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怪物和将军

    ;

    (五更爆发进度1607/2100,求大家支持!)

    萧焚任务告诉他,不要放跑这个厂房里的任何一只怪物。

    但是,这个任务没有告诉他,他的目标其实只是一只怪物,只不过,这只怪物未免有些太大。

    在萨波娃和那个副议长交谈的时候,萧焚已经欺近这片阴影不少,走进厂房附近,他就已经发现,那堵残桓断壁拖出来的阴影似乎非常不对。

    不过,就在他准备进一步对这片阴影进行探查的时候,这个阴影忽然发生了变化,如同可乐饼对折一样,一半的黑影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如果这个景象还不足够吸引人,那么当那位副议长被萨波娃用刀顶在咽喉上的时候,阴影慢慢站起来的姿态,最终让所有准备对萨波娃发动攻击的人住手。

    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怪物。

    在此之前,它似乎一直隐藏在土壤中,像是一个草甸一样平摊在那里,从远处看上去,这个深色的草甸就像是这个厂房在渐渐隐去的夕阳中映出来的阴影。

    而现在,当这个阴影已经完全站立起来,对着这个世界的人类,对着萧焚第一次展现了它的真面目时,大家才发现,自己的城市里居然有这么一只可怕的怪物。

    这是一个约有4层楼高的怪物,头部在深深的阴影中看不清具体面貌,扁平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厚,那些曾经让萧焚觉得异常的阴影颤动,都来自这个怪物身上繁密的霉菌鞭毛。

    和那些人形怪物相比,这个怪物身上的鞭毛更为密集繁茂,而且呈现出一种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暗紫色。

    虽然这些鞭毛看起来不会主动攻击,不过看看偶尔从某一根鞭毛那里滴落的黑色黏液,没有人相信这些鞭毛会没有毒素,人畜无害。

    怪物的身体最终从平面变成了一个立体的形状,它站在那里,粗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紫色毛绒玩具,有4条上肢,这些上肢正在黏糊糊的从它的身体上打开。

    在萧焚的眼里,这个怪物更像是一个腐烂霉变的巨大披萨饼,而现在,这个披萨饼正在被慢慢撕开,变成更加可怕的样子。

    在这个披萨饼怪物的身后,厂房最后一墙壁终于无法坚持,轰然倒塌,在这堵墙的下方,一个黑黝黝的地下室通道展现了出来。

    萨波娃扭头看了一眼,从披萨饼怪物站立的侧面,隐约看见了那个地下室通道,她扭过头来,看着双腿已经彻底发软的副议长,狞笑着说:“你完了,副议长先生,对议会隐瞒工厂地下室没有垮塌的事实,加上这只怪物,就算你手眼通天,这次你也逃不掉了。”

    即便背对着萨波娃,紧紧盯着眼前这个腐烂的大披萨饼,萧焚依旧能够听见身后不远处的交谈声,在听到萨波娃的话语后,萧焚忍不住吐出嘴里的匕首,低声问:“地下室没有坍塌,这件事情很麻烦吗?”

    “相当麻烦,应该说,没有坍塌的地下室里往往可能还有幸存者,当然,还会有幸存者的财富,在没有确定所有地下室的人死亡之前,对城市重建议会隐瞒这件事情的人都是重罪,以谋杀论处,另外一,在地下室里可能隐藏有一些因为辐射而发生变异的东西,为了整个城市的安全,所有未塌陷的地下室,必须统一交由地方守军和市议会协同管理。”

    萨波娃看着已经颓然低下头,不发一言的图勃鲁塞夫,接着说:“如果没有这个怪物,这种重罪还有机会辩驳,但是当这个怪物出现,证明隐瞒对城市造成巨大威胁以后,这位副议长大人的罪名就永远无法洗脱,我说的对吗?现在应该称呼你为,阶下囚图勃鲁塞夫先生?”

    萧焚嘴角微微一翘,盯着眼前这个庞大的怪物,心中一动,忽然扭头大喊:“散开,赶快散开!”

    与此同时,一直低头的图勃鲁塞夫忽然“嘿嘿”笑了起来。

    他猛然抬头,正义凛然的面孔已经完全扭曲,大量的蛆虫从他的鼻孔中爬进爬出,两个褐色的眼珠也被这些虫子挤出来挂在脸颊上。

    在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血水,在脸上流淌的,都是散发着恶臭气味的黑色脓液。

    与此同时,这位前任副议长的身体正在迅速膨胀,在几秒的时间里,他那高高的健壮身体就变成了类似气球一样的东西,他的皮肤也发出了不祥的绷紧声。

    “谁也无法阻挡将军!谁也无法阻挡将军!谁也无法阻挡将军!”

    图勃鲁塞夫开始狂热的叫嚷着,更多的黑色蛆虫从他的嘴里爬出,在他的脸上到处爬行,最终让这张因为不断膨胀变得隐约透明的脸上出现了无数条黑色的痕迹。

    看上去,就像是远古的恶魔重新出现在世间一样。

    萨波娃听到萧焚的喊话后,已经大步后退,手中的匕首刚要回收,右手已经被猛冲回来的萧焚一把攒住。

    萨波娃愣了一下,随即松手,将匕首还给了萧焚。

    “盯着我后面那个怪物,只要它一行动,立刻开枪。”

    萧焚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前任副议长冲了过去。

    在接近这位已经完全变形脱离人类身份存在的怪物身边时,他左手的匕首已经骤然闪亮。

    伴随着萧焚的低声述语,这把匕首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完全改变了形状,一把有着锯齿刃外形,刀柄上镶嵌着紫色骷髅头的的匕首最终在萧焚的手中展露。

    在枯萎之花刚刚出现之际,萧焚已经冲到了图勃鲁塞夫的身边,右手雅尔兰之心刀光一闪,就将这位前任副议长的侧肋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呲”的一声,充满了沼气味道的腥臭味道对着那个披萨饼怪物的方向喷了出去,这个身体在爆炸之前,开始迅速泄露。

    于此同时,萧焚左手刀光一闪,枯萎之花猛然扎进图勃鲁塞夫的眼眶中,在伤口附近骤然出现的黑色开始迅速蔓延,只在瞬间,就将这个恶心的头颅完全侵占。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