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试炼目标

    ;

    (求点大家的票票支持!)

    西尔维娅听见这个问题,就已经知道萧焚刚才在干什么,她想了想回答说:“死者无法苏生,即使尤克特拉希尔也无法让一个已经死亡的生命重新复活,觉醒者们已经放弃了这方面的研究,开膛手杰克想要复活的也不是真正的爱人,而只是他制造的一个玩偶罢了。”

    “赋予一个玩偶生命?这听起来真的匪夷所思。”

    “缝合怪就是例子,它们被杰克赋予了临时的生命,基因控制能力到达4级就能做到给一些已经死亡的生命赋予临时生命,但是这些临时生命体没有什么智力,只会简单地按照赋予者的要求行动,而且生命时间不长,杰克真正想要的,是一个有着足够智力,生存时间更长的玩偶,虽然他认为这个玩偶是他的爱人。”

    “制造这样的玩偶非常麻烦吗?”

    “非常麻烦,而且最重要的是,由于并不是激发死亡生命体中线粒体能量,让对方拥有临时生命,而是凭空赋予新的生命力,所以,需要尤克特拉希尔的碎片才能做到。”

    萧焚皱眉,问:“世界之树的碎片?”

    “那是传说,并没有得到考证,而且有传言说每个试炼世界都由一个尤克特拉希尔的碎片作为基点,不过这都只是传闻。”

    萧焚微微摇头,说:“对于你或者我是传闻的,对于那些传奇觉醒者未必就是传闻,他们一定有自己判断,知道1888年的伦敦可能有一个世界之树的碎片。”

    说到这里,萧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西尔维娅,他心中忽然醒悟,勒克斯究竟要保护什么,为什么有足够的生命力活了那么长的时间。

    而那些缝合怪不断地冲向蛛网防线,究竟又有什么目的。

    如果找到勒克斯那张蛛网的控制中枢,多半就能找到那个世界之树的碎片,杰克的目标恐怕也是如此。

    按照任务提示,历史上的勒克斯保护工作最终失败。

    出现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杰克找到了突入这个防御圈的办法,并且最终接触到了那个碎片。

    所以世界之树才会发布勒克斯的拯救这个任务,让试炼者修改历史,保证试炼世界中的历史不会重演。

    “世界之树不想让历史重演,它更希望试炼者能够在这个试炼世界里找到杰克,而不是像历史里那样仅仅捣毁他的巢穴而已,所以,真正的主线任务始终没有结束,以前的试炼者也一直无法得到真正的百分百完成度。”

    萧焚抬头看着西尔维娅,接着说:“真正的主线任务,应该是找到杰克,并且干掉他才算结束。”

    西尔维娅对萧焚的判断没有异议,她想了想说:“这个试炼世界的真正终点应该是找到杰克,问题是,当初觉醒者找到杰克巢穴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1888年的伦敦虽然无法和现代的伦敦相比,但也人数众多,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刻意隐藏自己的觉醒者,无疑非常困难,除非你有线索。”

    萧焚点头,说:“没错,我有线索,杰克最终的落脚点,就在我们这片街区,就在蛛网控制的这个区域内,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但是,只要我们能够找到控制中枢,最终总是能够碰到杰克,而那个时候,正是勒克斯的拯救任务完结的时候。”

    “维持到主线任务结束吗?”

    西尔维娅低声说:“通过勒克斯任务系列推动最终的结局,这是一个双主线的试炼世界吗?”

    萧焚摇头,说:“不要考虑什么是主线,什么是副线,首先我们必须找到蛛网的控制中枢,就在这片街区里,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西尔维娅想了想,问:“勒克斯的光辉有任务奖励吗?”

    萧焚摇头。

    “不对,”西尔维娅说:“支线任务只要完成,都会立刻出现奖励,没有领到任务奖励,就说明任务还没有完成,虽然进度已经是百分之百,但是实际上还欠缺一部分内容,想想看,我们还有什么没做?”

    萧焚想了想,说:“我们没有回到起跑点,或者是那个战场,或者是找到勒克斯那本笔记的楼房,无论是哪个,我们都没有回去,或许,到那里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西尔维娅看着萧焚,说:“不是我们,是你,对,你独自一人,我必须想办法让主线任务进度提升,听着,每一个主线任务都会削弱杰克的一部分实力,所有的主线任务做完,从理论上会让杰克的实力降低到能够被我们这些4级以下的试炼者杀死的地步,虽然我不清楚13级的传奇觉醒者怎么会因为这些行动而降低实力,但是无论如何,我必须推动这个主线任务,这样,当你面对最终的杰克时,才不会上来就被对方干掉,然后坚持下去,等待我的到来。”

    萧焚没有拒绝这个提议,在这个世界中缠绵或者彼此眷恋毫无意义,想要活下去,尽可能的完成任务,才能真正的彼此帮助。

    “拿走所有的敏捷药剂,”萧焚盯着脚下黑黢黢的浓雾空间说:“那些对我毫无作用,另外,把酸毒子弹也带走,只要能够交了勒克斯光辉任务,我的基因点足够我买更多的子弹。”

    西尔维娅笑了笑,说:“和你在一起让我非常舒服,很多事情不用说我们都能理解,听着,帕林,你这样会让我非常眷恋,如果失去你,我会不知所措的。”

    萧焚冲西尔维娅随意的挥了挥手,猛然发力,从教堂高高的房顶上跳了下去,下一刻,他的一只手已经勾住了房檐的一部分,让自己略微降速,然后松手,又下滑了一段距离。

    就这样三两下,萧焚已经平安的落到废弃教堂前的空地上。

    随着温度进一步降低,周围的雾气已经开始渐渐变淡,萧焚左右看了一下,确定了之前的方向,不再停留,加速向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