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暂时平安

    ;

    (求推荐求收藏啊!!)

    不等萧焚继续多想,这个房子的大门一侧突然发出“喀拉拉”的声音,下一秒,整个侧墙连同大门一起轰然倒塌。

    在雾气还没有席卷进这个房间之前,萧焚可以看见,至少数十根绳索正盘绕在支撑墙体的柱子上。

    随着侧墙倒塌,这些绳索骤然抬起,就像是一只只凶猛的毒蛇,将目标一起对准了萧焚。

    萧焚猛然撞开房子的后门,在整栋房子岌岌可危的彻底倒塌之前,已经闪身出去,在那一瞬间,他能够清晰的听见,在他的头顶,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不见。

    他不敢停留,按照袖子上箭头所指,向着对面猛冲过去。

    这是一个只能容纳四个人并行的后街小巷,几乎只用了两秒左右的时间,萧焚就已经冲过街道,在他眼前,是另一栋房屋的后门,隐约看着,这个后门同样虚掩。

    萧焚正要再加把劲冲过去,心中猛然一凛,身体向右用力跳起,双手勾住另外一侧的一楼窗台,发力一扯,整个身体倒翻而起,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后空翻,后脚跟踹穿钉在窗户上的薄薄木板,身体跟着摆了进去。

    在他身后,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夺夺夺夺夺”,连续五声,五个从不同角度透射下来的绳索全部击空,将地面打的碎石四溅。

    最后一个绳索距离萧焚缩进窗户的脑袋不到一厘米,只要萧焚慢上一秒,现在就会被这些绳索钉穿在地面之上。

    萧焚顾不得后怕,此时已经过了10秒,距离目标还有至少100米的距离,他猛然发力,冲上二楼阳台,看了对面一眼,就地一缩,几乎贴着他的面颊,一根绳索从空中投射而下,力量之大,居然将阳台地板击穿。

    萧焚想也不想,后退两步,然后猛然发力奔跑,一脚跨上阳台栏杆,对着对面的楼房用力跳起,在他身后,又是两根绳索交相投出,不过萧焚的动作太快,加上变化又多,这两次的绳索攻击也都一一落空。

    萧焚在空中展开身体,做了两个剪刀腿的动作,充分开发的身体平衡能力让他如同飞行一样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猛然落在对面支撑危墙的柱子上,没有停留,身体再次发力,又一次闪入房间之中。

    谁也阻挡不了他,谁也减慢不了他的速度,就算是天上那些可怕的蛛网也是如此。

    只要他想,他就一定要做到!

    浓雾将十米以外的景物都包上了模糊昏晕的外壳。

    远处的城堡在雾气中只显现了最高的城垛,巨眼似窗洞内闪烁着的灯光在黄褐色雾气中被渲染成了橘黄色,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虚幻的空中楼阁,完全失去了城堡那种威严感。

    不仅仅是远处,就连近在咫尺的人们身上也包裹着厚重的雾气,同样因为这样的雾气失去了鲜明的轮廓,一旦彼此走远,就会在雾气和街灯昏黄的灯光作用下,慢慢的模糊变形。

    在这个微微有些魔幻感的地方,在这个城市的某一片街区,那里的人们没有像其他街区的人一样,在傍晚时间出来行走,而是一个个死死关住大门,不敢出门。

    在这片街区的某个角落,萧焚正在迅速疾跑,高高的墙壁,低矮的木桩,各种各样的障碍,都无法阻止他的奔跑。

    在他的身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绳索加入了追杀他的行列,最初那种能够清晰听见的绳索击空打在地面或者墙上的声音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同下雨一样密集的打击声,听上去,萧焚的身后就像是有一挺机枪在肆无忌惮的扫射一样。

    但是,即使是这样,这些绳索依然无法抓住萧焚,更谈不上将他击杀。

    所有的绳索攻击都会落空,萧焚总是在最出人意料的时候进行翻滚,跳跃,变向,或者进入一个被房东放弃的房子临时获得隐蔽,又或者突然冲上一个二楼的阳台让避无可避的绳索冲击再次落空。

    整个街区都在瑟瑟发抖。

    大部分萧焚跑过的地面已经弹坑累累,绳索的冲击,以及不断倒塌的危墙让地面发生着震动。

    而在那些还有人居住的房屋里,房主和自己的亲人搂在一起全身哆嗦着,低声祈祷上帝,今天夜里,注定是他们的恐慌之夜。

    不过正是这些人的胆怯,让萧焚的目标没有立刻消失,在一分钟之后,萧焚终于冲到了距离目标只有几米的距离,此时的他已经气喘吁吁。

    高速压榨自己的体力奔跑,还要使用各种动作,这种过程本来就已经非常困难。

    而且还是这样的雾气之中,眼前10米外就什么都无法看见,需要处理的突发变化更多,需要投入的注意力和精神也越多。

    只用了一分钟,萧焚的身体就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如果不是那些支援物资就在眼前,他可能根本无法冲到这里,不过即使如此,他也差不多透支了自己的所有体力。

    微微摇头,萧焚不顾身体的各个地方已经开始报警似得微微疼痛,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奋力一跃,冲进了眼前这个房门洞开的房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子,那个图标正正指向上方。

    萧焚苦笑了一下,这个时候也不容许他有所停留,他奋力奔跑绕过楼梯,一口气跑上了3楼,在这个空旷的楼层中,在位于主卧的一个角落,几个箱子正在闪闪发光。

    萧焚跑到箱子那里,顾不上打开箱子,先是用手扶住箱子用力喘气,而他袖子上的光标在接触那些箱子之后骤然一闪,随后那个全息触控屏再次出现。

    “你的物资已经送达,请查收。”

    “有新的任务,是否接收?”

    与此同时,萧焚忽然意识到,一直在自己身边如影随形不断威胁自己的那些绳索声已经荡然无存,不是那种危险到来之前的恐怖寂静,而是一种恢复到正常状态的平静。

    所不同的是,之前只是在远处听见奇怪脚步声现在距离这里越来越近,甚至开始让身边的这几个箱子微微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