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新试炼开始(第四更)

    ;

    (ps.爆发进度4651/5000,今天为什么票差了好多==||难道爆发还能起反作用)

    “基因药剂研究:基因控制能力者对于基因变化有着自己的感悟,他们往往能够让自己配置出来的速效基因药剂有着更长的持续时间和更为显著地效果。”

    “等级:1级”

    “所有制造基因药剂,效果和持续时间提升10%”

    “你现在可以制造的基因药剂:无”

    看到这里,萧焚到想起来,之前在伦敦那个试炼世界里还开出过一个药剂制造卷轴来着,当时根本不记得学习,再后来和杰克打得天翻地覆,再再后来就是饿得七荤八素。

    那个小皮包里还有没有开的钥匙,还有那些杂七杂八的药剂之类,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被结算的时候被世界之树回收了,还是按照之前所说的,转入了他仓库。

    无论是基因药剂制造还是污秽生命制造,从理论上来说都是不错的技能,问题是,在这个试炼世界并不实用。

    基因药剂制造还需要足够多的制造卷轴,不同的基因药剂都需要不同的制造卷轴,没有制造卷轴,就算点了技能,也毫无意义。

    不过,现在这些限制对萧焚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他并不需要在这次的试炼中展现自己不同的一面,就像是所有的0级试炼者一样,就像以前在学校里一样。

    不特别表现自己,不让自己落伍,然后活到最后,这就足够了。

    唯一让萧焚觉得奇怪的是,当初嘉尔姆和缝合怪的两种高级血脉侵蚀,才让他成为试炼者,而这一点也是被世界之树默认的,但是到了后来,无论是升级,还是现在进行技能点分配,世界之树对于他身上的血脉似乎毫无兴趣,也没有做出任何显示。

    似乎在世界之树看来,萧焚身上并不存在什么高级血脉一样。

    如果高级血脉那么容易被忽略,又怎么能叫高级血脉?

    而现在,世界之树也没有提出高级血脉对自己有什么影响,这一切实在让萧焚感到有些困惑。

    这种困惑现在无法解答,萧焚很快的把它放在一边,开始重新打量自己所处的这个试炼世界。

    此时,在萧焚的身边放着一个军绿色的背包,在电脑里萧焚看见过,这是对所有的新手试炼者的新手包,帮助他们尽快的适应这个试炼世界。

    萧焚检查了一下世界之树所提供的新手配备,包括一把军用匕首,一管治疗药剂,两个体质基因药剂,以及外穿的衣物,一双高腰皮靴。

    他利索的将所有的衣服更换下来,装在了军用背包中,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萧焚推开身边那扇充满了锈迹的铁门,走了出去。

    这一次出现在萧焚眼前的,是一个异常宽阔,同时又十分漫长的水泥甬道。

    昏暗不清的灯光在甬道的不同角落动荡,偶尔有些光芒会发出嘶嘶的响声,像是要熄灭一样,过了一会儿,又慢慢恢复正常。

    几只肥大的老鼠从萧焚的脚边肆无忌惮的跑过,萧焚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只老鼠的嘴中,叼着一个人类的手指。

    在水泥管的裂缝处,不断有水分凝结,并慢慢的滴落下来。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接缝发出这种声音并不可怕,问题是,这个甬道到处都是这些微小的的裂缝,各处裂缝的声音汇聚起来,滴滴答答的声音能够让人以为这里正在下着一场大雨。

    在水泥管道的下方,从管道上方低落的水滴已经汇聚成了一条小小的溪流,看上去非常清澈。

    不过,在这条清澈的溪流中,那些可怕的人类尸体和还没有完全腐烂的内脏足以打消所有口渴的人喝水的**。

    萧焚看了一眼对面的方向,有赖于锐利目光,他可以大概的估算出这个管道有多宽。

    30米左右,允许4辆车并行。

    这意味着,萧焚所在的地下管道并不是主管道,而是一条分支管道,具体的通向哪里并不清楚。

    萧焚低头看了一眼管道中水流的方向,确定了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自己呆着的地方,萧焚再不停留,逆着水流的方向向着甬道的另一处走去。

    地势更高的地方,意味着距离地面越近。

    既然这个试炼任务要求从一个避难点转移到另外一个避难点,那么离开现在这个甬道到达地面正是这个任务完成的首要条件。

    这是一段枯燥的步行过程,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除了那些不断滴落的水声,以及偶尔从萧焚脚边跑过的老鼠声音,甬道中没有任何声音。

    周围的景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每隔20米左右通道的两边都有一个关闭或者开启的铁门,开启的铁门中可以看见身着军装的人类身体。

    至于那些倒在行车道里的尸体,都已经被溪流浸泡的发胀,惨白的脸色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显得格外渗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这和萧焚之前到过的伦敦试炼世界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萧焚可没有这么长的枯燥时间,不过,考虑到当时的伦敦试炼世界已经启动多时,世界之树也不会单独留给萧焚适应时间。

    这段漫长的行走对于很多人都是一种折磨,不过萧焚并不如此。

    他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并不断观察着水泥管道上方的裂缝分布程度,当然,从身边奔跑过得老鼠数目和体型大小也是萧焚所关注的重点。

    继续前行5分钟后,萧焚走到了一个通向四个不同凡响的岔路口,他站在这个路口向着两面观察了一会儿,最终找到了一条裂缝更少,老鼠体型也更小的岔道。

    在新的甬道中走了一段时间,周围的空气已经变得不那么潮湿,水泥通道的上方,裂缝已经少到要好几十米才能看见,至于老鼠,似乎在这里已经绝迹。

    萧焚长长地吐了口气,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扭头看着周围那些关闭的铁门,这些铁门和之前看到的也有很大不同,几乎所有的铁门都严密关着,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些什么。

    萧焚选择了一个铁门,走了过去,尝试着推了推,显然这毫无意义,他又尝试着敲了敲门,出乎他的意料,这次敲门很快有了回应,一阵古怪尖锐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抓挠声在门后响起。

    萧焚撇了撇嘴,走向另一个铁门,不过这一次他得到了同样的回报,抓挠声在他敲门后响起,而且和上一个铁门不同,这一次的抓挠声似乎是四只手在门口抓挠发出的复合音。

    抓挠声很快引起了连锁反应,这个通道中所有的铁门之后,同时出现了让人心烦意乱的抓挠声,这些声音汇聚成一起,变成了一种可怕的噪声,似乎在铁门之后,随时会有恶魔冲出来一样。

    对于这样的反应,萧焚并不惊讶,他扭头看了看周围,不远处地面上两具已经变成白骨的尸体引起了他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