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记忆

    ;

    楼下重归喧闹,而楼上则如那名酒保说的那样,一片寂静。.. 免费电子书下载

    萧焚,或者说帕林再次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定完全没有别的问题后,他慢慢的走回到靠近窗户的沙发边,看着空荡荡的壁炉,开始发呆。

    说是发呆,也不全然,正确的说,他正在回诵自己脑海中那本书的记忆资料。

    这是一本相当厚的书,即使以萧焚现在的水准,想要完全理解也非常困难,好在他现在不需要理解太多,只要知道大概的几个重点就行。

    这段回诵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几分钟后,他就已经理解了大部分需要掌握的基础知识。

    首先,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的异世界,是由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制造的世界,制造这种类型的世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考验各种“试炼者”。

    其次,人类从拥有智慧开始,就不断地出现个别强大的个体,这些个体往往因为基因突变而具有一些常人无法企及的能力,这些人现代被称为异能者。

    事实上,他们内部的称呼是,觉醒者,意为能力获得觉醒的人。

    第三,觉醒者内部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4级以下的统一称为试炼者,意为需要试炼才能成熟的人,而4级以上,才能被称为觉醒者。

    第四,萧焚是因为他也不知道的原因被卷入到这个试炼世界之中,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只有完成最终的任务,并接受尤克特拉希尔的任务清算,之后才会被尤克特拉希尔放回现实世界。

    第五,在试炼世界完成尤克特拉希尔发布的任务,将会获得大量的基因点,这些基因点除了可以让试炼者升级外,还可以像刚才萧焚做的那样,进行各种稀有物资的交易。

    可以说,基因点是觉醒者内部的通用货币。

    最后,试炼世界的总任务难度会因为各种支线任务的触发而不断提升。

    比如萧焚来到的这个试炼世界,之前的任务难度只有b+,但是,当萧焚触发并完成勒克斯的踪迹后,总任务难度将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以后任务触发完成的越多,最终任务难度越大。

    另外还有一个小要点,仅限于尤克特拉希尔制造的试炼世界。

    在这些世界中,有些怪物被杀死后会随机掉落一些钥匙,这些钥匙可以打开不同的箱子,尤克特拉希尔在那些箱子后藏有不同的宝物,当然,完全凭运气。

    “原来是钥匙。”

    萧焚如此想着,顺手从皮包中拿出了那个晶体,果然,在煤气灯的照耀下,这个晶体的内部中心地带,一把古铜色的钥匙正在闪耀着危险的光芒。

    端详了一会儿这把钥匙,萧焚微微摇头。

    他不是什么觉醒者,暂时也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觉醒者,这些钥匙对他来说,似乎意义不大,至少在现在只有一把钥匙的情况下,他还没有立刻用这样的钥匙开锁的想法。

    窗外那些怪物的吼声变得更加密集,听起来这些庞然大物的大部队已经到达蛛网所在地,并且和蛛网的主人正在展开殊死的搏斗。

    不过这对萧焚来说都不重要,现在他最想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吃一顿饭,然后想办法洗个澡,把身上那股一直没有散去的古怪腥臭味彻底洗去,然后再对未来做一个全盘考虑。

    正在这么想着,门被咚咚咚的敲响,一个好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您的晚餐,先生。”

    萧焚微微皱眉,也许牛排可以这么快做好,沙拉也行,唯独煮淡菜可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情,这种贝壳类的菜品想要煮好至少要30分钟左右的时间,绝对不会如此之快的做好。

    按照勒克斯留下的那本书记载,在目前这个试炼世界中,总共应该有三种人。

    路人,其他的试炼者,还有萧焚。

    在萧焚没有做出额外的举动前,路人可能会对萧焚的表现出基本的友善,也可能有基本的好奇,这都取决于世界之树的安排。

    但是,世界之树同样约束着这些路人不会对试炼者做出不必要的干涉。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仅仅是路人,是不会在这个世界里对萧焚产生旺盛的好奇心,以至于需要在这种时候,用一个蹩脚的借口前来查看一番。

    那么,现在站在门外的,只有一种人。

    对萧焚真实身份感兴趣的试炼者。

    只有试炼者才会对试炼者产生兴趣,并且不受世界之树的干扰。

    想到这里,萧焚的心中微微一动,在短短的几秒之内立刻做出新的判断。

    “能够知道自己呆在这个房间的,只可能是这个酒馆里的内部人士。”

    “身为试炼者,不去完成任务,反而到路人的酒馆里工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名试炼者不仅无法完成任务,而且生命受到威胁,不得已只能通过隐藏自己的身份暂时活下去。”

    “试炼者的生命受到威胁,说明这个试炼者所在的小队已经崩溃,大部分的队员已经死亡,队员之间失去了相互照应的可能,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如果队友受到了伤害无法支援,那只能证明,这个试炼者同样也受到了伤害,而且是重伤。”

    “所以,外面的试炼者是一个落单的,同时身受重伤的试炼者。”

    想到这里,萧焚心中大定,从皮包中取出那把式样古怪的短刃,反握在手中,慢慢走到门边,低声问:“我的淡菜做好了吗?”

    门外女人顿了顿,说:“不好意思,先生,您的淡菜还没有做好,费米尔拉说您可能非常饥饿,所以让我先拿一部分的食物上来,等淡菜煮好后,会一起送过来。”

    萧焚微微一笑,说:“如果这样,我刚才和费尔米拉说过要的那个东西,你带来了吗?”

    门外女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萧焚居然会如此机警,当下无论说带或者没有带来都可能招致萧焚怀疑,于是妩媚的笑了笑,说:“先生,我不太清楚您和费尔米拉说过什么,不过费尔米拉只让我带食物上来,您瞧,总不能让我一直这么端着盘子吧。”

    萧焚心中最后一点怀疑尽去,忽然低声用汉语普通话说:“如果你能听懂,那么我们都能明白,如果你不能听懂,那么你就在门外继续等一会儿。”

    门外骤然安静,过了几分钟之后,女人才低声说:“该死,你到底是谁?”

    这一次,女人使用的同样是汉语普通话,甚至比萧焚略带地方口音的普通话更为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