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控制中枢

    ;

    (求支持啊,读者老爷们,觉得好的帮忙推荐下吧。谢了)

    午夜之后,无论是蛛网还是那些缝合怪都会消失,西尔维娅曾经提起过这一点。

    历史上同样如此,午夜零点之后,这片街区就会停止喧闹,那些晚归的行人会在这个时候回到自己的家中。

    所以,萧焚在路上已经能够模模糊糊的看见零星行人的踪迹,这让他进一步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这个世界已经因为连续触发勒克斯的相关任务有了很大的不同,或者说,和历史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别,世界土著可能也会参与进来,影响整个任务的进程。

    萧焚必须保证将这种不必要的干扰程度降到最低,这需要他更快的找到自己的目标。

    几分钟后,刚才那个战场已经历历在目,萧焚能够看见,在那里似乎站着几个人。

    “李家的试炼者到目前为止也只是认为西尔维娅才是触发勒克斯系列任务的主角,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进度其实是被客人改变的。”

    萧焚降低了速度,一边继续向着战场的方向前进,一边迅速思考。

    “所以,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我现在的外表和一个土著没有区别,只要没有做出不必要的行动,就不会被他们担心。”

    想到这里,萧焚已经不再过多考虑,顿了一下,他整理了自己的仪容,然后向着那个曾经纷乱无比的战场走去。

    地面上已经没有血迹和污渍,那些缝合怪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整个战场虽然非常狼藉,但是已经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激烈的战斗。

    前方是几名行人,他们围绕在一起,似乎正在面对什么奇诡的事情,彼此窃窃私语。

    萧焚平静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又站在那里和听了听周围几个行人的交流,没有停留,开始平静的沿着街道向着纵深走去。

    他的心脏狂跳不已,在刚才的那个圈子里,他看见了一具尸体。

    缝合怪的尸体会消失,土著被蛛网抓住后会被吞噬,试炼世界里的尸体大都会被清零,一种尸体除外。

    试炼者的尸体。

    萧焚刚才看见了一具试炼者的尸体,而且应该是李家那个小队中一个试炼者的尸体。

    那是被绳索活活钉穿的试炼者,身上的洞孔就是明证,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绳索会突然对试炼者发动攻击?

    李家小队的其他人去了哪里?会不会就在附近观察这里,想要看看西尔维娅会不会回来?

    萧焚平静的走着,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异常。

    但是,他的想法注定要破灭,在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皮鞋踩在地面上的沙沙声,而且这个声音明显是向着他而来。

    “帕林先生,您可能走错方向了。”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这让萧焚的身体微微一顿,他平静的扭头,看着后面走来的人,问:“你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这片街区只有一个不错的酒馆,到哪里问一下,这两天有什么外来人,很容易就能问出你的名字,土著不会拒绝回答试炼者的问题,稍微加一些技巧就够了。”

    后面的人一边熟练地说着英语,一边慢慢的从浓雾后现出身形。

    那是一个40岁左右面孔的英国人,锐利的双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鹰钩鼻尖利的似乎可以用来切割木板,这些都能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考虑到这样的外表很可能来自面具的伪装,萧焚并没有太过在意,相反,他更看重对方的衣着和身体。

    深灰色的大衣在雾气中显得边界模糊,两只手看上去随意的捅在衣兜里,手肘那里有些弯曲,看起来虽然对方似乎有恃无恐,不过真正的内心对萧焚还是有不小的防备。

    他的双手在衣兜中恐怕拿着武器,防范着萧焚可能的突袭。

    萧焚盯着对方,对方的英语不错,这个小小的细节让萧焚很快意识到不同,对方很可能把自己当成了西尔维娅,所以才会用英语来交谈。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同样用英语问:“沙耶拿在哪里?”

    对方耸肩,回答:“谁知道,他总是和少爷在一起,和我们这些小卒子不同。”

    萧焚问:“找我干什么,别告诉我你已经把前两天的事情完全忘记了。”

    “当然没有,那是少爷和沙耶拿决定的事情,我们只负责行动,记恨我们这样的小卒子没什么意义。”

    萧焚微微一笑,脑海开始迅速思考。

    “他们不知道西尔维娅是女性,这说明西尔维娅进入这个世界时也做了伪装,而且还是可以混淆性别的那种装束。”

    “他们不仅不知道西尔维娅的性别,也不知道西尔维娅的名字,才会认为帕林这个名字就是西尔维娅的名字。”

    “直到现在,西尔维娅的真实身份还没有暴露,以女性姿态出现的她依旧安全。”

    “但是,第一铁匠酒馆这两天出现又失踪的两个人还包括西尔维娅,所以,要保证西尔维娅能够更长久的安全,只有一个选择,在这里承认自己就是那个幸存的人。”

    “然后,干掉他!”

    杀死一个人对萧焚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此之前,他虽然已经意识到在这样的世界中,总会遇到必须要做的事情,比如杀人,杀死一个试炼者,而不是那些土著。

    但是,他没有预料到,杀人这种事情会如此快的到来。

    萧焚有个好习惯,他不会因为感慨而影响思维,他一向首先对要做的事情做出判断和计划,将那些感慨驱散一边,直到事情完成之后,他才会重新进行一些感叹。

    所以,虽然没有预料到杀人会猝然而来,但是萧焚第一时间并不是纠结与究竟是不是干掉对方,而是开始考虑如何干掉对手。

    “首先要做的,是让对方放松警惕,而现在让对方放松警惕的最好方法,就是示弱。”

    想到这里,萧焚重新转头,说:“试炼世界中,试炼者不能相互伤害,如果你想承受尤克特拉希尔的惩罚,那么请便,我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

    背对着对方,加上这句话,显然让那位李家的试炼者有些放松,他一直紧绷的手肘松弛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