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衰败咏唱曲

    ;

    (ps.大许愿术,明天起床还在首页,5更。)

    看着那些关于法尔拉的记录,萧焚心中一动,点击了详细查询,果然,法尔拉最终失踪的时间是1888年。

    历史上,法尔拉在这里和杰克进行了一次可怕的战斗,没有人知道杰克后来去了哪里,而现在,萧焚已经大概的知道了法尔拉的结果。

    这位被称为中立者的传奇觉醒者多半在与杰克的战斗中死亡,只不过世界之树刻意隐瞒了这个结局。

    就在这个时候,在战场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惨烈的嘶吼,这个声音到后面时已经完全变异,就像是一只怪物所发出的鸣叫一样。

    仅仅听着,就让萧焚的全身感到非常不舒服,他甚至觉得,这个声音变成了一把锋利的锯子,正在对着他的身体慢慢切割。

    如果萧焚没有足够的定力,只用这个声音,就能让他受到重创,即便如此,萧焚也感觉到气血翻涌,双眼发黑。

    精神优先的升级,在这个时候显出了问题所在。

    感觉更灵敏,精确,意味着受到外界这些冲击产生的伤害变得更大。

    与之相比,那些体质优先的升级对于这样的声波穿刺抵抗力反而大了很多。

    过了几秒,强忍着胸闷烦躁的萧焚慢慢挪到阳台一侧,想看看战场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在那里,杰克的头颅已经被彻底的斩了下来。

    法尔拉左手上的匕首此时变成了一把短砍刀的样子,正好从杰克的脖颈上略过。

    站在萧焚的位置上,依稀能够看见那把匕首的上方,隐约有一个人类眼睛一样的存在;

    而且这个眼睛似乎也发现了萧焚,在杰克脖颈喷出的巨大黑色血雨中,这个眼睛冲萧焚眨了一下。

    萧焚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陷冰窟,那只眼睛中充满的平静杀机让他不寒而栗。

    只不过,还有两个人没有看见这只眼睛。

    相对于萧焚的冷静,已经被地面上的皮包炫花双眼的李儒然完全看不出战场的真正局势。

    在他眼中,法尔拉已经彻底的干掉了杰克,必须在法尔拉收缴战利品打扫战场之前,将这个皮包收入囊中。

    至于法尔拉手中的那把可怕的凶刃,李儒然心中也有些蠢蠢欲动。

    现在必须做出决定,究竟如何从那个觉醒者手中抢到皮包?

    想到这里,李儒然扭头看着沙耶拿,低声急促的问:“有没有方法拿到那个皮包?”

    沙耶拿微微摇头,说:“我们根本不清楚这个觉醒者什么来头,就算想要交涉,恐怕也没有什么结果,除非直接上手抢,不过看看这个情况,那个觉醒者还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

    李儒然猛然咬牙,说:“为了不受攻击的进入这个街区核心,刚才把老爷子交给我们的交涉之玉都动用了,这玩意只能坚持20分钟,用完就碎,如果没有得到回报,老爷子非把我们撕碎了不可。”

    沙耶拿依旧盯着法尔拉,过了几秒,低声说:“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少爷你看,那个觉醒者的身体好像防御力下降了不少。”

    李儒然将死死盯着皮包的目光转向法尔拉,一开始还没有发觉问题,不过过了一会儿,在法尔拉慢慢离开杰克的躯壳,似乎有些疲惫的撤退一点的时候,李儒然明白了沙耶拿的意思。

    法尔拉的身体表面现在已经无法像刚才那样轻松抵御头顶上那些绳索的攻击,那些缭绕的黑色火焰无法覆盖的法尔拉本体上,几根绳索已经穿刺进去。

    虽然这些绳索很快变黑粉碎,但是这已经证明,法尔拉的防御力已经下降到可以被绳索破防的地步。

    “蛛网的攻击力是多少?”

    看到这个情景的李儒然忍不住呼吸急促,低声问。

    “50左右,基本上都是这个数值。”

    李儒然微微点头,说:“也就是说,这个觉醒者的本体防御力最多不过55,可以防御绝大多数的绳索,但是对于攻击力爆发的少数绳索攻击无法抵御。”

    沙耶拿点头回应说:“就是这样,少爷,只要有制造过的武器,我和你的攻击力都能破70,破开觉醒者的防御并不困难,如果能够一击毙命,我们会得到的更多。”

    李儒然又盯了一眼法尔拉手中的那把凶残的武器,身体骤然激动,原本英俊的面孔都因为这种激动而扭曲变形,他尽力降低自己狰狞的声音,说:“就是这么说,干了。”

    沙耶拿看着法尔拉的背影,又说:“这个觉醒者一直盯着那边的尸体,估计主要的注意力还是防范那具尸体有什么变动,加上又是重伤,精神上对我们这边应该没有什么防范,抗性也会更低,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影响他的脑电波没有太大问题。”

    顿了顿,沙耶拿指着另一个方向说:“我会到他的后面争取全力干扰他的脑电波,这能够给他造成最多15秒的恍惚时间,只要在这个时间段里少爷你能够发动攻击,我们就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成功率,如果少爷能够找到那个觉醒者的要害攻击,这个成功率能够提升到百分之五十。”

    李儒然皱眉想了一下,说:“干掉一个觉醒者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这已经够高了,就这么定了,我们分开行动,只要成功,回到现实世界,你成为李家首席军师是迟早的事。”

    两个人商议一定,就不再多说,分别从两个方向慢慢接近依旧背对着他们的法尔拉。

    萧焚站在二楼,看着两个被贪婪迷惑双眼的家伙向着自己的绝境前进,再看看那把刀上似乎已经开始微笑的眼睛,心中暗叹,嘴角不知道怎的,居然也挂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出来。

    天空中的绳索还在不断落下,噼噼啪啪的击打在法尔拉的身上,渐渐有越来越多的绳索突破了法尔拉身体的防御,穿透了进去。

    虽然无法进一步造成伤害,这些绳索就会自动变成灰烬,但是这样的景象给李儒然他们更大的鼓舞。

    他们的动作明显加快,没有一开始那么谨小慎微,只用了几秒,沙耶拿就站在了法尔拉身后不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