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觉醒者的战斗

    ;

    法尔拉的变化让杰克开始警惕,他盯着这个曾经的盟约对手说:“法尔拉,在现实世界使用觉醒者的能力会受到尤克特拉希尔关注,未经尤克特拉希尔允许,使用这种能力会受到惩罚,所以,谨慎使用你的能力。..  ..”

    “是这样吗,听着,我听说伦敦有某个觉醒者正在改变这一切,我们彼此而已。”

    法尔拉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在跳动的黑色火焰中突然出现一支干枯的手臂,这是一个可以入选惊悚片的镜头,不过更为惊悚的还在后面。

    在法尔拉如同黑炎一样燃烧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和萧焚手中一模一样的短匕首,随后,法尔拉开始吟唱制造咒语:“诺顿之奇迹,制造,垂死之刃。”

    匕首发出醒目的光芒,不到片刻,这把匕首迅速延长到一肘的长度,刃部开始变成锯齿一样的形状,而在匕首的底部,慢慢浮现出一个骷髅头。

    萧焚此时已经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在这些传奇觉醒者面前,躲在房间里根本无济于事。

    匕首的制造让萧焚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他等待的就是这个,让自己手中的匕首变得更加强大的咒语。

    不过法尔拉并没有就此止步,一把制造过的匕首就想伤害传奇觉醒者,这无异于天方夜谭。

    在垂死之刃的姿态还没有完全展现之前,法拉尔已经往这把制造过的匕首上洒落不明成分的粉尘,同时低声咏诵:“圣比比莉亚的怜悯,二次制造,枯竭之挽歌。”

    萧焚的双眼猛然睁大,二次制造这个概念让他感到震惊,而匕首接下来因为二次制造产生的变化,则让他产生了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法尔拉手中的匕首再次发生变化,一个深沉的黑色光团从护手那里出现,随后分裂,向着两边慢慢扩散,随着这团光芒的移动,那把刚才还闪着冷冷寒光的匕首变得黑暗阴森。

    刀刃上的锯齿开始延展出倒钩,刀背上也开始出现新的锯齿,那些锯齿看上去锋利无比,沿着刀身的血槽更是透出无比的杀意。

    至于在护手那里,原本的骷髅头变得更加狰狞,两只金属蛇从骷髅头的眼镜中穿出,盘绕其上,一前一后盯着不同的方向。

    更为可怕的是,这把匕首在刚刚出现的一刹那,就不断地从护手部分渗出黑色的液体,沿着刀上的血槽慢慢滴落地面,每一滴液体都会让地面蒸腾起浓白的烟雾。

    即使站在小楼之上,萧焚也能感觉到,那些烟雾有多么的刺鼻。

    即使是杰克,面对这把二次制造的匕首也显然凝重了许多,在他的手中,一个昏黄的光团正在慢慢变大。

    法尔拉盯着杰克的应对,发出了古怪的笑声,他说:“嘿,老朋友,这点防御可不够抵挡我的攻击哦,这可是多重腐蚀效果外加剧毒效应的宝贝。”

    杰克没有回答,在他的另一只手中,一个小小的金属人已经出现。

    法尔拉又是一阵阴惨惨的笑声,接着他说:“这还是不够啊,老朋友,这么多年,只是二次制造可不是我们彼此的终点,不是吗?”

    不等杰克回应,法尔拉再次从身上取出多种粉尘,抛洒在手中那把已经变异的匕首之上,那些粉尘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依旧呈现出各种璀璨的光芒,看上去美丽无比。

    不过这个时候,面对这样美丽的景色,开膛手杰克居然后退了一步,似乎想要和法尔拉之间拉开更多的距离。

    “《传道书》12,因为人所作的一切事、上帝都必审判;为了一切隐藏的事,或好或坏,人人都必受审,锻造,黑暗地狱之牙。”

    一道耀眼的光芒再次从法尔拉手中的匕首上出现,伴随着这道光线,这把匕首变得比以往略微短了一些,整体的形状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是,即便如萧焚这样的低级试炼者,都能看见这把匕首的四周都出现了大量的光晕。

    这些光晕不断闪耀明灭,在匕首的前方,那些光晕更像是锋利的剑芒,不断的对四周吞吐杀机。

    在此之前,第一次制造时,法尔拉使用的咒语是英语,萧焚能够听懂掌握,第二次制造时,法尔拉使用咒语的是意大利语,萧焚只能大概的明白什么意思,掌握已经非常困难。

    而这次锻造,法尔拉使用的是萧焚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这个语言从发音上来讲,非常像萧焚之前制造酸毒子弹时使用的希伯来语。

    伴随着匕首锻造结束,法尔拉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匕首,再次看着杰克,说:“锻造,这才是传奇觉醒者的敲门砖,我的老朋友,你是否已经掌握了这种技术?”

    杰克似乎在兜帽的阴影中笑了笑,这让他的衣服发生了微微的抖动,随后他低声说:“仅仅只有这些?不,法尔拉,你现在应该掌握了高级锻造的技术,只不过,高级锻造的匕首,你现在完全无法使用吧?”

    法尔拉耸肩,说:“也许,我的基础属性无法驱动高级锻造的匕首,不过你瞧,我们都一样,制造更高属性的药剂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通过肌肉穿刺,临时获得更高的属性用来驱动高级锻造的匕首并不困难,只不过,黑暗地狱之牙看起来已经足以解决问题,不是吗?”

    话音刚落,法尔拉的身体已经如同黑暗的闪电一般骤然冲了出去,几乎在瞬间就突破十米的距离,冲击到杰克的身边,手中那把可怕的利刃猛然扎了出去。

    抵挡在利刃前方的,是一个2米左右的机器怪物。

    这个全身发出镀铬光芒的金属人,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慢慢转身,想要对着法尔拉挥出一拳。

    不过这个动作注定无法完成。

    法尔拉仅仅是转动自己手中的匕首,匕首刃连同那些光晕就在金属人的身上挖出一个巨大的空洞,大量的金属碎片和金属人内部的各种器官不断掉落下来。

    金属人挥动的拳头在空中曳然而止,随后,这个金属人全身光泽猛然灰暗下去,当法尔拉抽出匕首时,这个高高的金属人同时崩解,变成碎粒消散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