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无法离开

    ;

    在接触到冰冷的图书馆大门把手的时候,萧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与此同时,他的心中开始莫名的出现了恐慌感。.. :

    萧焚微微皱眉,用力推开了图书馆的弹簧门,走进了图书馆中。

    忽然间,萧焚发现,脚下的通道正在迅速变得透明,一条新的道路浮现起上,就像是早晨见过的那个史前世界一样,新的世界再次出现在他的身边。

    相对于那个蓬勃但是充满杀机的史前世界,萧焚这次涉足的世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

    街道两边的房屋又高又大,然而非常陈旧,光是看看这些房子破败的外观就可以看出,住在这里的人们多半不是什么有产阶级,说是贫民窟也不为过。

    大多数的房子楼下都带有铺面,可是大门都关得紧紧的,一派衰朽破败的样子,只有楼上用来住人的楼层,偶尔有一些昏黄的灯光,才显出了一些生气。

    还有一些房屋因年久失修,眼看要坍倒在街上,但是房主人显然没有什么资金来做修缮,只能简单的用几根大木头一端撑住墙壁,另一端牢牢地插在路上。

    只不过这样的支撑能够坚持多长时间,看看那些大木头的地步已经开始腐烂就知道了。

    还有一些房屋已经失去了最上层的房顶,整个房子与废墟没有什么区别,在地面的那些门窗都被厚重的松木板牢牢钉住。

    只不过,就连这些房子也并非完全没有主人,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选中了这里,将一部分钉在门窗上的粗木板撬开,留下一个足以让人出入的缝隙,作为这些人夜间栖身的巢穴。

    但是,萧焚能够观察到,这些撬开的粗木板中有些非常不正常。

    从裂口上看,那根本就不是被撬开,而是被强大的外力硬生生打出的一个窟窿,如果流浪汉们有这么大的力气,绝对不用流浪乞讨。

    事实上,萧焚也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巨大的可以让一个人进出的窟窿,需要多么大的的力气才能打穿。

    至于那些路上的行人一个个都拢着双臂,灰败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喜悦,他们弓腰驼背,走路躲躲闪闪,即使说话也非常简短,几乎就是打个招呼就立刻离开。

    至于那些流浪汉,更是瑟缩的街角处走过,手中的报纸看起来是他们的唯一财富,那些报纸可以在晚上多少替他们遮挡一下凉意,保证他们可以活过一个又一个寒冷的晚上。

    不过,无论是谁,当他们走过那些被萧焚认为是不正常的空洞时,总是绕开非常远的的距离,似乎畏惧在那个空洞中随时会出现恶魔的大手将他们掳掠入地狱一样。

    收回目光,在萧焚的脚边,下水道已经堵塞不通,恶臭难闻,正在腐烂的老鼠东一只西一只。

    至于那些活着的瘦骨嶙峋的老鼠,则毫无畏惧的从萧焚的脚边慢慢走过,可以认为这些老鼠对死亡已毫不在乎,也可以认为,这些老鼠已经饿得无法行动。

    这里是什么地方,萧焚毫无所知,街上那些女人穿的臃肿裙子和陈旧的大衣,男人身上剪裁短小的夹克衫和吊带工装裤,让他能够很容易的联想到工业革命时代。

    但是仅凭这些衣服表现,,还是无法说清楚这里究竟是哪里又是什么时代。

    几乎是瞬间,这个世界在萧焚反应过来之前,就完全替换了现实世界,换句话说,这个似乎是工业革命时代的世界,现在才是真正的“现实世界。”

    这是一个混乱无比的变化,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这种变化足以让他们惊慌失措,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

    不过,萧焚从小而来的遭遇让他有着明显超过同龄人甚至是成年人的冷静,在他确认暂时无法回到现实世界的同时,脑海中已经迅速做出新的判断。

    “首先要清楚,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理论上来说,想要清楚这个世界的性质,最好的方法是和这个世界的人进行交流,并且观察周围的每一个细节,只有这样,才能返回到一开始的目标,离开这个世界回到现实。”

    “但是,在此之前,需要首先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异类。”

    想到这里,萧焚开始甄选自己的行动目的地。

    一个足够干燥,居住的流浪汉非常少,足够安全的坑洞,同样,还要视野良好,随时可以观察周围的动静,这是萧焚选择自己目的地的先决条件。

    经过几分钟的观察后,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继续耽误下去,身体可能会被冻伤,萧焚终于确定了一个坑洞。

    并不是那些流浪汉所撬开的,而是刚才萧焚观察到的那些异常的坑洞中的一个。

    那个坑洞是所有异常坑洞中最大的一个,也是看上去最为可怕的一个。

    别说行人,就连那些流浪者都不愿意接近这个坑洞,而这个坑洞的上方,也就是整栋房子的三楼,正好可以居高临下的俯瞰整个街区。

    虽然看上去很危险,但是萧焚总感觉,那个3楼的房间中,似乎有着什么在不断呼唤着他,这让他最终下定了决心。

    判断一经做出,萧焚立刻开始行动,他大步的冲过一个小小的街道,在一名瑟瑟缩缩的流浪汉手边抢走了一张报纸,随后在这个流浪汉的怒骂声中跃进了他所选好的目标。

    当他跳进这个门洞之后,身后流浪汉追赶和怒骂的声音曳然而止,在那之后,是一群行人嘟嘟囔囔的声音,无非是“上帝保佑”之类。

    萧焚清楚的听出,这些人连同那个流浪汉说的都是英语,这让他心中稍微有些安定,英语的会话之类,对他来说还不算困难。

    他站在这个门洞之后,确切的说,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厅中,借助昏暗的光线,开始仔细的探索着这个房子。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房子,入口处有几级台阶,拾阶而上可以进入一楼。

    一楼的左边是一个空荡荡的门廊,在另一边则是两个不大的房子,从地面上的痕迹来看,这里应该有一间是厨房。

    在这个厨房的一个角落上,有一个狭窄的楼梯,这种楼梯估计一般供佣人使用,楼梯旁边的墙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白铁皮窗口。

    就像是那些电影里一样,这个窗口用于直接通往楼上的主卧,用来传递主人需要的饭菜之类,只不过现在这些东西已经失去了意义。

    至于另外一间空房,应该算是书房,同样什么都不剩下,空荡的好像萧焚身上的钱包。

    地面异常潮湿,没有什么居住的痕迹,看起来房间的主人离开这栋房子已经很长时间。

    在门廊那里有着通向二楼的楼梯,木质的楼梯在萧焚的脚下发出吱吱嘎嘎让人心惊胆战的声音,似乎下一步就能让整个楼梯崩塌。

    在接近二楼的地方,萧焚注意到一件事情,略微有些浮灰的楼梯扶手上,有着一个手印,似乎在此之前不久,曾经有人进入过这个房子。

    萧焚比划了一下,先来的那个人手非常大,几乎是萧焚现在手掌的一倍,这么巨大的手掌,萧焚只在篮球运动员的花絮集锦中见过。

    二楼是整栋房子的客厅所在,它被半开的拱门分隔成三个房间,每个房间看上去都差不多大小。

    总体来说,和萧焚预想的没有太大差别,他的目标,依然是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