绿色光球正是一个个元神精魂,而方才冲入自己体内的那缕元神,显然是想要“夺舍”自己的躯体!好在最后那缕精魂被自己体内的天罡煞气制伏,这才没有夺舍成功。

    原本对杀死绿衫少女有一丝歉疚之心的水生,这一丝“歉疚”顿时变成了憎恶!在水生的心目中,此女用器物封存元神精魂,定然是想要用来害人,而这缕元神比自己的元神要强大数倍,元神主人生前多半也是一名法力高深之人,肯定是死于绿衫少女的毒计之下!

    猛然想起乌木道人还在被别人围困,死活不知,心中又是焦急万分,唤过黑虎,飞身跃上虎背,左右四顾,喃喃自语道:“道长也不知道会在哪里!”话音方落,黑虎却猛地向前窜出。水生心中一喜,说道:“咦,你难道能找到道长?”黑虎口中呜呜吼叫了几声,似乎是在应答。

    跑出小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怪石林立的断崖边,看到此处地形复杂,水生不自觉地放开神识,向前方探查过去。片刻后,嘴角边突然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