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蛮鬼宗

    只见平台所落之处,赫然是一片绿油油草地,离草地不远的地方,是一片稀稀疏疏树林,里面隐约可见一栋栋排列整齐石屋。$$

    柳鸣看了石屋所在几眼,目光又扫向了草地另一边处。

    只见离他们数十丈远处地方,另有一座一般无二的平台,也有许多少男少女从中走出来。

    “下去吧,你要呆在这里什么时候。”柳鸣身后传出了一丝不耐烦的声音,回首一看,正是皂衣男子脸色微沉的催促道。

    这时平台上之人已经走了十之**,就他驻足不动,的确有些惹眼了。

    柳鸣微一低首的告罪一声,就也跟着前面人群走了下去,这时才扬首不远远处巨峰望了一眼。

    只见此山峰奇高无比,下半截部分,密密麻麻的修剪着一座座类型不同的建筑,一条粗大山道更是仿佛一条盘起巨蟒,蜿蜒盘绕,直通山峰之上。

    山峰上半截部分上笔直入云,被一一片白色云雾遮挡,无法看清楚任何东西了。

    更有一团团灰云从上半截山峰中一冲而下,上面大都坐着一人或几名服饰打扮各异之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只是飞的颇高,无法看清楚他们面容。

    这些人显然都是和皂衣男子一般的蛮鬼宗灵徒,这经过草地上空时,有人向下好奇的打量了两眼,有人却根本不看一眼的从高空中直接驾云而过,引得下方少男少女均都一阵兴奋的纷纷加以议论。

    有些人甚至不由自主的幻想起自己成为灵徒后的神仙般生活。

    这时候,皂衣男子也走出了石台,看到下方众人乱糟糟的样子,毫不客气的训示道:

    “这里是蛮鬼宗,可不是你们自己家。所有人都闭嘴,排好队跟过来。”

    这位接引使者一说完,大步向通向石屋群的一条小路走去,数百名少男少女在一阵混乱后,倒也勉强排成数队的跟了过去。

    另一边的石台上,却有一名身披白色斗的女子驾云飞出,同样带着另外一批少男少女沿着另一条小路走进了树林中。

    一会儿工夫后,两只队伍就在树林中一个交叉口中碰到了一起。

    几乎不用人吩咐,两只队伍非常自然的融合一起,并很快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一排排石屋前的一个空旷之处。

    这时,已经有十几名身穿统一绿色服饰的男女,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候着了。

    “人我和旬师妹都已经带到了,你们将他们分开安排一些吧。离开灵仪式举行还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他们可以在翠坪坡附近转转,但决不可真离开区域,违者立刻取消参加开灵仪式的资格。”皂衣男子望了这十几名男女后,冷冷吩咐道。

    “是!张师兄,旬师姐放心,我等一定会将事情办得稳稳妥妥的。”其中一名相貌凶恶的大汉,上前一步,恭顺的回道。

    “嗯,方熊师弟做事情,我还是颇放心的。那我和师妹就前去执事堂交令去了。”皂衣男子点点头,神色稍缓的说道。

    随后他和那名披着白色斗篷的女子,口中念念有词的一掐诀,足下各生出一朵灰云的一托而起,并一颤后,向上山峰飞去了。

    “好了,你们这些小家伙也听到了,以后就要暂住这里半个月之久。在此期间不得离开树林一步,万一被我发现有谁不听话,擅自跑出去的话,第一次是受蟒鞭之刑十下,第二次三十,第三次就直接取消开灵资格了。”叫方熊的大汉一等皂衣男子离开,立刻将躬着的身子一下站直,冲在场的数百少男少女不客气的说道。

    “什么,刚才使者大人不是说可以在附近转转的吗,怎么成了不能离开树林了。而且我们来这里是参加开灵仪式的,可不是坐牢的。”一听这话,当即就有人不服的嚷嚷起来。

    “小子,你说什么!”

    大汉脸色一沉,单手冲前方虚空一抓,当即最前面的一名看似壮实少年,顿时在一股无形巨力一吸之下,直接几个跌跄的被扯出人群,并面朝下的摔了个鼻青脸肿。

    这名少年再站起来的时候,手中一下多出一柄半尺长短刀,两眼冒火的望着对面大汉,却自知与对方实力天壤之别,不敢真的再扑过去了。

    “实话告诉你们,我们这些人在十几年前也和你们一样,也是参加开灵仪式弟子,只是没有成功才留在这里服苦役的。你们别看现在有七八百人的样子,但实际上能成为灵徒的有十人之数就算不错了。而且在开灵仪式上,起码还要有三分之二的人会遭受反噬的毙命而亡,剩下的人才能成为和我们一般的外门弟子。所以说,全都给本大爷收起你们的少爷小姐脾气,若是胆敢不听话,我们可不会出手留情的。而张师兄临走前说的,也不过是一句场面话而已。这翠坪坡面积这般广大,哪能真让这般多人四处乱闯、我们总共才这般多人手,上哪去一一照看过来。另外说一句,我们这些人修为最低的也是高级炼气士,我更是顶级炼气士,若有人不服气的话,尽管来找我切磋一二。只要能打的多,你们想做什么,本大爷都不会说出半个‘不’字。”方熊看着一干少男少女,面露狰狞之色的说道。

    一干少男少女听了这话,原先的兴奋之心顿时不翼而飞,一些性子懦弱之人,甚至直接流露出害怕畏惧的表情。

    对方竟然是顶级炼气士,这让一干大不过是低级炼气士的少男少女,那还敢再和对方争执什么。

    柳鸣听到对方前面的恐吓之言,脸上丝毫表情没有,但听到‘顶级炼气士’字眼的时候,心中倒是微微一惊。

    这位方熊年纪也不过三十来岁样子,就能拥有这般惊人的实力,看来他纵然成不了灵徒,只要能活着留在这蛮鬼宗,仍有可能获得所需的强大实力。

    这次开灵仪式,他一定要活着通过。

    “现在听好了,马上要分配屋子,被念到名字的人都站出来。”方熊见自己寥寥几句,就震住了眼前少男少女,露出了满意之色。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大有背景之人仍是然满不在乎的模样!

    但这对大汉来说也没关系。

    只要大多数服从其管束就行了。

    这些特殊身份的少年少女,他们也不会真去招惹的。

    毕竟就是抛开他们身后势力不说,他们通过开灵仪式的几率,也比其他人要高的多。

    这时候,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已经从外门弟子中走了出来,一翻手的亮出一本淡黄色书薄,开始不紧不慢的点名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就有上百人被一点点出,被此女带着往石屋群走了过去。

    就这般,每一名外门弟子都点出一批少男少女带走,转眼间场中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批,大概七八十人左右。

    柳鸣、高冲、牧明珠、雷震等人赫然全都在其中。

    “不用再点了,你们全跟我来吧,我来亲自安排你们。”方熊扫了剩下之人一眼,一摆手,非常果断的说道。

    其他几名外门弟子见此,全都一副无所谓的神色,自行的一散离开了。

    而剩下的少男少女一听这凶神恶煞大汉和要亲自来安排他们,倒是有近半脸色一下白了几分。

    方熊企却对此不管不问,转身的向某一方向石屋群走了过去。

    “嘿嘿”一声冷笑,一名少年蓦然大步走出人群,竟率先跟了过去。

    正是雷震这位雷家子弟。

    其他人见此,这才敢硬着头皮的一窝蜂跟了过去。

    柳鸣则不慌不忙的走在其中,丝毫的不起眼。

    眼见一干少男少女走远后,附近一颗大树后淡淡波动一起,竟一下现出并肩站立的两道人影。

    一人面孔微黄,身穿儒袍,头插一根黄色木簪,双手倒背,一人却劈头散发,赤足坦胸,腰间挂着一个赤红色巨大葫芦。

    “师弟觉得如何,这一批世家子弟中能有好苗子吗?”身穿儒袍之人望着远处的少男少女,忽然问了同伴一句。

    “哼,圭师兄不是明知故问吗。没经过开灵仪式,现在怎能看什么来来。往年各个分支不是在仪式后才开始选人的吗,这一次师兄为何这般早来看这些世家子弟了。就是想提前,也应该从本门培养的灵脉弟子中挑选吗?”披发男子有一张笑眯眯的圆胖脸孔,一听这话嘟囔了一句。

    “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分支的情况,那些被判断拥有九灵脉以上弟子,早就其他分支下手预定好了,我们怎能抢的过。要想真挑选几个好苗子,只能从这些世家弟子中找上一找了。另外听说这一次还有散修弟子参加,仔细观察一下,说不定还能有所收获。”儒生缓缓说道。

    “师兄纵然说的大有道理,但是这点短时间又能看出些什么来,等到开灵仪式结果一出来,恐怕那些山头又会一窝蜂的争抢起来。”披发男子眉头一皱的说道。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