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面对面

    ;

    操纵蛛网挑动两个chuán qí级别的觉醒者相互战斗,然后等他们打得天昏地暗,直到最后达到一个重伤垂死,一个奄奄一息之际,从背后各捅一刀,坐收渔翁之利。阅读 ..

    这个想法很好,同样很天真。

    如果是其他比较莽撞一点的试炼者,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但是,萧焚相信,如果一个ss级难度的任务能够用这么简单的方法解决,那也未免太小看觉醒者和世界之树的智慧了。

    在这个看上去坦途的选择中,必然有一个隐藏的陷阱,正是这个陷阱,才会让整个事件向着更高的难度转化,直至到达萧焚无法控制的地步。

    萧焚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杀机暗藏的道路,任何一个选择出现差错,都可能导致他眼前的局面迅速崩盘,而他也会落入无底深渊。

    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萧焚必须尽快找出那个潜藏的陷阱,再此之前,他需要尽可能的避免冲突。

    无论是面对那两名chuán qí级别的觉醒者,还是面对李儒然他们,都是如此。

    想到这里,萧焚开始通过光屏向那些蛛网发布新的命令,不是让这些蛛网继续扩张,而是相反,他命令蛛网逐步的收缩。

    突然收缩的蛛网显然让两个chuán qí觉醒者有些始料不及,他们谨慎地开始向着街区中心前进,倒是李儒然他们,看上去更为小心,居然没有继续前进,可能正站在原地观察。

    萧焚小心的控制着蛛网收缩的幅度,并不太快,以避免突然的变化惊动眼前的两个可怕敌人。

    就像是萧焚在如履薄冰一样,无论是杰克还是那个新出现的觉醒者,也都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小心翼翼,任何突然剧烈地变动都可能让这两位觉醒者疑神疑鬼,暴起卒击。

    最终,当蛛网停留在距离萧焚这栋小楼还有3栋楼房左右的距离时,在萧焚的光屏上忽然出现了一圈红色的警戒线,这圈红色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无比刺眼。

    “勒克斯不能退回到警戒线之后!”

    “重复,勒克斯不能退回警戒线后!”

    “勒克斯退回红色警戒线,视为试炼者放弃任务。”

    “ss级任务放弃,试炼者必须承担尤克特拉希尔的怒火,接受相应的惩罚。”

    萧焚看着这些突然浮现出来的文字,嘴角微微一扯。

    和以往不一样,这次世界之树主动介入任务,粗暴的划下红线,干涉试炼者的任务进度,只能说明,历史上这里曾经发生过差不多的事情。

    为了避免历史重演,世界之树不得不通过这种提示让试炼者不能后退。

    这种做法看似粗暴,但是萧焚却感到有些兴奋,世界之树划出这条红线,已经证明这条红线就是世界之树在这个任务上的底线,换句话说,在这个底线上,没有任何陷阱。

    接下来,才是萧焚重新执行任务的时候。

    就在此时,街区那里再次发生变化,两位chuán qí级别的觉醒者终于在距离小楼不远的地方相遇。

    不期而遇让两名觉醒者都微微一愣,很快,从东边走来的杰克首先打破了沉寂的局面。

    这是一名被厚重兜帽遮住整个面孔的人,他的身材非常高大,看上去充满力量,灰色的外套似乎在外面的雾气中停留相当时间,上面兜满的雾气让这件衣服看起来湿漉漉的,脚上的黑色皮鞋倒是一尘不染,看上去和这个灰蒙蒙的世界格格不入。

    这位在世俗和觉醒者中都留下大名的连环shā shǒu带着浓重的威尔士口音,用yīng yǔ对着数米外战站着的另一位觉醒者说:“你好,老朋友,来自冥府的法尔拉,我们已经有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来自冥府的那位觉醒者,被开膛手杰克称为法尔拉的人似乎更像是一团黑色的雾气。

    除了从他的眼睛位置上有着两个固定不变的淡蓝色光斑外,他的身体看上去如同没有固定形状的存在。

    听见杰克的问候,法尔拉直接回答说:“我从坟墓中觉醒,然后听见了这里的异常,被尤克特拉希尔封闭了本名的你,杰克,看起来似乎想要改变我们两人之间的盟约。”

    杰克摇头,微笑着说:“不,法尔拉,破坏盟约的不是我,而是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弹头丢在了法尔拉的脚下,说:“看看这是什么?老朋友,毒巫师之眼,能够制造这种子弹的觉醒者很多,可不包括我,也不包括勒克斯那个笨蛋。”

    看着法尔拉,杰克接着说:“虽然制造酸毒子弹的咒语仅仅要求拥有基因控制能力血脉,但是这颗毒巫师之眼可不是简单地初级制造品,而是激发了隐性要素的优良子弹。“

    “只有拥有嘉尔姆之类生物血脉的觉醒者,才能对缝合怪身上制造更大的伤害,否则以缝合怪那样庞大的身体,怎么可能被一颗小小的酸毒子弹杀死?”

    “公正的裁决者,冥府的守门犬,它的血脉能够对污秽生物产生三倍杀伤,这一点,法尔拉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在这个街区中,除了你,还有谁是基因控制能力者,而且还拥有嘉尔姆的血脉?”

    法尔拉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弹头,如果萧焚在这里,一定能够看出这个弹头正来自他刚才开枪打偏,镶嵌在墙体上的那一枚。

    仅仅只是看着,而没有做出任何行动,酸毒子弹就开始泛出微微的光芒,这些光芒有规律的闪烁,过了几秒,光芒散尽,而那颗子弹也在瞬间变成一堆碎屑。

    法尔拉重新扭头看了一眼小楼的防线,巨大的精神压力让观察这里的萧焚一刹那毛发直竖,仿佛一只洪荒巨兽正在冷冷盯着他一样。

    “那确实是毒巫师之眼,勒克斯那里似乎来了一个有趣的小朋友,不过,我想我说的的这些,并不会让你满意。”

    法尔拉的身体开始闪烁不停,在灰蒙蒙的空间中,他就像是一团黑色火焰一样,并且将周围的雾气烧蚀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