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叶天眉

    柳鸣一惊,一时间再也顾不得什么血丝果,单手一掐诀,身下顿时灰云一聚而出,就要腾空飞走。【www.yunlaige.net】()

    但就在这时,忽然眼前山石一下崩裂而开,一个绿呼呼东西从中激射而出,动作之快,让其根本无法看清楚是何物。

    柳鸣心中一凛,急忙催动灰云的向后倒射飞出。

    但那绿呼呼东西,在低空中一个拐弯,竟一闪的又钻入山峰中不见了踪影。

    “孽障,你还想跑。跟我滚出来!”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蓦然在天空中回荡而起。

    接着让柳鸣几乎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

    看似蔚蓝空无一物的空中,忽然无数白云凭空浮现而出,再滴溜溜往同一处汇聚一起之后,蓦然从中探出一只纤细的光濛濛手掌,遥遥冲下方山峰虚空一按。

    “轰”一声。

    即使已经离开山峰数十丈远,柳鸣仍然感天空中一股无法形容力量一落而下,接着到两耳一声嗡鸣,不远处的石陀山就瞬间的寸寸碎裂,并一声闷响的化为粉末的倒塌下来。

    柳鸣见此情形,目瞪口呆了。

    就在这时,下方某颗大树下“嗖”的一声,那团绿影再次弹射而出,并毫不犹豫的冲其一扑而来。

    柳鸣只觉眼前腥风一起,一股让其魂魄为之颤抖的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他身心一寒之下,竟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更无法做出躲避或什么防御举动,只能眼睁睁的蓦然看见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自己面前,并冲其头颅不由分说的一咬而下。

    “滚,你这孽障到了此时,竟然还想吸食人血疗伤。”就在这关键时候,柳鸣旁边虚空处波动一起,一个无比妙曼的身影一闪而现,只是单手一扬,一道银色雷电一闪而现,将那血盆大口瞬间劈的粉碎。

    一声哀鸣后,绿影一个跌跄的向接连翻出数个跟头去,才重新站稳身形。

    柳鸣才觉身形一暖,重新恢复了活动自由,并在骇然中看清楚了那绿影的真面目。

    赫然是一头山羊般大小的绿毛巨鼠,两眼血红,并用一种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其旁边出现的神秘人。

    柳鸣干咽了一下口水,正想转首看一下旁边出现的是何人时,那绿毛巨鼠却一动,化为一道绿光向远处激射而逃了。

    “孽障,竟然还想走。”旁边妙曼身影冷哼了一声,但略一犹豫后,就一把抓住了柳鸣肩头,然后体表银光一卷,竟两人一起的化为一团银光的破空追去了。

    柳鸣只觉眼前尽是刺目银光,根本无法睁开双眼,耳边也是呼呼声大作,还偶尔有些刺耳尖鸣声传来,整个人更是轻飘跑的被某股力量束缚住,根本无法动弹一下了。

    他纵然一向胆大过人,这时也不禁心中骇然之极了。

    “砰”的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后,柳鸣只觉耳边“呼呼”声一停,双足就重新踩在了实地上,再次恢复了自由,这才急忙睁开了双眼,四下飞快一扫,但马上吓了一大跳。

    只见这时的他,赫然站在一座小山顶部的一块巨大山石上。

    而对面不远的另一座小山顶部处,那只绿毛巨鼠也踩在一颗巨树顶端,正恶狠狠的看着这边。

    只是这时候的它,身上赫然多出了一道尺许长的深深伤口,并有一缕缕银色火焰在伤口处汹汹燃烧不已,隐约有焦糊味道传出。

    而那带其过来的神秘人,却踪影全无了。

    面对巨鼠的恶毒目光,柳鸣纵然一向胆大,也只觉通体发寒,但一咬牙下,单手往胸前一抓,就将用细绳穿着悬挂脖颈下的三角铁牌一把扯了出来,再单手一掐诀。

    三点黑光在铁牌上一闪之后,一面黑濛濛光盾一下在面前浮现而出,将其大半身躯都挡在了后面。

    绿毛巨鼠对柳鸣举动根本不管不问,只是两眼滴溜溜一转的不停向附近扫视着什么。

    柳鸣心中微松,但更不敢妄自动弹什么。

    但是下一刻,绿毛巨鼠忽然身子一抖,当即背部有一片硬毛化为弩矢般的激射而出

    柳鸣只听到“嗤嗤”声一响,无数绿芒就暴雨般的到了其近前处,脸色“唰”的一下,再无半点血色了。

    他就算在对自己三星盾符器有信心,也知道绝对无法挡住这等犀利攻击的。

    “砰”的一声。

    柳鸣面前骤然浮现一口土黄色钵盂,只是滴溜溜一转后,一股五色光霞喷射而出。

    所有绿芒只是微微一颤,就全被五色光霞一卷的吸入到了钵盂中。

    巨鼠见此情形,二话不说的一个掉头,就要再次逃之夭夭掉,但却已经迟了。

    天空中忽然一声娇叱,一道银虹席卷而下,是只是一个闪动,就将绿毛巨鼠迅雷不及掩耳的卷入其中。

    一声怪叫后,巨鼠庞大身躯就在无数银光搅动后化为了漫天血雨,只剩下一团近似黏稠的浓浓黑液还其中左冲右突,苦苦支撑着。

    天空中银光一闪,一名身穿银色宫装的女子浮现而出,一对美眸向下方看了几眼后,当即冷冷的说道。

    “你这孽畜果然已经快要进入假晶期了,怪不得四处大开杀界,但越是这样,越容不得你了。银空,给我灭!”

    话音刚落,围着黑色圆珠银光顿时光芒一盛,搅动的更加犀利起来。

    几个呼吸间工夫,黑色液团骤然狂闪几下后,忽然一下化为无数黑色晶片的爆裂而开,一股无形波动一冲之下,竟将银光硬生生冲天一个口子。

    一声怪鸣后,一股黑烟趁机逃窜而出,再砰的一声后,就化为上百缕黑气的向四面八方逃窜而走。

    “还想走!百剑术!”银光女子骤然双眉一挑,单手再一掐诀。

    下方银光一颤后,从中一下弹射出近百道银色小剑,一个模糊后,全都紧追每一股黑气死死不放。

    片刻后,在银光接连闪动中,所有黑气纷纷的被一斩而灭,全被扫荡一空了。

    “收”

    宫装女子再一掐诀,所有银色小剑向其激射而回,并再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口尺许长的银色长剑,一闪的没入袖中不见踪影。

    此女又单手冲柳鸣这边一招。

    一声嗡鸣后,那件圆钵当即朝其激射而去了。

    片刻后,此女口中念念有词,单手托着圆钵冲下方一晃。

    “嗖嗖”声大起,先前爆裂的所有黑色晶片和巨鼠洒落的血肉,当即冲天而起,全都一窝蜂的被收入圆钵中。

    做完这一切后,此女才转首朝柳鸣扫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是蛮鬼宗的弟子吧。你这次帮我分散此兽注意力,也算帮了我一个小忙,我叶天眉一生从不欠人,还剩下的一些妖兽血肉残渣,我懒得再去细细搜寻了,就留你当做报酬了。”

    话音刚落,此女体表银光一闪,再次化为一团银光的破空而走了。

    这位叫叶天眉的女子,竟从始至终女未给柳鸣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只在其脑海中留下一副冰艳无双的脸孔。

    柳鸣望着宫装女子消失的方向,在原地足足发怔了好一会儿,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这恐怕才是真正的飞天遁地神通。原来修炼者这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以前还真是井底之蛙了!不过她应该不仅仅是一名灵师吧。”

    他喃喃几声,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但是目中深处却不觉有一丝火热浮现。

    先前数次命悬一线的无力感,让他更增添了几分危机感后,心中更有一种莫名的东西滋生壮大而起。

    柳鸣在巨石上再呆了片刻后,才单手掐诀的腾空而起,驱云的往先前巨鼠毙命地方一飞而去。

    虽然不知道宫装女子口中的妖兽血肉残渣有何用处,但以对方身份,想来应该不会拿些无用的东西来应付他的。

    就在柳鸣在下方密林中仔细寻找那些妖兽血肉残渣的时候,名叫叶天眉的宫装女子,已经在百里之外虚空中破空而行。

    忽然此女神色一动,竟一下停下了遁光,并转首向下方某个山头淡淡说道:

    “原来彦道友已经在这里等候了,我说先前闹出那般动静来,为何一直未见你现身的。”

    “叶仙子修为是越发的精湛了,彦某自问丝毫气息未曾外泄,竟还被仙子一眼就认出来了。”下方山头上一股灰白之气一卷冲天后,赫然从中现出一名头扎三角发髻的灰袍老者,并有些意外的冲宫装女子说道。

    “哼,这里是你们蛮鬼宗的地盘,除了彦道友外,还能再有其他的化晶期道友吗!”叶天眉黛眉一挑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差点以为叶仙子已经进入假丹境界了。”灰袍老者长舒了一口气,苦笑一声的回道。

    “假丹境界那是这般好进入的,倒是道友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是何用意?”叶天眉不置可否的问道。

    “仙子在老夫地盘弄出这般大动静来,是不是也要给老夫一个交代吧。我们蛮鬼宗虽然弱小,但还不至于让人欺凌至此的。”灰袍老者闻言,神色一凝下来了。

    忘语威信平台上已经上传了凡人中“元魇”的图片,大家在平台上回复“元魇”可以看到。

    加入威信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