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舍我其谁

    ;

    (ps.为什么数据一天比一天差,难道最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跪求各位支持啊~!有什么意见可以在书评区发表或者直接加群告知我。)

    萧焚睥睨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家伙,猛然跳下桌子,完全不顾这个保安官的同伴已经举枪对着自己,走到了西塞多夫斯基的面前,低声说:“舔干净。”

    英俊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凹痕,引以为傲硬朗下巴此时已经断裂,这意味着,西塞多夫斯基即使能够复原,也将变成一个口齿不清的家伙。

    不过这个时候,这位保安官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倨傲表情,他瑟缩的躺在地面向着后面移动,对于眼前的这个“山里人”已经产生了发自内心的畏惧。

    萧焚装作没有看见西塞多夫斯基压在身体下的那只手的小动作,逼上前一步,看着这个家伙,狞笑着说:“我刚才说的,你没有听清吗?”

    随后,萧焚猛然一脚跺下,在一声清脆到让人心寒的骨骼碎裂声中,西塞多夫斯基的右手连同刚刚拔出的手枪被萧焚一脚踩碎。

    到这个时候,保安官才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号,他的脸上挂满泪痕,一边口齿不清的大声喊着:“杀掉他,给我杀掉他!”

    萧焚继续狞笑,再次一脚飞踹,将这位保安官踹了起来,一把薅住保安官金黄色的头发,让他看着周围。

    那些保安官的同僚,此时已经将手里的枪支放下,在这些人的身后,伊里连科的手下正沉默的将枪顶在他们的脑袋后面。

    “我再问一遍,西塞多夫斯基先生,我刚才说的话,你是没有听清呢,还是没有听懂?”

    保安官扭头看着保持平静的萨波娃,大喊:“队长,你就容许这样的暴行在你眼前出现?”

    他的声音很大,但是非常含混,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听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显然,萨波娃没有这个兴趣认真听西塞多夫斯基的意思,有着美妙身姿的女性转身离开这个纷乱的现场,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对于西塞多夫斯基的求救,女性用行动做出了回答。

    萧焚笑了笑,说:“当然,如果没有对你的暴行,那么这个城市就会面临可怕的暴行,无论是谁,只要是正常的脑袋,都知道应该选择什么,当然,你的脑袋肯定不会这么想,让我想想,你在想什么?”

    顿了顿,萧焚接着说:“你在想,如果真的有什么怪物,那些议员肯定要先期撤离,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一定会让你跟着一起离开,这样,你的安全总是能够得到保障,既然这样,为什么要从现在开始为这个城市承担危险呢?”

    看着因为疼痛,面孔都开始扭曲的西塞多夫斯基,萧焚又说:“你考虑的一定不止这些,或者说,那些议员们考虑的也不是这些,想想看,那些变异的怪物如果扫荡了这个城市,真正受到伤害的是谁?当然,是这个城市中所有的平民,唯独不包括议员大人们,相反,只要后续军队重新收复了这个城市,那么这个已经重建20年的城市,将会彻底的被那些回来的议员们分割,所有平民无主的财富,也会被瓜分,所以说,在怪物扫荡了这个城市之后,真正获利的,不是那些怪物,也不是那些怪物的指挥官,而是这些议员老爷们,而你,原本也可以从这次盛宴中获得属于你的那一部分,对吗?”

    大厅中越来越多的人脸上开始变色,萧焚说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尖锐的利刺扎入这些人的心中,让他们忽然发现,有些事情比他们想象的更为糟糕。

    无论萧焚说的情况是否会发生,对于西塞多夫斯基,这些人的目光已经多了一份鄙夷。

    萧焚很满意这个状况,他可不想让这个城市再重蹈波幅堡的覆辙。

    只要想想今天看见的两个变异体都和议会有着牵扯不清的联系,就能对这个城市的议会得出一些印象。

    更何况,在这个议会中还有一个变异之源的母体,那个叫做帕柳卡的一直没有找到,如果没有人暗中协助,萧焚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县城能够找不到这样一个家伙。

    议会中能够协助帕柳卡的人很多,但是萧焚相信,这种时候,真正愿意接触到帕柳卡不怕被感染的议员少之又少。

    换句话说,真正能够帮助帕柳卡隐藏起来,到现在还没有被抓住的,只有保安团内部的人员。

    只有这些人员,才能知道保安团的动向,从而让帕柳卡一直处于安全的地方。

    而现在,萧焚找到了这一切的根子,这位弹劾萨波娃的家伙,而且,从这个家伙的身上,萧焚确实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在他刚刚到达这个城市郊区时,后面那记凶猛的想要将他打死的重击,当时萧焚的身后,就是这股气息。

    萧焚低头看着西塞多夫斯基,狞笑着说:“选择吧,保安官大人,要么和这个城市一起死,要么现在就死,你没有别的路,这个时候,议会的那些议员老爷们,没有一个能够帮上你,如果不来舔干净我的脚,那么告诉我,大老爷们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还有,他们准备什么时候放出帕柳卡,在这个城市里形成怪物的内应?”

    保安官哆哆嗦嗦的向后移动了一点距离,似乎这样可以让他感觉到安全一点。

    萧焚摇了摇头,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翻出一把匕首,那好像是其他桌子上某个人的,在萧焚奔跑的时候顺手抄在手中,只不过那时一片混乱,没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盯着西塞多夫斯基,萧焚晃动着手里的匕首,说:“选择时间不多了,我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也不介意给你一个不好的结局,想想看,我是谁,我是山里人,从山里出来的人,最擅长什么?”

    “我说,我说!不要杀我,我都说!”

    萧焚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伊里连科把脚下这个已经濒于崩溃,裤裆下一片恶臭的家伙拖走,随后大步走进萨波娃的办公室,躺倒在沙发上,说:“零点之前,不要打扰我休息,零点之后,我们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