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龌龊的竞争

    ;

    (ps。免费电子书下载 ..抱歉,昨晚写太晚,才起。)

    就在萧焚面对新的问题时,距离这个街区大约四公里远的地方,一个愤怒的吼声突然响彻河岸。

    如果这里不是荒废的河滩,仅仅是这声吼声,就可能找来苏格兰场警探的注意和盘查。

    “该死!真该死!是谁,是谁完成了勒克斯的踪迹这个隐藏任务?”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从三天前进入这个试炼世界开始,我一直压着任务进度,不进行最后的战斗,就是为了看萨菲尔德那帮家伙能不能完成勒克斯的踪迹,我想让这次的任务得到百分百的完成率,拿到一颗辉煌宝石提升我那件衣服的等级,结果怎么着,勒克斯迷踪任务倒是有了蛛丝马迹,结果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先得手了,你们说,究竟是谁干的?”

    用着如此粗鲁口气说话的人慢慢走上了河堤。

    在马车灯的映照下,一张俊朗到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面庞此时还在因为愤怒而扭曲,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掩盖他那张脸庞的天然魅力。

    这位俊美的年青人有着高高的个子,几乎达到黄金数值的8头身比例,剪裁得体的笔挺单排扣灰色西装以及外面的呢子大衣更进一步衬托出这位年青人外表上的完美。

    除了刚才那些不断喷出的脏话,可以说,这个年青人最适合成为真正的天之骄子。

    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顾不得什么斯文,在他眼前的几名手下此时正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站在最接近河滩的那个手下估计青年多少也有些消气,终于抬头说:“少爷,您消消气,发生这种意外是我们的失职,不过您也不必动这么大的肝火,仅仅是一个勒克斯的踪迹而已,并不会影响少爷的大计。”

    年青人忽然微微一笑,这个转换极其迅速,刚才还是怒容满面,转眼间忽然变的如同春风拂面一般和煦。

    他慢慢的走到说话的手下面前,低声说:“不错,说的不错,继续,继续说,我听着呢。”

    越是这种微笑,越是让那个多嘴的手下感到毛骨悚然,他哆哆嗦嗦的说:“那,那个,少爷,我懂得不多,胡乱说话,您别介意,千万别介意。”

    年青人脸色一肃,反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的那名手下站立不住直接跪了下来。

    即便如此,年青人还是不依不饶的说:“你懂得不多还敢乱说话,你要是懂得多了不是要翻天?要不是看在这里是试炼世界,我还用得上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就家法了你?”

    那名手下跪在地面捂着脸连连点头,不敢再说一个字。

    年青人盯着这名手下,哼了一声,接着说:“你知道什么?勒克斯的踪迹这个隐藏任务早就有人触发,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完成。”

    “懂吗?这个试炼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名试炼者来过,可一百多年来始终没有人能完成这个任务,这才让勒克斯踪迹这个任务难度提到了a级。”

    “而且勒克斯的踪迹只是一个开端,完成这个任务后后面还会出现好几个连续任务,不完成勒克斯的踪迹,那些连续任务就根本不会触发,懂?”

    “由于这个试炼世界始终缺失这一环,所以无论是谁,都无法在这个试炼世界拿到百分之百的任务完成度,我在进来前,有内线说萨菲尔德那帮人可能有一些线索,这才赶着一起进入这个世界,结果到现在,这个任务已经被人完成了,你觉得这还是小事?”

    那名手下跪在地面连连点头,又连连摇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年青人似乎刚才的一巴掌发泄了一些心头怒气,到现在已经平静了很多,他从西装口袋中取出手帕,把刚才打人的手擦了擦,扭头看着站在马车旁边阴影中的一名手下,问:“说起萨菲尔德那帮人,好像很久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那名手下似乎在阴影中冷笑了一下,回答说:“少爷,很多人走路不张眼睛,还有些人天生容易招一些麻烦的东西,刚好萨菲尔德那个小队这两种人都不缺,不小心落入蛛网的嘴里,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年青人微微点头,问:“确认了吗?”

    “是的,少爷,至少有四个人,包括萨菲尔德,都被那些浮在天空中的蜘蛛网给抓走了,就在昨天晚上,至于被那些蛛网抓住是什么结果,少爷您也非常清楚,就算是萨菲尔德现在的实力,也绝对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小队里还有一名成员,当时从蛛网的围攻中逃脱,不过已经是重伤,相信就算跑也跑不了多远。”

    年青人轻轻地揉了揉眉毛,问:“当时你没有继续跟踪下去?”

    阴影中的手下停顿了一会儿,低声说:“当时的蛛网已经非常密集,就算是我出去,也肯定会被盯上,更何况那名成员我亲眼所见已经重伤,详细他跑也跑不远,所以我才没有跟上去。”

    年青人抬头看着这名手下,平静的说:“因为你自以为是的没有跟上,所以今天已经有人完成了勒克斯的踪迹,你觉得要怎么解释这一切,告诉我,一切只是巧合?”

    阴影中的手下立刻噤声不语,一时间如同跪在地上的那人一样身体微微发抖,汗如雨下。

    年青人摇头说:“算了,现在追究你们这些问题已经没什么意思,找到那个幸存的家伙,我可不想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赶快去干活吧。”

    与此同时,年青人想要找到的萧焚正站在窗前,安静地看着前面的街道。

    雾气太大,即使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他依然什么都看不见,仅仅只有那些奇怪的行动声正在慢慢变得更大,听起来距离他也越来越近。

    萧焚摇了摇头,别说现在他已经脱力,想战斗也有心无力,就算他没有脱力,光是听听那些巨大的行动声音,也足以打消他任何正面与对手对抗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