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渐渐复杂的局面

    ;

    (爆发进度1791/2100,掉到18名……玩不下去了=tat)

    仅仅只是切开肋部释放气体还不够,还要在头上扎上一刀保证对手绝对死亡。

    萧焚的这个举动出乎萨波娃的预料,不过她现在的主要集中力还在那个正准备开始移动的巨大怪兽身上,所以对萧焚的这种近乎于残忍的做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真的残忍吗?

    萧焚并不觉得,不说一个人类变成怪物后,生命力会不会有所提升,即使一切没有什么改变,萧焚也要把手里的这把枯萎之花钉在前任副议长的头上。

    他重视的是那些在新的黑色斑纹笼罩下迅速枯萎死亡的蛆虫。

    任务说过,不放过一个怪物,现在,除了那个披萨饼怪物之外,萧焚已经解决了一个,至于那些蛆虫算不算怪物,反正对现在的萧焚来说,宁杀错,不放过。

    那些蛆虫显然没有预料到有一种武器会散发出如此剧烈的毒素和腐蚀性,而且这种腐蚀过程又来的如此迅猛。

    当它们意识到有问题开始准备逃脱时,它们的身体已经被枯萎之花制造的毒素融烂,和副议长的脸庞长在一起,无法脱离。

    毒素迅速沿着副议长的整个身体四处蔓延,在萧焚拔出枯萎之花的时候,这位刚才还在疯狂喊叫,像是一个狂信徒的家伙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

    萧焚毫不放松,等枯萎之花的跳毒结束,对着副议长的脸上又是一刀,这一刀足以让所有的旁观者暗中倒吸一口冷气。

    不过,萧焚的这一刀效果倒是非常明显,那些恶心的虫子基本上已经全部枯干死亡。

    没多久,这个曾经非常魁梧的身体开始像是一根面条一样软倒在地面。

    枯萎之花已经将图勃鲁塞夫的骨骼完全腐蚀,最终让他无法站立。

    萧焚一边将枯萎之花收拢,一边扭头扫了一眼那些议长的手下,连同刚才还在威胁萨波娃的另外一位议员,此时此刻,这些人安静无比,个别人甚至开始双腿发抖。

    “对着怪物开火,你们这群蠢货,枪里的子弹难道只是摆设吗?”

    话音刚落,在不远处已经有一把ak开始轰鸣,巨大的声音让这个安静的环境变得嘈杂无比。

    有了萨波娃的带头,更多的议员手下调转枪头,对着那只庞大的怪物开火。

    虽然天空渐渐已经变得黑暗,更远的地方已经无法看见。

    但是,那个怪物实在太大,在几十米的距离内,不用仔细瞄准都能击中目标。

    所以,枪鸣声一直没有停止,持续了一分钟后,那个怪物在完全让自己的双腿挪动之前,就再也承受不住这些子弹的冲击,慢慢向后仰倒。

    “别过去,那个家伙没死。”

    萧焚大声提醒着准备前行的萨波娃,他提着手中的匕首,迅速冲了上去。

    经过萨波娃的同时,萧焚低声说:“盯着一下那些家伙,不要把用后背对着他们。”

    萨波娃微微一愣,随即头,低声回答:“好。”

    说完,萨波娃让开通路,走到旁边的车上,侧面对着那些同样停火,等待事态进一步发展的议长手下,看上去萨波娃正在更换弹匣,但是她的动作比起刚才要慢了不少。

    萧焚不让萨波娃继续开火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他需要自己干掉这个怪物,用来确保任务的完成。

    虽然土著杀死目标可能也算是萧焚的任务完成,但是萧焚不想冒这个险。

    他的动作比起和萨波娃对阵的时候更快也更加凶猛,确切的说,面对人的时候,就算明知道对手是土著,萧焚多少也会有所保留,当然,威胁到他生命的人除外。

    相反,如果碰到的是怪物,萧焚不会保留什么实力,尽快的干掉它们才能让自己更加安全。

    几秒的时间,萧焚已经沿着这个巨大身体的外侧,绕到了它的头部部分。

    在此之前,萧焚一直没有看清这个怪物的头颅到底是什么情况,而现在,这个家伙摔在地面上的头部已经变得有些模糊。

    几发大威力的ak让这个家伙的脑袋上出现了大量的破洞,黑暗中看不清具体颜色的液体正在汩汩从这些破洞中流出。

    看到这些弹孔,萧焚对于所谓ak“毒弹”有了最为直接的了解。

    据说这种子弹打穿皮肤后,会碎裂开来并在更软的身体内部不断翻滚,最终造成一个巨大的内部创口,而且非常难以清理,有传闻这样的子弹命中一发就足以让一个人类的胳膊彻底报废。

    而现在,这样的子弹对怪物的伤害远比萧焚所能想象的更大,而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这种表面上看上去软软的怪物在几百发子弹的轰击中,连正常的战斗都没有进行,就这样倒了下来。

    确实,现代步枪的子弹,本来就是为了对软目标进行有效杀伤而设计的。

    萧焚笑了笑,怪物的头颅部分相当于一个人类的大小,而现在,上面除了不断流出那些肮脏的液体之外,似乎正在慢慢衰竭,萧焚要做的,就是加速这个衰竭过程。

    对着一个弹孔,萧焚猛然将手中的枯萎之花扎了进去。

    他能够感受到,手下的这个怪物忽然距离的颤动着,过了一会儿,当枯萎之花的毒素遍布怪物的全身时,这种震动才慢慢停止。

    萧焚没有拔起枯萎之花,在几分钟后,枯萎之花本身就会因为钢结构被自己腐蚀而耐久清零,到时候自然会被世界之树收回,他现在要做的,是等待任务提示,究竟有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这个任务实在过于容易完成,在他看来,完全不像是一个a级任务应有的难度,他怀疑,这个任务恐怕还有更为艰难的后续。

    果然,眼角并没有先是这个分支任务已经结束,与此同时,萧焚能够感觉到脚下,正在慢慢释放出来一种让他熟悉的气息。

    这个气息,在他之前在核掩体的12号房间门外感受过,现在,在这里他再次感觉到了这种气息。

    萧焚看着那个怪物身体的旁边,那里是地下室的入口通道,那种熟悉的气息正从那里源源不断的散发到空中。

    他回头看着萨波娃问:“有没有军用手电筒,我需要到地下室看看,这里的味道很不对。”

    萨波娃愣了一下,问:“你?现在?”

    萧焚头,说:“就是现在,不能再等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