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疗毒

    ;

    萧焚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而是反问:“你需要什么?”

    “我需要药品,蛛网的毒素在我体内蔓延,我快坚持不住了。 ..”

    萧焚微微皱眉,显然对女人的这种坦率有点无法置信,如果这个女人扯一点别的什么,反而能够让萧焚相信一点。

    不过考虑到对方毕竟是一个受了重伤的试炼者,而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也需要试炼者的帮助,萧焚最终还是谨慎的将木门拉开了一条缝隙。

    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门上,就像是一个北欧海盗手中的重锤狠狠砸过一样,微微开启的门被猛然撞开,一个娇小的身影跟在后面,猛然一脚将萧焚远远踢开。

    看了一眼外面,这个娇小的身影迅速关上门,冲到萧焚的身边,看了一眼萧焚手中的短刃,低声说:“我不认识你。”

    萧焚的手被女人踩在脚下,不过他没有惊慌或者是生气,而是笑了笑,说:“你的力气比我想象的大多了,另外,我记得我好像说过,我叫帕林。”

    女人再次看了一眼冷静的萧焚,问:“你不怕我杀了你?”

    “杀了我,你就无法打开皮包,你要的药品也无法到手,刚才你不就是找的这个吗?”

    女人再次盯了一会儿萧焚,放开自己的脚,伸出手将萧焚拉了起来,说:“你的级别不高,但是在我所认识的所有试炼者中,你绝对是最冷静的那一个,好吧,我想我们可能各有所需,否则你刚才也不会开门,说说看,你要什么?”

    萧焚看了一眼女人,说:“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就像我别无选择一样,你也同样别无选择。”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背转身,迅速将自己身上的紧身上衣脱了下去,对于萧焚是否是个成年男性,女人并不在意,在她的背部,有一个巨大的创口。

    那是一个贯通伤,伤口从背后开始,一直延伸到了小腹。

    在这个创面上,肌肤正在迅速坏死,而且那些内脏器官同样如此,整个创面正在散发出熏人的腥臭味,这个味道和萧焚身上现在残留的味道毫无二致。

    “给我药品,我知道你肯定有,我的伤药已经遗失,拜某些人所赐,该死,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他们。”

    萧焚看了女人一眼,对于这种贸然的要求不置可否,他手上恰好有一瓶治疗药剂,显然这个女人多半也知道完成任务就会奖励这种药剂。

    他对药剂有什么具体的效果并不清楚,不过看看这个女人身上的伤势就知道,如果这瓶药剂真的能够让这种可怕的伤势复原,那么,药剂的效果应当相当惊人。

    在萧焚看着女人的同时,这个女人同样暗中观察萧焚,对于治疗药剂的价值,她比萧焚更加清楚,萧焚是否愿意给她这瓶药剂,她也没有那么大把握。

    但是,她的伤势已经恶化到了可怕的地步,如果现在无法得到治疗药剂,那么她说不定根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正因为急需这种药剂,所以在她确认萧焚应该就是那个完成勒克斯踪迹的人后,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到这里尝试一下。

    对女人心思毫无所知的萧焚看了看她那光滑优美的背部曲线,在周围的光线照耀下,这条曲线产生出一种动荡朦胧的美感,女人的皮肤比他想象的更为细腻,而且更加白皙,或者说,那是一种苍白的感觉。

    18岁的处男被眼前的美景吓住,一时间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下意识的低头看着地面,伸手从大衣口袋中拿出了那瓶任务奖励的治疗药剂。

    “帮我一下,你难道没有看见我根本没办法自己给自己治疗吗?”

    女人回头白了萧焚一眼,似乎对萧焚的不识趣非常不满,考虑到萧焚的外表是一个中年英国人的打扮,他在女人面前的表现可谓失败。

    随后,这名女人扭过头看着另外一侧,自顾自的趴在沙发上,胸前若有若无的被遮挡在富有弹性的皮革之中,黑与白的对映让女人在这个小房间里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诱惑力。

    萧焚咳嗽了两声,把尴尬抛在一边,走到女人身边,左手轻轻扶住女人的后背,触手的腻滑感让他心中忍不住再次猛跳,好在面具挡住了一切,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真实的脸上是怎样复杂的表情。

    “不要涂抹,我的伤口太大,直接倒进来,不用担心我,我能承受的住。”

    女人的及时提醒让萧焚弄清楚了这瓶药剂的使用方法,他用牙咬开玻璃瓶子的软木塞,又看了一眼女人背后的伤口,毫不迟疑的将手里的治疗药剂一股脑的倒了进去。

    淡蓝色的治疗药剂在落在女人伤口的一刹那,激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整个房间里的腥臭味骤然浓郁到足以让人昏迷的地步。

    伴随着这些变化,趴在沙发上的女人发出了如同野兽一样的低声咆哮。

    她的身体骤然缩紧,双手用力掐住沙发的扶手,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整个沙发的皮面抠破,接下来更大的痉挛伴随着一瓶治疗药剂全部倒完而到来。

    女人在这样的痉挛中停止了咆哮,而是发出了类似小狗一样的低声呜咽,她的后背皮肤开始迅速发红,整个身体也开始变得有些不能自我控制一样的抽搐不停。

    萧焚无法想象这种疼痛,他看了看这个身体开始迅速发烫的女人,下意识的伸手抚摸了一下女人长长地头发,头发很轻,很黑,很直,这种触觉让萧焚忽然想要做些什么。

    “你们小队的同伴呢?”

    萧焚低声问着,女人很可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随时因为机体自我保护而陷入昏迷,如果这是在现实世界,可能并无所谓,但是这里是试炼世界。

    萧焚并不清楚危险什么时候就会到来,所以让女人保持足够的清醒是萧焚现在最好的选择。

    “死了,全死了,该死,我们被那些家伙陷害了。”

    女人同样明白萧焚的企图,她不停地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更清醒一些,虽然清醒意味着她必须从头到尾的承受所有的痛苦,但是和生命比起来,痛苦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陷害?”

    “试炼者不能在试炼世界里相互伤害,昨天晚上,他们引诱那些蛛网对我们小队发动了伏击,然后封闭了我们的退路,造成了我们小队其他几个人全灭,我是唯一一个幸免于难的,不过身体也被那些蛛网击中,如果不是我的体质特殊,也无法坚持到现在。”

    女人一开始说话还有些艰难,不过她的语调慢慢恢复了正常,对疼痛的逐渐适应让她开始慢慢恢复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直到最后,当她回答完萧焚的问题后,忽然反问:“你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我?”

    萧焚微微一笑,说:“我没法不信任你。”

    女人重新扭头看着沙发的靠背,安静了一会儿,说:“这个人情我会还你的。”

    萧焚笑,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探讨,而是接着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百分百的完成进度,菜鸟,说说看,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