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蛛丝马迹

    ;

    (ps.感谢醉人的乡愁,没落侠客两位书友的打赏。 ..)

    在这个相对密闭的房间中,萧焚稍微感觉好了点,毕竟他来自炎炎夏日,穿在外面的衣服总共只有一条薄薄的长裤和一件t恤而已,而在这里的室外温度最多只有**度左右。

    如果萧焚不是从小就独自晨跑,习惯了在更加寒冷的环境中,穿着单薄的衣服进行锻炼,可能在他还没有跑进这个房间之前,就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窗户密闭的非常好,这让房屋里的温度至少比外面高出了2摄氏度,虽然还是在“冷”的范围,但是至少能够让萧焚略微的缓过劲来。

    就目前而言,萧焚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顺序依次是:

    保温。

    食物。

    夜晚的安全和足够的睡眠。

    这个顺序让他有一种恍惚感,现在的他好像是鲁滨逊漂流记里的主角,此时已经到达了一个孤岛,所不同的是,鲁滨逊到达的是人迹罕至的孤岛,而萧焚到达的,则是在人潮人海中的孤岛。

    微微摇头,萧焚将这些杂念抛开一边,他决定往更高的楼层上看一看,也许在那上面能够找到一些遗留下来的布匹之类,让萧焚的第一个问题得到解决。

    二楼前往三楼的楼梯依然是那种恐怖的吱吱嘎嘎声,不过相对来说,这个声音比起下面的楼梯好了很多,不是那种由于潮湿,带着腐朽味道的声音,而仅仅只是因为年久失修而产生的响动,倒是在这个楼梯上,萧焚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首先是血痕,五条非常长的血痕,从三楼上一直沿着墙壁蔓延下来,到了接近二楼的地方,突然消失,粗看上去,就像是有一个人用沾满鲜血的手抓着墙,就这样一直被拖了下来,直到萧焚目前站着的位置上时,因为某些原因,就此停顿。

    这是一幅鲜血淋漓同时带着强烈暗示意味的景象,似乎再告诉萧焚,二楼就已经足够,继续向上,只会给他带来生命危险。

    萧焚用手沾了沾那些血痕,微微有些粘手,明显不是陈年痕迹,可能距离现在只有几天的时间,他可不是福尔摩斯,也做不到把沾了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吮一下,得出各种结论,他只相信这些地方总会留下更多的蛛丝马迹,只要他用心的观察。

    很快,萧焚在楼梯的另一侧看到了半个脚印,不是人类的鞋印,而是纯粹的脚印,右脚的大拇指和二脚拇指清晰可辨,似乎这两个趾头在当时用了最大的力气。

    或者说,有某人的右脚当时在这里是支撑脚,他或者是他们为了将一个沉重的东西挪走,从而在这里停留,留下了这个并不显眼的痕迹。

    考虑到外面的温度,很难想象有人会在这么冷的天气下脱下鞋子上楼,除非这双鞋子另有奥秘,不排除有人根本就没有穿鞋子,不过这样的人多半不能当做正常的人类看待。

    萧焚看着这个脚印,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猛然抬头,不管不顾的向着三楼冲了上去。

    和二楼相比,三楼显得凌乱狼藉了很多,很多墙皮都已经剥落,而且有些墙体明显有着被撞击后的痕迹,看起来似乎有人在这里进行过一段时间的打斗,动静很大,最终的结果,就是墙上的那5条血抓痕。

    不过,这些撞击的痕迹并没有对这栋房屋的三楼造成破坏性影响,几个分割开来的小屋还能区分清楚。

    在楼梯的左边应该是主卧房,而楼梯的右边格成了几个小的房间,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儿童房。

    在儿童房通道的尽头,还能看见一个楼梯的影子,那是这栋房子的后楼梯,刚才萧焚在下面看见了这个楼梯的一部分,而现在他看见了另一部分。

    由于打斗,三楼的一部分窗户已经破碎,因此冷风正从这些缝隙里吹来,这里的温度比起二楼冷了不少,不过同样的,这里的亮度也好了很多,萧焚低头检查了一遍这些打斗的痕迹。

    他不是什么痕迹鉴定专家,可以仅仅看看痕迹就能推断出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需要找的,是这次打斗之外的遗存物,比如,某些人的衣物。

    一个不大的皮包很快被萧焚在碎乱的瓦砾中找到,这种充满古典味道的皮质提包比萧焚想象的更重。

    虽然皮包已经被打开,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不过幸运的是,后来翻动的人对皮包里的衣物没有什么兴趣,这让萧焚终于能够解决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一件厚实的连衫裤,一件深色棉质大衣,同样颜色材质的长裤,以及两件白衬衣,这就是皮包中的全部。

    萧焚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在寒冷中扒光了自己,然后重新套上这些衣服,被棉质衣料包裹后突然产生的温暖感让萧焚差点舒适的呻吟出来,

    这些衣服的原来主人体型应该和萧焚相差不多,所以这些衣服对萧焚来说也算是基本合适,当他穿完所有的衣服,感觉到不那么寒冷之后,随手的掏兜动作,让他在长裤口袋中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纸条。

    萧焚愣了一下,伸手掏出这张纸条,借助已经开始昏暗的光线看了一眼。

    “jleft,lright。”

    “j离开,l好”?

    萧焚微微摇头,这个看上去匆匆写成的纸条应该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或者是另外一重意思。

    j左边,l右边?

    萧焚猛然抬头左右看了看,在左边只有主卧室的窗户,至于右边,他的眼睛微微一跳,白铁皮做的小饭窗落入了他的的眼里。

    他走了一步,掀开白铁皮的窗子,黑幽幽的深洞里散发着一种让人恶心的腥臭味,在这个小通道的一角,一个金属铰链安静的垂挂在那里。

    萧焚扯动这个金属铰链,从通道的顶部,而不是通道的下方传来哗啷啷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平盘慢慢落下,在平盘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本厚厚的硬皮书。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在这里发生的战斗,脚边被翻得乱七八糟的皮包,最终的目的正是这个托盘上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