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变异之源

    ;

    萧焚在这个新的试炼世界的晚餐即丰盛又简朴。

    分量十足的黑面包,味道浓郁的番茄浓汤,加上含羞草沙拉,在体力透支到了极限,饥饿到了极致的时候,能够吃上这些东西,足以让萧焚产生一种三生有幸的感觉。

    这倒不是崇洋媚外,实在是萧焚太需要一顿美好的晚餐,而现在,正是他享用的时候。

    在餐桌的另一边,为了那个衰竭的变异之源专门赶来的伊里连科是这些食物的主人。

    他带着成箱的食物进入萨波娃的办公室,将这里变成了临时的宴会大厅。

    ,除了没有应该在宴会上出现的伏特加,这里的晚餐足以让任何一个核战后的平民感到幸福。

    萨波娃看着狼吞虎咽的萧焚,递过去一杯牛奶后,扭头看着伊里连科,问:“你这是把所有的库存都挪出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伊里连科点燃了一根做工粗糙的香烟,低声说:“如果我们能够坚持超过48个小时,后面的军方就会派人到这里,争取打通波幅堡的通道,到那个时候,那些军队带来的给养足以保证一切,如果我们无法坚持48个小时,嘿。”

    大胡子吹出了嘴里的烟气,看着另外一边胡吃海塞的士兵和保安团人员,眼中有种说不出东西。

    萧焚沉默着停了一会儿,他当然明白伊里连科刚才没有说完的那句话后面是什么,如果不能坚持48个小时,这个城市可能会被那些怪物淹没,到时候,积存再多的给养也毫无意义。

    “你确定是48个小时?”

    萨波娃忽然问:“军方上面给你什么提示了吗?”

    “他们正在调集人手,听说在这个方向上,好几个城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只不过波幅堡是最快失去联系的城市,因此上面认为攻打波幅堡需要更多士兵还有重武器,这些都需要足够的时间,最少24个小时,他们才能将必须的人手全部调配齐全,然后,第一波军队需要24个小时,才能抵达33号共青城。”

    “从什么时候开始计算48个小时?现在?还是明天?”

    “明天早晨0点,从那个时候开始计算,坚持48个小时,我们也许可以迎来灿烂的曙光。”

    萨波娃扭头看了一眼萧焚,低声说:“也许我们会在黑暗中永远沉沦。”

    萧焚抬起头笑了笑,说:“不能这么说,确切的说,你们的方向错了,我们如果只是被动的防御,永远都不会有前途,正确的做法是,找到制造这些变异之源的幕后黑手,干掉他,真正在黑暗中永远沉沦的,是他,而不是我们。”

    萨波娃抬头看着萧焚,说:“我能理解你看见这些变异之源,并且猜到那些地下室变异怪物原型时的愤怒,但是这种愤怒并不能取代理智,你并不知道其他的变异之源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那个幕后黑手又在什么地方,就算你想干掉他······”

    “我能,”萧焚打断了萨波娃的话,他看着萨波娃,坚定的说:“相信我,我能够闻到那些恶心家伙的气味,不管他们在什么地方,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会带你去一个个清理那些家伙。”

    萨波娃笑了起来,她扭头看着伊里连科,问:“你觉得怎么样?”

    伊里连科耸肩,说:“防守这个城市,多一个人或者少一个人影响不大,你们两个人如果真的能够找到那些变异之源的来历,对我们来说同样是一件好事,不过我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最多是几只枪,和一些子弹,人手方面,我无法提供支持。”

    萨波娃点头,说:“按照紧急条例,只要明天的议会通过进入紧急状态,保安团的指挥权就会转移到军方手上,到那个时候,我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两个人已经足够了。”

    伊里连科点头,看着萧焚吃完,这位城市守军的指挥官站了起来,用力拍了拍手,大声说:“小崽子们,你们的欢乐时光到此结束,所有的人,从现在开始进入一级警戒状态,发现异常,无需通报警告,格杀勿论。”

    “可是城市议会还没有通过紧急状态,我们这样做似乎越权了。”

    一个保安团中级军官忽然大声喊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萨波娃后,又接着说:“如果没有城市议会的授权,我不会参与到这次的紧急封锁中去。”

    萧焚扫了一眼那个军官,眼角依稀看见萨波娃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低声问:“那个家伙就是弹劾你的主角吧?”

    “主角?没有市议会的那些公子哥儿撑腰,你认为他敢于挑战我的权威吗?市议会的那些家伙无法指挥守军,所以才一直想把保安团控制在手里,不把我从这个位置上赶下去,他们的计划一直不能得逞。”

    “他叫什么名字?”

    “西塞多夫斯基,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萧焚耸肩,说:“想法?不,我没有什么想法,我一向只有行动,对于那些丑陋的家伙,和他们说话都是浪费时间,让他们趴在地上吃屎,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

    话音刚落,萧焚已经从桌子后拔身而起,用力在椅子上一踩,然后冲到桌面上,踩碎了两个黑面包,下一步,他已经跨进到另外一个桌子上。

    在所有的人还在惊愕的时候,萧焚就突进到了西塞多夫斯基的眼前,他一脚踩扁了这位“司机”的银酒壶,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低声说:“舔干净。”

    西塞多夫斯基愣了一下,低声咆哮着说:“你在说什么?你这个山里人,滚回到你的掩体里去,这个城市不需要你······”

    “司机”的发言被一口浓痰打断,萧焚猛然对着这个外面堂皇的保安官吐出一口痰,猝不及防下,西塞多夫斯基被这口痰吐了一脸,还有一些顺着他正在说话的口流进他的嘴里。

    西塞多夫斯基勃然大怒,伸手就要拔枪,不过萧焚怎么会给他这样机会。

    “砰”的一声,却是萧焚抬脚飞踢,正中西塞多夫斯基的下巴,将这位保安官踹飞,在那一瞬间,“司机”脸上糊满了血液和浓痰,好不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