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废弃厂房

    ;

    (ps.继续用推荐换爆发,来猛烈点。.. 明天能到4100票,我就5更!)

    第一个目标地点,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这里的生产线已经被搬空,仅仅只剩下空旷的厂房留在这里。

    不过所谓的空旷厂房,实际上只有一小半,其他的房顶和和支撑柱早已倒塌,整个厂房最多只剩下一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倒塌的墙壁。

    不用萨波娃作介绍,萧焚已经从眼角哪里得到了相关信息。

    “你进入了废弃厂房”

    “你触发了新的任务,废弃的阴影。”

    “任务名:废弃的阴影”

    “废弃的阴影:检查一下那些废弃的碎块,也许会得到新的发现。”

    “任务难度:a”

    “任务要求:除掉眼前的所有变异体,不能放跑一个。“

    “在夕阳下奔跑和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不过和变异体一起奔跑,可能会让你难以承受,要知道,这些家伙都很喜欢逃跑。“

    萧焚的眼睛微微一跳,不等萨波娃说话,双手已经探入背包,取出两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双手反握放在胸前,低声说:“站在这里,不要进去,这里的味道有些古怪。”

    萨波娃愣了一下,跳下车,走到后备箱那里,取出一个破旧的袋子,并从中拿出一把看上去非常新的ak,熟练的装好弹匣,子弹上膛后,对萧焚说:“我守在这里。”

    萧焚点头,想了想,生怕等一下的战斗中,再次出现那个被动技能被激活,导致匕首破碎的情况,索性再次冲背包中取出第三把匕首,噙在嘴中,冲萨波娃挥了挥手,慢慢的走进这个破碎的院落之中。

    天色已经变得相当暗淡,这让萧焚又想起了当初在伦敦街头发生过的事情,换了一个试炼世界,真正要进入正题的时候,都是在傍晚。

    虽然在现实世界中,两个试炼世界之间时间差距不过几个小时,不过景色的突然变幻,多少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萧焚抛开杂念,慢慢前行,心中忽然一跳,在他脚边不远处,似乎有着一个慢慢游荡的影子。

    他的双手骤然一紧,正要冲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几个车辆刹车的声音,以及纷乱的说话声,就这么一个关口,那个游荡的影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一缩,消失不见。

    萧焚微微皱眉,转身看了一眼萨波娃那里,然后又是一愣。

    在萨波娃那里,两名穿着黑色西装,明显趾高气扬的中年人正在走过来,在他们身后,十几名灰色西装的人手里拿着不同的武器,虽然没有抬起指向萨波娃,但是威胁意味已经很浓。

    看着萧焚转过头来,萨波娃的脸上也有些气馁,她低声解释说:“是城市重建议会,这片厂区虽然由我们负责保安,但是所有权,依旧归重建议会。”

    萧焚摇头,重新扭过头去,身体微微倾斜,开始向着废墟深处走去。

    “站住!山里人,滚回你的掩体里去,这里是私人用地,如果你不离开,我会在这里把你干掉。”

    一个听起来非常愤怒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于此同时,萧焚清楚地听见几只枪上膛的声音。

    他微微撇嘴,正要站起来退出这里,他身后的萨波娃忽然问:“帕林,你确定这里有问题吗?”

    这里有没有问题,世界之树说了算,而现在,有着这么明显的任务提示,萧焚又怎么会视而不见?

    倒是这个a级,看起来非常突兀,不过想想身后突然出现的这些重建议会的人,萧焚隐约能够从中间感觉到什么。

    他抬起右手,伸出大拇指,在夕阳中定了一下,随后收回。

    所有的感知再次铺开,在他身边十几米的范围内,那些细碎的声音和震动开始不断传递到他的脑海中。

    萨波娃看了一眼萧焚的手势,微微点头,扭头看着走过来一脸愤怒的中年人,问:“图勃鲁塞夫副议长,您的书记官,帕柳卡在什么地方?”

    中年议员愣了一下,说:“你问帕柳卡干什么?”

    萨波娃盯着这位看起来一脸正气的中年人,说:“刚才在监狱那里,议员努斯扬诺夫已经被确认感染了一种奇怪的疾病,根据议员的说法,让他感染上这种疾病的,正是你的书记官,那位迷人的帕柳卡,我已经通过保安团发布了通缉令,地方守军一同做出回应,如果你有他的消息,最好能够及早通知我,否则这件事情一旦被转移进入司法程序,图勃鲁塞夫副议长,你的城市重建议会议员职务将会被剥夺,如果你在这件事情中,动用了个人权利和武力,那么你还将被剥夺在第33号共青城参与任何重建事宜的权利,并被第一时间逐出这个城市。”

    看着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的副议长,萨波娃一边随意的将手里ak抛在后车厢里,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不过,这都只是一种预测,无论是你还是我,都知道,无论帕柳卡有没有问题,你在这个城市的副议长地位是不可动摇的,规定虽然重要,不过在你们这些人眼中,规定也仅仅只是一张纸罢了,就算你现在包庇帕柳卡,在将来也不会承担任何后果。”

    中年议员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正想说些什么,眼前忽然一花,一把锋利以及的军用匕首已经指在他的脖子上。

    萨波娃持握着这把匕首,脸上似笑非笑的说:“让你的手下不要轻举妄动,只要你能够保持足够的冷静,我也能。”

    图勃鲁塞夫没有预料到现实会有这么突然的变化,一个小小的保安团首脑居然敢直接用刀威胁自己的生命。

    正是因为从未想到,所以面对已经发生的现实时,这位副议长的双腿居然猛然发颤,一不小心差点坐在地上。

    如果不是萨波娃控制得力,只是这个坐在地面的动作,副议长就能让自己的脖子在刀尖上划过去。

    另外一名议员大喊:“萨波娃,你这是在公然挑衅重建议会,我会立刻向你的上级检举你的行为······”

    冠冕堂皇的话突然消失,在同一瞬间,几乎所有的议员手下同时发出了一声夹杂着恐惧的“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