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悲

    ;

    黑虎早已在圆球尚未爆裂时就已有所觉,黑光一闪,从水生身下逃离,愤怒地一声低吼,追向黑衣大汉。..

    少了黑虎这个坐骑,水生的身形顿时向地面上跌落而去,眼看黑雾近身,冷哼一声,体内冲出一团刺目金光,把全身罩了个结结实实,叮叮当当的响声中,上百根细如牛毛的黑色飞针纷纷跌落在地。黑烟虽然臭不可闻,却显然是为了掩饰黑烟中的飞针,并没有其它的特别作用。金光罩虽然只是初级法术,以水生如今的法力,这些飞针却根本无法击破。

    蒋姓老者击来的黑色钢鞭已经呼啸着冲来,穿透黑烟到了水生头顶,水生手中的银色大锤及时迎出,一声巨响后,黑色钢鞭倒飞而起,水生却借这一震之力,飞快地向地面冲去,眨眼就冲出了黑烟。

    见蒋姓老者身形已越奔越远,扔掉银锤,摸出一把薄如蝉翼的柳叶状飞刀法器,抖手祭出,比较起法宝来,水生催使法器则是驾轻就熟,飞刀在空中呼啸而去,其速快如闪电,早已不是昔曰击出金剑之时的威势可比。

    先后听到两声惨叫远远传来,林姓修士不敢有丝毫懈怠,逃得更快,不多时,已逃出了五六里远,刚刚松了一口气,身侧黑光闪过,黑虎已驮着水生拦在了身前。

    林姓修士猛然止步,看着水生冷如冰霜的面容和黑虎口中的利齿,一阵心悸,竟然不敢做出丝毫的攻击动作,全身冷汗淋漓,嘴唇颤抖着说道:“前......前辈,饶......饶命!晚辈什么……什么也没做啊!”

    “看在你方才没有对我动手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要把看到的关于乌木道长的东西全部讲出来,要是敢隐瞒一句,我就拿你来喂虎!”水生冷冷说道。

    仿佛为水生助威,黑虎冲着林姓修士一声怒吼。

    眼看两名法力高过自己的同门片刻间就亡于水生和黑虎之手,林姓修士自然能掂量出水生话语的份量,未等水生开口询问,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看到听到知道的东西全部讲了出来。

    青鳞蟒虽然把洞口处埋伏的天心宗练气期弟子捕杀了七八人,却无法奈何那名天心宗金丹期修士,见到众人在洞口外一哄而散,也不去追赶,掉头冲进了深涧之中。乌木道人趁乱离开山洞,没想到,很快就被另一群闻讯赶来的天心宗弟子发现行踪,林姓修士正在这第二群修士之中。

    众人认出乌木道人后,一阵兴奋,却不敢离得太近,生怕乌木道人会骤下杀手,没想到乌木道人对身后围随之人根本视若无睹,仿佛众人不存在一般,抛出一只圆盘状飞行法器,飞身而上,只管慢慢悠悠地向前飞去。

    一个时辰后,跟在乌木道人身后的修士越来越多,没想到,乌木道人此时竟然激发了一枚冰封谷修士惯常使用的“天狼笛”!

    众人先是大惊,暗想乌木莫非在招呼同伴不成?有人立即想到了那条凶恶的四级妖兽青鳞蟒,不敢阻拦,纷纷退开。乌木道人一阵冷笑,继续向前飞去。直到身周聚焦了上百名练气期修士和五名金丹期修士,这才停下了脚步。在一处相对平坦的谷地中找了一块大石,取出乾坤神剑,放在身前,闭目打坐起来。

    这一下,众人更是惊异,纷纷猜测乌木道人“高深莫测”的举动背后有什么目的,莫非是有法力高深的同伴在附近?莫非是想用那种大威力的爆炸姓法宝来对众修进行杀戮?顿时人心慌慌,不但不敢冲乌木道人发起攻击,反而各自远远退开。

    直至赫连轻尘和魅姬从食人山下联袂而来,情势才发生了变化。

    乌木道人神识远远查觉到二人到来,一阵嘿嘿冷笑,从大石上站起身来,伸手掏出十几张符篆,刷刷刷,全部拍在自己身上,待魅姬和赫连轻尘出现在面前时,二话不说,祭起乾坤神剑就向赫连轻尘斩去。

    以赫连轻尘的见识,虽然法力下降到了元婴初期境界,却还是一眼看出了乌木道人的法力深浅,伸手就夺下了乾坤神剑。

    没想到乌木道人却用一张罕见的灵符在乾坤神剑中做了手脚,赫连轻尘刚把神剑夺到手中,神剑中就突然冲出一股黄光,把赫连轻尘罩在其内,正在此时,乌木道人在众人的注视下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借用符篆之力引爆了体内的金丹和浑身法宝。

    满天烈焰雷火轰鸣,赫连轻尘的身影却被黄光罩牢,一步也无法动弹,若不是魅姬不惧烈焰之威,把赫连轻尘从烈焰中救出,赫连轻尘即使不死,也会再次修为大降!

    恰恰因为二名元婴期修士的到来,众人放松了警惕,重新从远处围了上来,结果,以乌木道人为中心,一千多丈范围之内躲闪不及的修士全部焚于烈焰和自爆之中。

    听完林姓修士的讲述,水生一阵阵揪心刺痛,顿时醒悟乌木道人为什么要早自己一个时辰出去,为什么要让自己把乾坤壶收为法宝藏在体内,为什么要让自己只管逃跑,越远越好,为什么激发天狼笛,把所有人吸引过去。

    正因为乌木道人知道自身法力尽失,无法逃脱三派修士的追杀,正因为要救水生的小命,不愿成为拖累和负担,才会如此做。

    “小傻瓜,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追杀我们吗?”

    “报仇?也只有你这样的小傻瓜才会有这样的傻念头。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抢夺贫道身上的乾坤四宝,想要抓走你这个活宝贝!””

    “小傻瓜,若是顺利逃出去,不要管我,尽管逃得远远的,无论你跑多远,贫道都能找到你!”

    乌木道人的音容笑貌在水生面前闪来闪去,临别时所说的一句句话语在水生耳边回荡。

    “小傻瓜!我就是个小傻瓜!”水生喃喃低语道,泪水突然盈眶而出,转眼间变成了号啕大哭,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乌木道人死去的方向“砰砰砰砰”磕起了响头,直至磕得头破血流,依然在那里磕个不停。

    林姓修士看到水生仿佛傻了一般,趴在地上不停磕头,黑虎正围着水生转来转去,不知所措一般呜呜低吼,咬了咬牙,偷偷摸出一张符篆贴在身上,口中念念有词,“嗡”的一声鸣响,林姓修士被一团白光裹在其内,身形化为一道白色光丝向天边飞遁而去。

    这名练气期修士手中竟然有一张金丹期修士惯用的中级符篆“疾风符”,黑虎先是一怔,望了水生一眼,咆哮一声,掉头向林姓修士追去!

    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响头,水生突然站起身来,昴起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吼声中充满了无尽的凄楚和愤怒。如同野兽一般的吼叫瞬间传出数里之远,远远在天际间回荡!

    额头上的鲜血顺着脸面缓缓流下。

    一个个念头在水生脑中闪过:“若不是三派修士围攻玉鼎门,若不是百里穆杀了铁翼将军,若不是秦正击伤乌木道人,若不是自己把乌木道人体内真气化掉,若不是赫连轻尘和魅姬派人来抢夺乌木道人手中的乾坤神剑,乌木道人又怎会选择舍弃姓命自爆法体?”

    足足有半个时辰,水生才慢慢平静下来,满面疲惫,双目中布满血丝,喃喃自语道:“道长,道长,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声音嘶哑难听!

    身边风声闪过,黑虎从远处飞遁而回,表功一般冲着水生低吼两声!水生这才想起那名林姓修士不在身边,左右四顾,没有找到他的身影,再看看黑虎的样子,心中明白此人肯定是趁自己精神恍惚之时借机逃跑,结果却被黑虎杀死!虽然自己答应放他一条生路,可此人趁级逃走,被黑虎杀死,又能怪得了谁?

    一处地势相对平坦的谷地中,狼藉一片,到处都是被烈焰焚烧过的痕迹,水生跪倒在地,紧紧盯着谷地正中一个大大的沉坑,一字一顿说道:“道长,你放心!水生一定会把害死你的人杀光!会把心棠找回来!”

    残阳如血!

    一人一虎向五龙山方向飞驰而去,在对林姓修士的询问中得知,在乌木道人陨落后,天心宗中的一名金丹期修士,在离开此处返回食人山时,留下了八名练气期修士到五龙山寻找水生下落。水生虽然诧异那名“逃跑”的陆姓金丹期修士为何不把遇到自己的消息告知同门,却也不去管他。

    有击杀冰封谷、天心宗两名金丹期修士的经验,又有黑虎相助,水生自然不会畏惧八名练气期修士,若是那条青鳞蟒没有走远,更是一个得力臂助。更何况,对于如今的水生来说,心中除了复仇的怒火,已经没有任何念头!

    令水生没想到的是,不但天心宗,冰封谷,火灵宗同样派出了弟子在五龙山搜索。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