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完本感言

    终于完本了,写完的那一刻,其实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灾厄降临章)。

    有些读者朋友可能会觉得有点烂尾,其实可能结尾不太理想,也算不上烂尾了。本书也算无限流的一种,要写当然还能写很多,按我的构思,其实还有很多没写出来。更痛苦的是,本书和我当初的思路背离很多了。

    既然已经完本了,就和大家说说这本书的思路历程吧。

    本书最开始只是想写一本单纯的无限流,当然背景很大,世界背景的复杂程度绝对远远超过现在书中所写到的。但是碍于人物等级,所以很多背景上的东西也无法交代出来,也许以后的书会用到吧。

    本来想写一本单纯的无限流,但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感觉单纯的无限写不出我心目中想要的感觉,其实数据化是有很大的缺陷的。所以在后文中,数据化的东西越来越少出现了,基本已经被我摈弃了。我自己也找了个借口,数据化只能对传奇以下的生物起作用,一旦进入传奇,就已经掌握了一部分规则,世界树的数据化已经无法掌握和描述了。它只是一个低级的系统。

    然后写到大明本,发现笔力所限,写得和自己想的越差越远了。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本来想写出心目中的大明,写出大明几个党派在几个不同的派系(儒家支持的东林党,魔门支持的阉党)支持下斗争,天启皇帝(卷名天启的骑士可以看出我的一点小期待,天启皇帝我想写成一名明君的)努力平衡控制的同时还要和恶魔领导的女真势力战斗的故事。本想写出历史小说的感觉,但是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遭的无与伦比。

    然后大明本其实是和日本本牵扯在一起的,远比现在书中牵扯的紧密,因为日本本描述的内容根本和我原本设定的大相径庭。日本本我本来是想写主角成为安重根去刺杀伊藤博文,顺便引导下现在还年轻的毛x东,蒋x石,汪x卫,准备修正下历史。结果刚好和谐大潮滚滚来,怂了。

    然后到小弗莱曼的部分,我开始还挺自德我的设定,准备看能不能写出西幻的感觉。结果,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就不提了,也算我吃一堑长一智。

    随着偏差的越来越大,自我感觉也写的越来越差。到这个时候,是时候收尾了,不然继续写下去,喜欢的人会越来越少,讨厌的人会越来越多的(订阅很直观的表明了)。

    不过虽然灾厄写得很失败,但是也让我认识到很多问题。到下本书,我相信我会改掉很多毛病,一定会写出让大家更喜欢的书。

    新书已经在筹备中了,预计9月末上传,在这里,就请大家期待了。一定会写出一本超越灾厄很多的书,一定!!

    结尾附录下昨天随手写的灾厄2的一点开头吧,不过应该是用不到的,就算灾厄2真的出也许也不是它了。毕竟它只是一点想法,不成熟也不确定。

    最后加个很重要的说明,求大家能全订的全订一下本书吧,订完了记得领取一个大神之光,现在大神之光已经跌破100了,好伤心。

    -----------------------------------可爱的分隔线君--------------------------------

    刘子涵是个东方人,是纽约觉醒者学院的一名在读学生。

    距离恶魔入侵已经过了一百多年,在这个从废墟中重新建立起来的新世界中,觉醒者和普通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纽约觉醒者学院招收的学生,已经不再局限于觉醒者。

    事实上,现在的纽约觉醒者学院和所有的觉醒者学院都在急于一件事情。

    找到锁匠。

    这个世界的上一任锁匠恩努恩,在与恶魔大战的时候牺牲。有一种说法是,由于一个时代只能存在一个锁匠,当时镜像世界的锁匠萧焚在这个世界被压制了能力,无法回归到他的那个世界里去。为此,恩努恩牺牲了自己,让萧焚在这个世界恢复了锁匠能力。

    现在的问题是,萧焚失踪了。

    无论是镜像世界,还是刘子涵在现实世界,都找不到萧焚的踪迹。有传言说,萧焚被困在了某个迷宫世界之中,等待着他人的帮助。但是能够进入迷宫世界的,只有锁匠。

    所以,这个世界的各大觉醒者学院,正在忙于找到锁匠。

    “我就是下一任的锁匠,绝对是。”

    刘子涵站在学院b栋的大屋顶上放声大喊,然后一道闪电猛然劈在他的身体上。

    与此同时,一个完全不亚于刘子涵的大嗓门在楼下回应:“闭嘴,你要是再大喊一声,我绝对让你保持一个星期这样的发型。”

    刘子涵低头看了一眼,没有看清究竟是谁,二十岁的他嘟哝了几句,顾不上扎头发,百无聊赖的躺在天台上,看着天空发愣。

    过了一会儿,一阵风从长岛那个方向吹来,味道有一点点的腥。这个刘子涵最清楚,他的嗅觉是他能够进入觉醒者学院的原因。

    片刻之后,刘子涵猛然坐了起来,对着风吹来的方向又嗅了嗅。没错,他能够清楚的闻到,在风中有着一种腐臭的味道。那就像是把地下陈腐的东西猛然卷起来一样。

    龙卷风!

    刘子涵急急忙忙跑到天台的门上,用力推着大门。门不知道被谁从里面关上,根本推不动。

    腐臭味和鱼腥味越来越浓,不仅仅如此,风也变得越来越大。

    “该死!”

    刘子涵不断摇晃着大门,对着大门同时也对着自己咆哮:“你不是也有锁匠血统吗?每个人都有锁匠血统,怎么不觉醒?这种门,难不倒锁匠,不是吗?”

    话音刚落,如同应和他的吼声,他的手掌如同被电击,又或者是刚才的电击后续效果。总之,他的手一痛,紧接着,大门猛然被刘子涵推开。

    刘子涵猛然一挥拳头,大声说:“太棒了,我果然才是那个锁匠。”

    在门后,一个面色铁青的少女站在那里,刚才刘子涵门推得太快,直接撞到了少女的胸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