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雾夜杀机

    ;

    (ps.早起第一更,求大家支持。阅读 ..感谢水云杀ぁ的打赏。)

    萧焚随手将书本拿了出来,借着越来越暗淡的光线,看了一眼书皮。

    《faeawakenman》。(《觉醒者与异世界》)

    萧焚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速了起来,手微微有些颤抖。

    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本书多半和他曾经的各种经历有关,而且可能和现在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同样关系密切。

    稍微比了比,这本书刚好能够放进他身上这件大衣内部特制的一个口袋中,可以确定,这本书的主人就是原来呆在这里的那个人。

    萧焚把书拿在手中随便翻了两下,全部都是英文,而且在很多边角都有人工的注释,对其中的某个段落,或者某个词组进行解释。

    另外在这本书的最后部分,还能看见粘贴了相当多的纸张。

    那些纸张上无一例外密密麻麻写满了英文段落,粗看上去,这应该是对整本书的额外记录以及使用这本书的人自己的感悟理解。

    萧焚无法完全看懂这本书,很多的单词他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但是这难不倒他。

    虽然不能读懂,不过他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将这些东西全部记忆下来,留待以后能够读懂那些单词的时候再去慢慢回忆理解。

    有赖于大量观察别人无法看见的异世界,萧焚的大脑得到充分的开发和利用,这让他能够比那些熟练掌握速读速记技巧的人更为快速的翻阅并且记住一本书的全部内容。

    书本在萧焚的手中被摊开,数量繁多的书页就像是被风吹过一样,哗啦啦的不断翻动,在很短的时间里,萧焚就看完了一遍。

    随后他把书合上,重新打开,又是一遍刚才那样的翻动,如此反复了几次,萧焚就已经将里面的内容全部记忆下来,连同书本后那些个人感悟之类的小纸条,萧焚也已经全部记入脑中。

    萧焚长长地吐了口气,放下手里的书籍,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下来。

    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总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外面的黑暗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

    走到窗口斜斜的向外看了一眼,萧焚眼睛所见的地方,全是黄褐色浓雾。

    正是这些突然出现的浓雾,让周围的光线迅速减弱,而且这些雾气还在不断加重。

    一阵咣当咣当的火车声忽然划破了附近的寂静,雾气不仅仅让周围的环境如梦似幻,就连声音似乎也不是非常真切,萧焚根本听不出这样的火车声距离他有多远。

    伴随着这个火车行动时发出的声音,还有车轮行过拐弯时刺耳的刹车声以及刹车火花迸发的“刺刺”声。

    火车经过的声音没有停息多久,似乎从很远的地方,又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钟声,这个钟声听起来沉闷庄严,萧焚心中暗数,现在已经是傍晚6点的样子。

    当这些声音全部消失之后,周围再次陷入寂静,除了偶尔有些老鼠经过时发出的声音,小楼的世界似乎在一瞬间变成死亡的世界。

    过了一会儿,萧焚忽然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正从这个街道的四面八方悄悄涌现。

    那种声音大都发出一种固定的节奏,在一次顿地之后,紧跟着是一声短促的拖地声,就像是那些腿脚不好的人行走时发出的声音一样。

    “咚,刺啦”,“咚,刺啦”·····

    若只是一个这样的声音,倒也不算什么,关键是,似乎在这个街区外延的周围到处都在出现这样的声音。

    受到雾气干扰,萧焚根本不可能看见发出这些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样子,仅仅是这样的奇怪声音,就足以让人心惊肉跳。

    不仅仅如此,在这个房顶的上方,萧焚同样听见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这些声音和那些老鼠的声音完全不同,倒像是一个个矮小的人正在绳索上攀爬时发出的声音。

    受到雾气的干扰,街道上已经看不太清楚,现在似乎没有任何人停留在街上,这一点和萧焚理解的差距太大,在产业革命时代,晚上6点就街头失去人迹,这看起来跟黑暗时代似乎没什么区别。

    这种时候,理应是那些工人酗酒吵闹,整个街区一片混乱的时候,在这片街道上,也应该是一片光明,就算是贫民窟,也不会这么安静,更何况,萧焚所在的这栋小楼已经证明,这片街区之前可不是什么贫民区。

    正在萧焚考虑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黑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一个晚归的流浪汉,虽然看不清楚具体的打扮,但是用报纸紧紧包裹自己的身体的做法暴露了他的身份。

    这个流浪汉似乎对于这个街道上的雾气十分忌惮,他躲躲闪闪的想要从街道的另外一侧跑过去。

    不过这个流浪汉显然没有发现,街道上方的那些响声在他出现时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头顶上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垂下了一根会移动的绳索。

    绳索上,一个黑黢黢的影子正在迅速的往下移动。

    流浪汉的脚步注定无法回到自己临时的居所,就在他即将走到一个破旧的老房子之前,头顶上的绳索骤然垂落,那个黑黢黢的影子也猛然扑在这个流浪汉的身上。

    没有任何大喊大叫,萧焚能够依稀看见,那根绳索就像是活着一样,猛然堵住了流浪汉的口腔,让所有的惊慌喊叫都被堵了回去,只剩下若有若无的“呜呜”声。

    而那个流浪汉最终能做的,仅仅是徒劳的挥动手脚,即使是这个动作,到最后也慢慢变得软弱无力。

    看过太多异界变化,相对来说,萧焚的眼力也算不错,他不仅仅看见那根绳索堵住了流浪汉的口腔,还看见那根绳索就像真正的活物一样,不断涌动,一直探入了流浪汉的身体内部。

    当这个倒霉的流浪汉最终一动不动时,守在一边的影子扑了上去,用额外的绳索将流浪汉完全捆扎结实,随后重新趴在这个被缠好的“茧”上。

    绳索慢慢回收,最终上升到比萧焚的位置更高的地方消失不见,过了一会儿,萧焚的头顶再次发出那些奇怪的窸窸窣窣声。

    整个过程就像是一次蛛网捕猎,被高高在上的蜘蛛选中的生命绝无逃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