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逃亡

    ;

    萧焚微微皱眉,悄无声息的坐下来,看着眼前昏暗的空间,脑中开始新的一轮思考。

    “危险还未解除,现在只是开始,这一点可以肯定。”

    “三层楼的房子住户至少也是富裕阶层,而现在这个街区如此荒凉,和这些家伙的存在脱不了干系。”

    “这些家伙会对落单的人发动攻击,必须尽快找到解决的办法。”

    萧焚垂下目光,这才意识到,刚才从那个流浪汉手中抢来的报纸还没有看过,他低头凑过去看了看报眉,眼角微微一跳。

    1888年11月5日,伦敦。

    1888年的伦敦有什么?

    萧焚微微摇头,刚才看到的那本书籍在最后似乎有所记载,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因为他顺着看报纸的方向,看见了一只完全裂开的皮鞋,那是右脚上的鞋子。

    曾几何时,穿着它的主人在这里和某些敌人进行了一番搏动,鞋子也被甩脱,这名主人被类似刚才那样的绳索捆绑,然后在不断挣扎中撞上了好几处的房子,并被慢慢的拖下了二楼,二楼与三楼之间那条长长地血手指划痕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

    在二楼的楼梯口那里,这位主人妄图进行一次最后的挣扎。

    他用力踮起脚尖,想要做些什么,但是,这确实是最后一次挣扎,反抗失去效果,而他也最终被杀死,随后被那根绳索拖走。

    一楼通往二楼楼梯扶手上的手印和留在二楼的脚印能够证明这些,那个手印非常大,脚趾印也非常大,这么大的脚印,与萧焚眼前的这只鞋子正好契合。

    萧焚长长地吐了口气,当这些事情连起来,他的脑海中就迅速浮现出了当时的画面。

    一个非常高大魁梧的男性从这个房间的后门那里进入,他在上到2楼的时候,可能因为自身体重之类的原因,拉了一下楼梯扶手,在那里留下了他的第一个痕迹。

    和萧焚的判断一样,这个男性选择了3楼作为观察地点。

    他留在这里,可能坚持了几天或者几个小时,就被那些怪物发现。

    这个男性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同样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法活下去,于是迅速的藏好那本书,写好了纸条,并且将这个纸条放在了皮包中的裤兜里。

    某个更加有力的生物把这个房屋钉好的大门打碎,天空中的绳索从大门进入,迅速来到三楼,与这个男性发生了战斗。

    可能是寡不敌众,或者别的原因,这场战斗以那个魁梧的男性彻底失败而告终。

    一段时间之后,另外一些人来到了这里,他们翻检了这个男性的遗物,但是没有发现那张纸条,这些人的时间可能非常紧急,所以无法进行进一步的细致寻找,就匆匆离开,最终让萧焚得到了那本书。

    一切终于绕了回来,但是这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与此同时,萧焚头顶上的声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周围安静无比,似乎从来没有什么异常发生过一样。

    这个突如其来的安静让萧焚汗毛直竖,他甚至没有抬头,把书往大衣口袋一塞,就地一滚,在他身后,“砰”的一声,一根白色的,类似蛛丝一样粗大的绳索猛然撞在地面,将地上的那个皮包打的粉碎。

    不仅仅如此,在这根绳索的旁边,还有一个黑黢黢的身影,和刚才的那个流浪汉相差无几,看上去整个身体处于浮肿的状态,就像是蜘蛛没有消化干净的粮食。

    它四肢着地,发出“嘶嘶”的声音,向着萧焚一步步逼近。

    这看起来有点像是为虎作伥里面的伥鬼,在没有被彻底消化之前,变成只受绳索控制的傀儡,等待它们的未来,最终还是被绳索完全消化。

    萧焚猛然抬头,在那根绳索重新抬起来之前,左手已经抓住窗棱,猛然用力,合身撞出了窗户,右手紧跟着抓住窗棱,眼角一瞥,身体大幅度晃动了一下,然后双手猛然一松,整个身体已经翻到了二楼的阳台上,

    在他身后,那根绳索连同那个黑影一起冲出窗户。

    黑影没有绳索的保护,在空中没有任何迟滞,就像是石头一样重重落了下去,而那根绳索则重新抬了起来,慢慢将头转向了二楼阳台上的萧焚。

    萧焚顾不得肩膀的疼痛,身体一个纵越,就跳出阳台护栏,身体贴墙,沿着墙边的墙线走了几步,一个漂亮的侧空翻,准确的落在另一栋房子的支撑木上。

    这是一连串没有丝毫停顿也没有做过任何预先练习的动作,几秒的时间,萧焚就让自己离开了最危险的场所,而那根绳索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萧焚不会告诉这根绳索,这叫做跑酷,也不会告诉这根绳索,他从小六开始就天天偷偷练习跑酷,眼前这种复杂的街道环境简直就像是他的主场一样。

    萧焚扫了一眼雾夜中开始慢慢模糊的绳索,丝毫不敢停留,沿着那根支撑危房的柱子向上猛跑。

    潮湿腐烂的柱子下方发出令人心悸的“吱吱”声,似乎下一秒就会无法承受更大的重量而就此垮塌。

    不过萧焚的速度远比他平常所表现出来的快得多,几乎只用了几秒,他就冲到了柱子的顶端,身体微微一侧,扣住柱子旁边微微有些倾斜的窗台,双手发力,拔身而起,在空中身体一个轻巧的收缩转向,下一秒,他就已经冲开封闭的窗户,落了进去。

    有着厚厚衣物的保护,这一次和2楼地面的水平接触和擦滑并不算疼痛,对萧焚来说,这样的疼痛原本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在地面上打了个滚,猛然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只有缕缕雾气正从他的身后那个窗户裂口处渗透进来。

    萧焚并没有就此停止脚步,他非常清楚,这个街区上方,恐怕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蛛网,只要还在这个蛛网的范围内,就一直在危险区域之内。

    他沿着楼梯迅速跑下一楼,和刚才的那个房间差不多的格局,在这个房间的一楼也有一个厨房,而厨房的后面,是一个半开半掩的小门。

    萧焚紧跑几步,冲到了后门那里,没有急着立刻打开,而是让自己安静下来,仔细的听了听外面的动静。

    在他的头顶上方,窸窸窣窣的声音正在扩大,不过这种声音反而让萧焚松了口气。

    那些绳索对人发动攻击前,都会保持绝对的安静,如果是这样,只能说在后门这里那个巨大的蛛网还没有什么攻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