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自作孽

    ;

    (ps.谢谢大家对我的鼓励。)

    萧焚本意是对着年轻议员身边的那位试炼者表明,自己已经认出了对方,大家都是试炼者,不要继续耍什么花招。

    但是,他的话音刚落,那名议员突然脸色大变,嘴里连说:“不是我,不是我。”

    萨波娃和伊里连科听见努斯扬诺夫的文不对题的回答,同样脸色一变,没有做太多的动作,一群穿着藏青色制服的士兵已经将这个现场团团围住。

    萧焚也意识到这个议员恐怕有问题,狞笑着问:“不是你,还能是谁?”

    “帕柳卡,他才是感染者,我还没有被感染,真的,我没有被感染,你们可以检查我,我的身体还没有出现霉变。”

    萧焚猛然抬头,看着议员被包围的手下,大声问:“帕柳卡在什么地方?”

    那些手下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知道所谓的帕柳卡到底在什么地方,至于那名试炼者,看上去更是一脸茫然。

    萨波娃忽然大声说:“我知道谁是帕柳卡,伊里连科同志,开始全城封闭,我们必须在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找到那个家伙,我只希望他的感染还没有正式开始。”

    萧焚苦笑了一下,说:“不,感染恐怕已经开始了。”

    随后,他随手将全身瘫软同时惊魂未定的年轻议员甩在一边,张开自己的右手,几根白色的霉菌鞭毛从他的手指上慢慢落下。

    那是努斯扬诺夫手腕上的霉菌,虽然不多,不过已经足以证明,他被感染了。

    伊里连科脸色同样大变,扭头示意士兵:“开辟出一个空场地,不准任何人进入,把他们带进去,还有,通知卡尔波卡少校,把33号共青城所有出口全部封闭,发现异常,格杀勿论。”

    萨波娃同样命令那些站在监狱外等待她的保安队:“15分钟时间,我要帕柳卡的照片在全城所有重要的位置全部出现,我们必须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

    监狱现场立刻纷乱起来,士兵们坚决的执行着命令,将那些议员的手下驱赶到监狱残存围墙的一个角落,而那些保安队的人也不断冲向各自的交通工具。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垂头丧气的手下忽然纷乱起来,一个个向着周围的士兵冲了过去,这次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守卫军有些手忙脚乱,一时不知道怎么应付。

    就在此时,一声手枪的轰鸣在场地中央响起,众人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伊里连科已经扣动扳机,冲在最前方的一名议员手下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慢慢倒在地上。

    “再冲一步,就地格杀。”

    这名络腮胡指挥官冰冷的命令着,同时扭头看着萧焚,问:“你确实能够闻出那些家伙的味道?”

    一次枪响仅仅只是短短的一次阻断。

    那些议员手下在略微停顿后,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再次发动了新一轮的冲击,不过,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就不是那些被动的防守了。

    守卫军的士兵机械的举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对着每一个企图越过雷池的家伙开火。

    在几秒的时间里,那位议员带来的十几名手下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个时候,场中最为显眼的不是那些死亡的手下,而是一名带着墨镜的家伙。

    他站在最后,没有冲上来,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让他无法承受。

    一名士兵扭头看了一眼伊里连科,冷漠的指挥官转过头去,似乎眼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接到暗示的士兵重新端起步枪,瞄准了那名幸存的家伙。

    已经杀死这么多人,多一个少一个没有区别,倒是真的留下一个活口,才是很麻烦的事情。

    最后活下来的,只要那名已经被感染的议员就够了。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那位幸存者忽然大吼了起来,同时他抬手指着萧焚,似乎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不过一声清脆的枪响打断了他的吼叫,他的胸口骤然喷涌出大量的血花。

    这名幸存者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然后慢慢抬头看着萧焚,嘴里做出了一个嘴型,没有发出声音,就这么倒在地上死去。

    “救我”

    这是那名有着特殊能力的土著最后一句无声的祈求。

    萧焚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对方主动发起攻击,现在临死却希望萧焚加以援助,这种从来没有考虑后果,只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并且将责任都转给别人的思维和行动,实在让萧焚觉得恶心。

    “我们走,这里控制住局面,那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帕林,找到污染源,你有什么意见吗?”

    萧焚想了想说:“还是按照原来的路线,先带我去看看那些发生异常的地方,我必须知道那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才能对这些污染源究竟在哪里有一个大概的判断。”

    萨波娃点头说:“和我想的一样,好吧,我们现在就走。”

    一边说,萨波娃一边接过手下递来的萧焚背包,翻动了几下,将那把手枪丢给伊里连科,然后扭头问萧焚:“你需要几把匕首?”

    萧焚回答:“最少6把,除了匕首,其他的都留给我。”

    萨波娃点头,把多余的匕首全部丢在地上,整个背包对着萧焚一丢,扭头问伊里连科:“你还一起来吗?伊里连科同志,还是说,在这里等待新的消息?”

    “市议会那边必须有人来负责解决,我在这里可以更好地帮助你们,动作快一点,萨波娃同志,一旦污染源发生分裂或者扩散,我们这个城市随时可能陷入真正的末日。”

    “放心,我就是为此而来的,也是为此而工作的,城市内部的安全工作,交给我没问题。”

    萧焚翻检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果然,之前的东西都还在,包括他进入这个世界后换下的那身衣服,他想了想,拣出一把匕首递给萨波娃,说:“你用这个防身,那些家伙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难对付。”

    萨波娃看了一眼这把看上去还保持原来样子,看上去凶狞无比的匕首,吹了声口哨,说:“你的背包真是神奇,这样的匕首居然都无法穿透。”

    萧焚嘴角微微抽动,实在无法解释这种神奇。

    这可是独属于世界之树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