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闯入的后果

    ;

    (ps.新的一周,又要开始冲榜了。求支持!能上首页站稳5更!)

    即使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和过去有些不同,觉醒者之间的战斗依旧还会继续。

    就在杰克将萧焚击倒在地,并且即将有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一道黑暗的刀光骤然在杰克的眼前出现,法尔拉的黑暗地狱之牙再次出现在杰克的身边。

    在刚才萧焚拿到那张低级制造咒语的同时,又有两只魔神被法尔拉干掉,此时挡在法尔拉面前的,还是8只魔神。

    不过,杰克对自己的制造品太过放心。

    或者说,已经有些疯狂的他,对于萧焚这样的小老鼠有着小小的兴趣。

    略微分神对付小老鼠的结果,就是忘记了在身边,还有一个危险的对手虎视眈眈。

    就在杰克对萧焚说话的同时,不受干扰的法尔拉已经冲破了魔神们的阻截,冲击到了杰克的面前,手中的黑暗地狱之牙在那一瞬,似乎画出了一张正在狰狞咆哮的面孔。

    这一次,对战况失去控制的杰克再也无法逃脱,一个如中败革的声音立刻出现,那是法尔拉右手的黑暗地狱之牙刺中杰克后的声音,随后,法尔拉的左手匕首也刺中了杰克的身体。

    连续两次重击显然对杰克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这个传奇觉醒者的身体猛然佝偻下来,一时间甚至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

    法尔拉的伤害远没有结束,他在两击得手后,没有就此拔出匕首离开,而是猛然双臂发力,横向将两把匕首向着两边拉开。

    像是要这样将杰克横着剖开一样,两把匕首在杰克的身上划出了巨大的裂口,大量的黑色液体沿着这两道可怕的裂口倾泻而出。

    即使没有任何数值显示,萧焚也能够感觉到杰克的身体气息猛然衰弱了不少,比起刚才刚刚转换模式时那种威压程度,现在的杰克甚至让萧焚感到一种濒死的感觉。

    不过,始作俑者法尔拉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急于就此解决战斗的他完全忘记了,在杰克的身后还有一条巨大的骨尾。

    就在法尔拉准备收回匕首稍微拉开一段距离,防备杰克的拼死一击时,他的头顶忽然一阵黑暗,巨大的骨尾夹杂在那些依旧如雨一般下落的绳索中,从后面对着法尔拉的身体猛然扎下。

    法尔拉匆忙之间只能举起右手下意识的遮挡,但是骨尾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法尔拉的承受能力,他的整个右臂被那只骨尾直接打断,握着黑暗地狱之牙的右手连同整个手臂一起飞走。

    骨尾的威力没有因此受到太大影响,巨大的冲击力让骨尾在下一刻猛然扎中法尔拉的右肋位置,并从左侧的肋部位置穿出。

    随着杰克踉踉跄跄的后退,骨尾被骤然拔出,原本法尔拉那汹涌可怕的黑色火焰身体也在一瞬间黯淡了很多。

    大量的细小火焰在骨尾被拔出的瞬间一起离开法尔拉的身体,向着周围四处泼洒。

    每一滴小火焰落在地面上时都会立刻燃烧,很快,战场四处都是这些不断燃烧的火焰覆盖,整个空间转眼间变得如同焦炎地狱一般可怕。

    法尔拉断裂的手臂在空中略微飞行了一阵,落在距离萧焚不远的地方,随后整个手臂都开始在地面上剧烈燃烧。

    那把黑暗地狱之牙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大量的光斑从这把凶刃上出现。

    随后,这把传奇觉醒者锻造的武器不断蒸腾,最终消失不见。

    萧焚已对觉醒者的战斗早已失去兴趣,眼前的剧烈变化让惊魂未定的他找到一条生路,随手捡起黑暗地狱之牙消失后遗落在地面的另外一张咒语,萧焚伸手抓住一条垂下来的绳索。

    随着这条绳索猛然回收,萧焚被绳索高高拉起,抛向了小楼方向的瓦砾堆。

    刚刚落地,萧焚就艰难的支撑起身体,拖着已经变得完全麻木的腿爬向瓦砾堆后方。

    在确定暂时离开战场之后,萧焚从大衣口袋中取出那支治疗药剂,根本不看剂量,拔开瓶塞,对着脚上的伤口一股脑的倒了下去。

    巨大的疼痛沿着腿部的骨骼一直向上蔓延,直到这个疼痛让他的全身骨骼都在发出卡啦卡啦的声音。

    如同发自骨髓深处的疼痛感让萧焚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大声吼叫出来以减轻这种疼痛。

    与此同时,他眼角的数据再次发生变化。

    “使用治疗药剂,你恢复了45点生命值”

    “你的中毒状态被清除”

    就在此时,战场那里的忽然传出来的声音让他稍微转移了一些注意力,努力让自己去听传奇觉醒者对话,这个动作多少让他感到疼痛感降低了一些。

    踉跄后退的杰克低声呵呵笑了起来,这个笑声听起来格外疯狂,他一边笑一边说:“好啊,很好,这样的痛苦让我感到多么的舒适,法尔拉,你真是我的老朋友,为了感谢你,我也需要让你得到你所需要的东西。”

    说完,这位觉醒者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跪坐在地面,在纷乱的绳索中,找到了自己的小皮包,从中取出一根长长的针管,猛然对着自己的脖子扎了下去。

    这个动作让同样受到重创的法尔拉也感到惊讶,这位一直以类似火焰形式出现的觉醒者甚至低声发出“不,不”的连声低语。

    他在杰克给自己注射药剂的同时连连后退,低声说:“停止这些,锻造自己的身体是不可逆的过程,杰克。”

    对于法尔拉的劝阻,杰克发出嘿嘿的笑声,他在全部的药剂完全注入到脖颈中之后,说:“身体,当然,锻造身体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不过,这个过程让我觉得非常非常的过瘾。”

    伴随着这句话,杰克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

    那些药剂似乎让他产生了极大的痛苦感,不过这种痛苦似乎对于杰克来说更像是亢奋药剂,他原本跪坐在地面的身体猛然站立起来,身后的骨尾也在同时猛然分开,变成了一根根尖锐的骨矛悬浮在他的身边。

    “做个决定,被我杀死,或者自己去死。”

    声音已经开始产生金属化的杰克如此说着,将一根骨矛猛然扎向自己的身体。

    法尔拉同样还以笑声,他说:“这个决定,我也同时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