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机关护镜

    “不用了,对此结果我二人已经很满意了,不用再比试了。@@”钟姓道姑却忽然开口的说道。

    “的确,聪天这孩子这一场只是侥幸获胜,但若对上金宇的话,怎么看胜率也太低了一些。”朱赤这时也一下恍然了过来,直接出口拒绝了下来。

    他们就是在赌注上再占便宜,若是无法取胜,自然还是竹篮大水一场空的。

    “既然这样,我这边再加上一百斤铁精如何?”大智眉头一皱后,竟然又一下加大了赌注。

    这话一出,朱赤真的怔住了,钟姓道姑表情也一下凝滞了。

    “我没听错吧,二位道友为了这剩下的三分之一灵果,竟然还愿意再加上百斤铁精。百斤铁精的价值恐怕已经不逊色此地所有灵果了。”朱赤回过神来后,有些不信的说道。

    “不瞒朱道友,钟仙子,我二人此次对这些天琼果是势在必得的,要么一颗都没有得到,要么就全部得到。至于其中缘由,却不能相告的。不过二位道友放心,即使令弟子比试失败,我二人也愿意留下这百斤铁精当做补偿的。”白发老者同样肃然的回道。

    朱赤和钟姓道姑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丝讶然之色。

    “二位稍等一下,我和师妹恐怕要商量一二,才能做出决定的。”朱赤只能先如此的回道。

    “这个自然,二位道友尽管商量,这点时间老夫二人还是等的起的。”白发老者自然满口的答应下来。

    “聪天,你抓紧休息一下吧,一会儿说不定还真要你再比试一次的。”钟姓道姑没有反对,反一转首,异常凝重的冲柳鸣说道。

    “是,弟子知道了。”

    柳鸣答应一声,真的原地盘膝而坐,开始默默运功恢复法力起来,不过心中自然是同样的万分惊讶,不知九窍山两位灵师到底打什么主意。

    朱赤和钟姓道姑,这时却已经走到了另一边处,嘴唇微动不已,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正是极为玄妙的传音术。

    此术只有到了灵徒后期以后才能学习,故而柳鸣也是第一次见到,看了一眼后,不禁心中大感好奇起来。

    于诚和萧枫自从柳鸣意外获胜后,两人脸色就变得异常复杂起来,特别是萧枫更觉自己难堪之极。

    他一个九灵脉弟子都无法赢得一场,结果却让柳鸣一个三灵脉弟子拿下一局,并且似乎还要再和对方再比试一场的样子,这实在让其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了。

    他望向柳鸣的目光,不禁带有一丝嫉妒之色来。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朱赤和钟姓道姑才商量完事情,重新走了过来。

    大智大尚见此情形精神一振,露出准备凝听的神色来。

    “既然二位道友无论输赢,都原意赠送百斤铁精,我二人自然也不好拒绝的。不过我二人还有一个条件!”朱赤面无表情的说道。

    “有什么条件,二位道友尽管说就是了。”大智大尚互望一眼后,白发老者缓缓回道。

    “这场比试,我们门下弟子若是输了,我二人自然二话不说的带着铁精立刻离开此地,灵果全都归二位道友所有。但是若是赢了的话,二位道友则需要如实告诉我们看重这些天琼果的真正原因。”朱赤不加思索的说道。

    “告诉你们原因?好,若是输掉了这些灵果,我自然也没有保守此消息必要了。”大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略一思量后,也就一口的答应下来了。

    “好,那就如此约定了。”朱赤双眉一挑,伸出一只手掌去。

    “啪”“啪”“啪”三声后,白发老者和朱赤各击了一掌,然后四名灵师各自向圆圈外走去。

    “聪天,我不知你是否还另有什么手段,但下一场比试尽可全部施展出来,只要能赢了这叫金宇的小子,比试所得的所有好处,我二人做主全都分你十分之一。”当朱赤经过柳鸣身边的时候,忽然转首冲其郑重的说了一句。

    “不错,只要你赢了比试,我也可做保此承诺的。”钟姓道姑也肃然的加了一句。

    “弟子知道了,一定会尽全力的。”一听可以得到五分之一的好处,柳鸣也不禁心中骤然一跳,忙低首的回道。

    这时,大智大尚二人也郑重的嘱咐了阴沉少年几句,才放其离开。

    金宇面无表情的也走进了圆圈中,袖子一抖,青色圆球一滚而出,又一下化为了一只青光螳螂傀儡。

    “师妹,你觉得聪天能有几成胜算?”朱赤站在圆圈外,蓦然向钟姓道姑问了一句。

    “若是在上场比试前,我只能说只有半成了。但他既然火弹术已经小成了,并且上场比试赢得那般轻松,想来应该还有其他手段未用出的。但就这样,胜算应该也顶多只有三成吧。毕竟金宇此子的一心多用天赋和那头青光螳螂傀儡兽配合后,实在厉害之极。”钟姓道姑沉默了一下后,才这般回道。

    “三成啊。这也够我们赌上一把了。看大智大尚样子,我们若不比试这最后一场,恐怕也不太会让我们这般轻易离开的。”朱赤冷笑一声的回道。

    “嗯,我倒是更好奇他二人为何这般重视这些天琼果。”道姑却缓缓的说道。

    “嘿嘿,若是聪天能取胜的话,我们自然就能知道了,若是不能的呼,拿着百斤铁精回去,也算是满载而归了。”朱赤嘿嘿一声的回道。

    “的确如此,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静等结果了。”道姑微点下头。

    这时候,柳鸣已经站起身来,一缕缕黑气从体内飞窜而出,再单手一掐诀,手腕上铜环一亮后,一道法决飞快打入到了自己体内。

    与此同时,铜环嗡嗡声一响,一面圆形光盾也紧贴手臂的浮现而出,

    “这就是你的符器,看起来不怎么样吗!”金宇望了柳鸣手上的铜环一眼,冷冷的言道。

    “是不是厉害,阁下亲自来试试不就知道了。”柳鸣凝望着对方,口中却淡淡说道。

    “是吗,那我就来试一试了。”柳鸣目中凶光一闪后,当即一根手指往额头一点。

    青光螳螂傀儡当即两只前肢猛然一磕后,就双翅骤然一展而开,带着一连窜虚影的直扑对面而去。

    柳鸣见此,口中飞快一念决,两手往胸前一合,当即阵阵青光一闪,一枚枚青色薄片飞快的浮现而出,手腕再一抖。

    “嗖”“嗖”“嗖”声一响!

    三道风刃就几乎连成一条直线的激射而出,速度之快,远非此前用过的火弹术可比,竟比青光螳螂傀儡速度丝毫不差哪里去。

    阴沉少年见此微微一惊,忙一催傀儡兽。

    “当”“当”“当”三声后,螳螂前肢飞快一舞下,虽然磕飞了三道风刃,但也不由的连退数步出去。

    金宇脸色一沉,空着的手掌骤然一阵掐诀,再虚空冲螳螂一点。

    当即此傀儡再次一冲而出,不过同时双翅一震后,却以一化四的变化出四头模糊不清的虚影来,让人无法辨清真假的同时冲柳鸣扑来。

    柳鸣瞳孔一缩,但口中法决念动的更加急促,再次两手一扬。

    破空声大起!

    又有四道风刃激射而出,并瞬间一闪的将其中三只螳螂虚影一斩而灭,只有最后一只前肢一动,才将风刃一磕而飞,但身躯在半空不受力情形下,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出去。

    就在这时,柳鸣忽然大袖冲空中一扬,黑影一闪,一道黑索一下毒蛇般的直奔螳螂傀儡一卷而去。

    “噗”的一声。

    眼看螳螂就要被黑索出其不意的一缠而上,傀儡兽却忽然背后翅膀一振,身躯顿时向一侧斜着激射出去。

    黑索顿时一卷的落空。

    不过就趁金宇略一分心的时候,另一边的柳鸣却再次两手一扬,破空声又起,竟又有两道风刃激射而出,不过这一次目标并非螳螂傀儡,而是一个闪动后,就鬼魅般的到了阴沉少年面前。

    柳鸣先前出手,赫然还没动用全力。

    他精纯法力外加大成后的风刃术,全力施展之下,速度之快竟比先前还要快上了三四分。

    金宇纵然一向性子狂野,一见此情形也不禁吓了一大跳,想要躲避却根本来不及了。

    “砰”“砰”两声。

    风刃结结实实的斩在了阴沉少年的前胸上,却黄光一闪,发出了枯木般的闷响声。

    “机关战甲。大智大尚,你们二人竟然赐给他此宝,这场比试不能算数!”原本要狂喜跳起的朱赤,一见此幕,当即惊怒交加的冲白发老者二人厉喝起来。

    钟姓道姑见此情形,也脸色难看异常。

    “哼,你看清楚了。宇儿所用的机关之物,可不是我们上次的机关战甲,而是其自己制作机关护镜而已。”

    白发老者却勉强一笑的回道,其脸色微微发白,显然刚才一幕,让其也吓了一大跳。

    “护镜”

    朱赤闻言,微微一怔了。

    这时,金宇一身冷哼后,猛然将身上衣服一扯而下,露出了里面紧贴的另一套白色衣服,但衣服前后赫然各有一面镜子般圆形木片紧紧护住前胸后背。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