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仿佛是终点(泪眼求票)

    ;

    (ps.两眼含泪求票啊,各位大大。!)

    一只胳膊的杰克行动并不快速,天空上的绳索不断冲击而下,让失去一半身体的开膛手不断受到冲击。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绳索似乎失去了之前的攻击力,对于现在的杰克已经无法破防,也无法造成有效伤害。

    但是,绳索充满力量的冲击足以让杰克身体不断歪斜,行走变得踉踉跄跄,有几次差点摔倒在地。

    不过萧焚也无处可躲。

    刚才开膛手杰克的那一次攻击对萧焚造成的伤害还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就像是之前杰克说的那样,虽然不会死去,但是比死亡更痛苦。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两个肺叶已经有些衰竭,另外肝部的疼痛也在向着麻木的方向发展,那意味着整个肝部可能已经破裂,现在同样进入了衰竭期。

    他的心跳比以往快了很多,冷汗一阵阵的往头上涌,就连眼睛也开始有些昏花。

    如果在几分钟内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萧焚相信,即使不用杰克的攻击,他也会在逐渐增大的痛苦中死去。

    “你已陷入濒死状态”

    “你的生命正以每分钟1的速度流逝,直到死亡”

    杰克的速度正在加快,他被切开的身体已经逐渐长出另外一半身体的骨架,这就像是从坟墓中爬出的僵尸,一半是残存的血肉,一半是阴森冰冷的骨骼。

    不过另外一半身体骨架的长出确实让杰克在行动中重新找到了平衡,不再像刚才那样摇摇晃晃的行动。

    萧焚感觉到胸口发闷,事实上他现在已经无法继续咳出淤积在喉咙那里的淤血,血和唾液都堆积在喉管那里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缺氧让萧焚感到进一步的头晕,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够高,能够有效控制自己的身体,现在的他可能已经昏厥了过去。

    杰克的骷髅头似乎发出了狞笑,当他走到萧焚的身体边时,一声如同废纸擦过黑板时发出的尖锐难听笑声从他的脑袋那里发出。

    随后,这个落魄的传奇觉醒者说:“虽然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你们这些虫豸的手中受到伤害,但是,这至少给我一个提示,从现在开始,绝对不要小看任何家伙,危险往往从这个看上去没有伤害力的家伙那里诞生。”

    萧焚想要咳嗽两声,但是身体的松弛让他的这个动作变成了一种无力的挣扎,脸都被蹩红的他最终也是从张开嘴利用重力流淌出了一些血液和气管碎片。

    不过这至少让他感觉好了点,他抬头看着杰克,笑着说:“那也不错,你这个狗屎,对付女人是你最擅长的,我本来想更多的骂你,不过想想,你这种家伙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就算是传奇觉醒者也是这样,说到底,你不过是一团狗屎而已。”

    杰克的脑袋微微倾斜,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在这个响声中,他充满了嘲笑的味道说:“没错,我只是一团狗屎,不过,你连狗屎都不如,所以现在,就由我这团狗屎解决你的性命。”

    说完这句话,杰克高高抬起脚来,对着萧焚的脑袋就狠狠踩了下去。

    萧焚盯着那只白骨构成的右脚,心中一片宁静,谈不上后悔或者是别的,总之,他忽然发现坦然平静的面对死亡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嚓”的一声,杰克的右脚骨骼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划痕,这个划痕的力气之大,让杰克的整个身体都因为刚才的冲击而晃了晃。

    最终,杰克的右脚擦着萧焚的身体落在地面,在地面的石砖上踩出重重的凹坑。

    下一秒,一个身影从杰克的身边闪过,抱起地面上的萧焚,就地滚了几下,然后在杰克重新反应过来之前,带着萧焚又跑了两步,窜到了萧焚刚才放下的皮包旁。

    萧焚根本看不见来人的样貌,不过熟悉的香味让他心中微微平定。

    接下来,他才发现自己陷入了新的困境,对方汹涌的胸部正好抵在他的脸上,在这样的峡谷中,他几乎无法呼吸。

    更糟糕的是,现在的萧焚已经无法说话,甚至连大力呼吸的力气都没有,肺部的衰竭正在进一步加速,这让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变得弥足珍贵。

    正在萧焚以为自己要被自己人活活闷死的时候,西尔维娅猛然推开了萧焚,低声说:“闭上眼睛,会非常痛,不过过去就好了。”

    萧焚努力控制着最后一点精神,因为极度缺氧,他已经陷入了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虽然还能听见,但是这个世界和他之间已经多了一些隔膜。

    “干的不错,我几乎以为你能独自完成一切。”

    他隐约听见西尔维娅的声音,随后,一种极度的痛苦感突然从口腔中出现,这个痛苦感沿着口腔,食道和胃部不断扩散,直到将他整个身体都包裹进去。

    在这样的剧烈痛苦中,他依稀能够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重生,那些碎裂的骨骼彼此接合,原本衰竭的器官也在迅速恢复,残破的器官也在迅速愈合。

    和这些相比,恢复的过程固然痛苦,但也已经不算什么。

    “你获得了治疗药剂治疗,生命恢复47点”

    “你从濒死状态脱离”

    “你从重伤状态脱离”

    另外一边,杰克看着西尔维娅的身影,发出低声的咆哮,他说:“是你,女人,刚才就是你在背后切断了我和它们的联系,现在又是你,让我的猎物逃跑,我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一边说着,杰克一边重新调整身体,从一开始的晃晃悠悠迅速调整成耸立的姿态,随后,他弯下腰来,对着西尔维娅猛然冲出。

    “砰”的一声。

    西尔维娅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左轮手枪,此时枪口正在冒出一缕青烟。

    奔跑中的杰克突然停止,他愣了一下,慢慢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腹部已经开出了一个巨大的创口,在创口位置,大量的黑紫色脓液正在不断涌出。

    那是萧焚之前制造的酸毒子弹。

    当杰克抬起头来时,西尔维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手中的左轮手枪正近距离的对着他的胸腔。

    “再见。”

    西尔维娅平静的说着,随后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