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行走于死亡边境

    ;

    (ps.离前面真的好近,大家拉我一把!)

    萨波娃带着萧焚走到了一辆破旧的吉普车边,示意萧焚上去。免费电子书下载 .. ..

    萧焚看了看这辆只剩下框架,别说车顶和前挡风玻璃,就连车门都没有的汽车苦笑。

    吉普车的前后排车门已经丢失,坐在这样车上,必须小心拽着前方可能才不会在急转弯时被甩下去。

    不过,有这样的车辆总好过双腿行走,现在的每一秒都非常紧张。

    萧焚利索的跳了上去,看着萨波娃沉默着坐在驾驶室,用了好几下才发动汽车。

    “你不喜欢那个家伙。”

    萧焚看着前方,忽然说。

    萨波娃不动声色的到车,纷乱的人群在这辆车的周围不断奔跑叫嚷,反而显得这辆破旧的车辆无比孤独。

    “从核战中活下来的人,能够成为重建议会的头头,这非常正常。”

    萨波娃将车驶上行车道后,突然这么说了一句,眼睛中有种说不出的东西,似乎在哀伤,又似乎是一种仇恨。

    萧焚刚想说那个议员年轻的过分,不可能是从核战中活下来的人,不过他很快就从自己的问题中找到了答案。

    核战争最终活下来的,除了幸免于难的普通人,还有那些躲在更安全,更舒适掩体中的官僚贵胄们,这些官僚贵胄会在核战后重新控制这片土地,并且获得更多的利益。

    那个年轻的议员,也许就是这个地区某个官僚的子弟,只有这样的推论,才能明白萨波娃到底在说些什么,又在仇恨什么。

    萧焚低头笑了笑,扭头看着车外,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进入这个城市废墟,也是第一次目睹这个城市的真实景象。

    虽然过了30年,核战的阴霾依旧没有从这个城市中消失,尽管各种各样的杂草和树木在这里疯狂的生长,依旧掩饰这个世界的颓败景象。

    吉普车行驶在一条狭窄的车道上,这个车道以前可能是一条非常宽广的道路,至少能够容许6辆车并行,但是现在,这个车道最多只能容许两辆车并行。

    而且目前在车道上行驶的车辆并不多,就算偶尔几辆,看上去也非常破败。

    事实上,废旧的车辆并不难以获得,在车道的左边,就是随意堆砌起来的如同墙壁一样的废旧车辆,那应该是后来重建这个城市的人们做的。

    为了腾开道路,重建城市的人们就将当初停留在这些街道上的车辆摞在一起,形成了现在的模样。

    这个废弃车辆墙在萧焚的视野中一直向前蔓延,直到他视线的尽头都没有消失。

    在这个如同汽车坟场一样的墙壁中,偶尔也能看见一两辆外观比较完整的汽车,不过似乎没有人喜欢从这里捞出旧车来。

    似乎看见萧焚眼中的疑惑,萨波娃低声说:“那些汽车往往都是一个坟墓,里面是全家殉难的尸骨,实际上,这些废旧的汽车墙,也是一个公墓。”

    萧焚愣了一下,心中多少产生了一点悲凉感。

    末日这种事情,对从前的萧焚来说似乎距离遥远,就算是知道觉醒者必须要做的,就是让灭世之灾远离现实世界,但是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始终没有直观的印象。

    而现在,他看到了这个灾难的一部分后果。

    “这个城市核污染的情况好像没那么糟糕。”

    萧焚看着那些蔓草和树枝从那些废旧的汽车车窗中伸入长出,忽然说:“我以为这个城市还没有彻底的从核冬天中离开。”

    “怎么说呢,第33共青城并不是什么大城市,不在对方重点清除的清单中,根据战斗统计,在这个城市的上方,曾经爆炸过两枚氢弹弹头,一枚中子弹的弹头,真正的脏弹没有投放在这里,所以,战后10年,这里的核污染已经弱化到可以让人进入的地步。”

    萨波娃低声说着,车外的景色似乎也让这位女性有些发愣,过了一会儿,她接着说:“相对来说,波幅堡更加糟糕,那里的核辐射到现在也难以清除,在那座城市中生存,几乎不能离开铅制的走廊,如果要在野外工作,必须保证有足够的防护装备。”

    萧焚轻声问:“如果那里的回廊出了问题,会有什么结果?”

    萨波娃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过了一会儿才说:“没人知道,也许在铅制回廊出现问题之前,还能躲进核掩体,也许会更糟糕。”

    萧焚知道所谓的更糟糕是什么意思,那往往代表没有任何防御措施的人类在剧烈的核辐射下迅速死亡,就像是进入一个巨大的微波炉中一样,那将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死亡方式。

    萧焚点头,扭头看着车辆的右方。

    在那里,是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层层叠叠在一起的楼房,这些都呈现向外倾斜的楼房看上去就像是残破的墓碑,诉说着这个城市悲惨的历史。

    当氢弹爆发时,剧烈的热,光,和冲击波会让弹头下方几公里半径内的所有物质变为乌有,那里会有一个光滑无比的大坑,沿着这个大坑的周围,所有的楼房会像放射线的方式一样倒塌,并形成现在这样如同要倒未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形状。

    远远看着这些楼房,看着楼房中空洞的窗户,夕阳中的飞鸟,萧焚忽然觉得有些悲伤。

    “砰”的一声,车辆碾过一个水坑,肮脏的污水从没有前挡风玻璃的汽车前方猛然扑过来,溅了萧焚一脸泥水,这让他从感伤中醒了过来。

    他扭头看了一眼萨波娃,依稀看见,萨波娃的眼中似乎也有着什么奇怪的神色。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目标点?”

    “5分钟以后,我们能够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前,检查一个目标。”

    萧焚点了点头,用力抓住车座,说:“好吧,我希望我们能够找到解决危险的途径。

    ”

    萨波娃用力踩下油门,破旧的吉普车车身发出危险的吱吱嘎嘎声,似乎下一秒,这辆车就会散架。

    在夕阳中,这辆车略微提高了一点速度,在越来越多的水坑和低洼地坑中摇摇晃晃的向前方奔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