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污血

    ;

    身后似乎是一条凶猛的恶犬,萧焚能够感觉到它口腔中那种带着恶臭的热气。

    随着这个热气越来越近,萧焚甚至能够想象出,那只恶犬一定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正要对着他的后脖颈狠狠咬下去。

    他猛然向左一闪,在雾气中隐约看见左边是一片墙壁,在他身体右侧,那个怪物扑了个空,超到了萧焚的侧前方,此时正好扭过头来,死死盯着萧焚,嘴里发出了乌鲁乌鲁的声音。

    在萧焚看来,那是一个异常可怕的头颅,仅仅是一个脑袋,就有他身体一半大小。

    在那个头上,巨大的嘴一直开裂延伸到了耳朵下方,黑色的鼻头看上去血肉模糊,长长的犬牙下不停地滴落着红色的血水。

    发现萧焚正在看自己,这个头颅再次张开大嘴,奇特的是,在这张嘴中根本看不见舌头,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独眼,张开的嘴就像是这只独眼正在慢慢张开一样。

    “不要看它的嘴,跑,快跑!”

    西尔维娅忽然再次发出吼声,这次吼声来自萧焚的身后,不过依然有些距离,这位女试炼者似乎有着独特的能力,能够透过重重迷雾看见萧焚和那只恶犬的一举一动。

    不过这个吼声曳然而止,在那之后,是女试炼者的低声闷哼。

    不过此时为时已晚,萧焚像是被那只奇怪的眼睛迷惑住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此时,这只恶犬的硕大身躯才完全从雾气中展现出来。

    这是一只光身高就有两个萧焚高度的庞然大物,宽阔的身体几乎能够塞满萧焚身后的巷道,全身上下不停滴下的血水让它的脚下随时随地都呈现出血池一样的景象。

    而现在,这只庞然大物盯住了自己的猎物,狰狞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一种诡异的微笑,随后,恶犬的嘴张到最大,对着萧焚猛然咬了下来。

    “砰”的一声。

    这个声音让紧跟在萧焚身后的西尔维娅为之一愣,不顾身体伤势带来的剧痛,她猛然抬头看去。

    是萧焚,他手中左轮手枪的枪口部分正在冒着袅袅轻烟。

    看起来他像是早有准备,只是害怕无法对嘉尔姆造成重创,这才故意装成被眼睛吸引的样子呆立不动。

    直到恶犬完全放松了警惕,将大嘴中的眼睛毫无遮挡的展现在萧焚面前时,他猝然开火,命中目标。

    想要做到这一点,萧焚必须有非常冷静的判断能力,能够在最危险的瞬间考虑好下一步做些什么。

    他还必须有充足的勇气,否则面对如此可怕的景象,他根本无法执行自己的计划。

    此外,嘉尔姆嘴中的眼睛会产生对人类有催眠作用的图像,对此,萧焚还要有一定的抵抗力。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他必须能在第一时间想到,那只眼睛才是这只恶犬的真正要害。

    这些因素加起来,虽然只是几秒钟的事情,但是就算是一个10级的试炼者都未必能够,而现在,在西尔维娅的眼前,一个被尤克特拉希尔拉入试炼世界的普通人全部做到了。

    不仅做到,而且做得非常棒。

    狗嘴中的眼睛被萧焚一枪打碎,大量的血液从伤口处喷涌而出,将猝不及防的萧焚喷了一身。

    这个可怕的怪物矗立在那里,过了几秒,轰然倒地。

    确认危险解除后,萧焚回头看了一眼西尔维娅的方向,将左轮手枪放回提包,用力将脸上腥臭的血水抹掉,从地上捡起刚刚浮现出的钥匙,转头继续向着前方飞奔。

    不能停留,萧焚非常清楚这一点。

    之所以之前有手枪这样的利器一直没有使用,就是为了避免让另一组试炼者发现异常。

    但是,刚才不得已开枪后,深夜中的这个不同寻常的枪声一定会传的非常远,那些试炼者绝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这个问题,并且赶到这里。

    所以,现在萧焚的首要目标,是尽快冲进蛛网的纵深,完全触发勒克斯的光辉。

    对于萧焚第一时间再次做出最准确的判断,西尔维娅已经见怪不怪,她猛然矮身,与她身后扑上来的另一只嘉尔姆错身而过,手中的反曲刀高高举起,用力劈斩,将这只刚才咬伤她的嘉尔姆砍翻在地。

    反手又将这个巨大怪物的腹部切开,略微一看,确定没有钥匙的光辉后,低低“切”了一声,西尔维娅转身向着萧焚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萧焚在前方奋力奔跑,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就已经消耗了他大部分体内。

    他已经隐约听见,在他的头顶上方,再次出现了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开始出现一些异常的感觉,这种谈不上非常疼痛的感觉从被嘉尔姆的血污喷上来后就开始了,只不过现在变得更加明显。

    抬起胳膊看了一眼,刚才在跟随西尔维娅的路上,萧焚的右臂划破了一层皮,当时没有考虑太多,而现在,伤口那里附着上了一层薄薄的血痂。

    虽说已经结为血痂,但是在雾气昏暗的光线中,萧焚清楚地看见,血痂居然像是一只活动的蠕虫一样正在慢慢扭动,并且向着萧焚的伤口中渗透下去。

    到现在,伤口那里奇怪的感觉已经变得非常清晰,同时混杂着冰冷和灼热两种截然相反的感知,同时在伤口深处,似乎有着什么在分裂,这种分裂感正沿着萧焚的右臂迅速蔓延到他的肩膀上。

    现在想要阻止这一切已经晚了,萧焚忽然感到有些头晕,眼前也微微发黑。

    “把营养剂喝下去,就是现在,快点!”

    西尔维娅的声音忽然在萧焚的身边响起,她奔行的速度极快,转眼已经冲到了萧焚的身边,此时刚好看见了萧焚的异常,急忙低声命令。

    萧焚此时已经头晕目眩,四肢乏力,就连听觉都出现了嗡嗡的幻听声,听见西尔维娅的声音后,他停下脚步,哆嗦着从皮包中取出一管牙膏一样的东西,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营养剂的头部咬开。

    在那之后,他连挤压营养剂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在萧焚昏迷之前,他依稀感觉到,头顶上的蛛网停止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