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寿元

    “不知公子打算让我等做什么事情!”关老大听闻此话,先是一喜,又小心的问道。【阅读】[]

    “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去做什么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只是你们去凡俗世界几个地方,建立一些可同驱使的小势力,同时帮我打听搜集一切消息情报而已。这些事情,对你们两名中阶炼气士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柳鸣似笑非笑的说道。

    “公子放心,别的事情也许我二人帮不上什么忙,这点小事的话绝没问题的。”关老大心中一松,立刻拍着胸脯的回道。

    “好,你们两个在外山门外再住一晚,等我将你们要做的事情想好后,自会再来的。到时候,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柳鸣淡淡的吩咐道。

    这一次,关老大、谷三自然连声的答应。

    于是下面的时间,柳鸣单手一掐诀,再次凝聚出灰云的将二人送回了阁楼,然后驱云向九婴山一飞而去了。

    没有多久后,他就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推开屋门的随意找一把椅子坐下后,这才将白家家主的信函一拿而出,并将信纸一抽而出的看了起来。

    “让我继续顶替白聪天的名字,并且十年之内要尽力帮助白家扩充势力,白家也会提供一笔资源供我修炼,看来倒也算是不错的条件,和白嫣儿说的倒是差不多。不过最后提到的和牧家结亲又是怎么一回事,竟然想让我和牧明珠订婚,不是说笑的事情吧!那丫头现在正和高冲打的火热,怎会看上我这般一个三灵脉弟子。还是让牧家先能说动这小丫头再说吧!”看完白家家主信函,柳鸣蓦然冷笑了起来,两说一搓后,就将信函化为了灰烬。

    他自然也没有给白家回什么信的打算。

    第二日一早,柳鸣离开住处,再去找了关大谷三一趟。

    他将他二人再次带到偏僻处,交代了小半时辰的事情,才亲自驱云送二人出了蛮鬼宗山脉,随后重新返回了山门。

    柳鸣并没有直接回到住处,而是再次来到了主峰上的回春堂。

    这一次,他一走进这座木制阁楼大门时,一层仍然只有一人,但自然不是珈蓝此女,而换另一名姿容普通的女子。

    此女随意的问了一句后,就摆手让其可以去二层了。

    柳鸣倒也没客气,几步的就上了二层,向上次没有进入的散发药香的厢房走去。

    当他方一走到厢房入口白色珠帘前时,不禁脚步顿了一顿,里面立刻传出了一个温和的女子声音:

    “既然到了这里还犹豫什么!小家伙,进来吧。”

    “多谢师叔,那晚辈冒昧了。”柳鸣一听这话,恭声回了一句,才挑开珠帘的走了进去。

    但他进去目光一扫后,却吓了一跳。

    里面一个药炉旁的椅子上,赫然坐着那名以前在三层见过的青色斗篷女子。

    “前辈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柳鸣一想起当初被对方赶走的事情,不禁有些迟疑了。

    “呵呵,看你样子是见过我姐姐了。放心,我们不是同一人,只是同胞姐妹而已,所以打扮才都一般模样的。”斗篷女子一见柳鸣这般萎缩样子,却轻笑了起来,并十分和善的解释了两句。

    “原来如此,是晚辈认错人了。”柳鸣一听口气,的确和三层另一名斗篷女子完全不同,也就心中一松下来。

    “不过小家伙,我看你样子可不太像是负伤或有病的样子!”斗篷女子上下看了他几眼后,这般问道。

    “晚辈刚从幽冥鬼地回来,但在那边碰到了一些小意外,曾经感受到身体十分不适,但是后来自己检查时,却又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所以想让前辈检查一下晚辈身体,可有什么异常之处吗?”柳鸣恭敬的回道。

    “哦,身体不适?这个范围可就太大了。不过你要真想彻底做一次检查的话,我可倒以动用一次探查法阵,但是花费可不小的。”斗篷女子丝毫不觉意外,十分平静的说道。

    “要多少灵石?”柳鸣毫不犹豫的问道。

    “一百”

    斗篷女子声音还是那般温和,但所说数字却让柳鸣心中一跳起来。

    “请问师叔,这探查法阵效果怎么样?”如此大数字,让他不禁有一丝迟疑起来。

    “你放心吧,只要你身体真的有恙,此法阵肯定就能检查出来的,否则我怎会收你们这些晚辈如此多灵石,其实这一百灵石,也不过是勉强够此法阵的消耗而已。”斗篷女子不在意的回道。

    “那晚辈就用一次吧。”柳鸣心中一番衡量后,还是一咬牙的答应下来。

    “很好。你过来吧。”斗篷女子听到此话倒有些意外,深深看了柳鸣一眼后,就站起身来的向房子一角走去。

    这时柳鸣才发现,在那边的地板上,赫然铭印着一个数尺大小的淡金色法阵。

    斗篷女子从身上取出几块雪白晶石安在外延的几个凹槽中去,就示意柳鸣进去。

    柳鸣看似随意将腰间养魂袋一摘而下,留在了法阵外面后,才走进去盘坐而下。

    斗篷女子单手一个翻转,手中多出一块同样颜色的法盘来,单手冲其一。

    整座法阵当即嗡嗡作响,一片金濛濛霞光从中一卷而出,将柳鸣全都罩在了其中。

    斗篷女子则开始口中念念有词,一根手指不停冲手中法盘指点着什么,并不时有些光点或符文从中涌现而出,让人看的眼花撩软之极。

    “身体非常健康,精血充足,经脉完好,骨质非常稠密,几乎是普通人的一倍以上。咦,法力这般精纯,你提炼过法力了!”斗篷女子只操纵了法盘片刻,就在喃喃声中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

    “晚辈法力的确是精纯过的。”既然已经被对方检查出来了,柳鸣自然不会再否认什么了。

    “看不出,小家伙你还是有莫大毅力之人!据我所知,凡是年纪轻轻就做提纯法力这种耗时耗力事情的,要不是对自己进阶信心十足,不在乎浪费的这点时间,要不就是想走捷径,打算冒险一拼之辈。”斗篷女子有几分好奇的样子。

    “晚辈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种人,不过师叔可查完了吗?”柳鸣含糊的回了一句后,又有些关切的问道。

    “还没有呢,再等一会儿吧。嗯,灵海也没有问题,神识也很平稳,应该也没问题的……”斗篷女子一边操纵着法盘,一边继续的自语说道。

    不过柳鸣一听女子所说的“灵海没有问题”话语后,目中不禁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

    “咦,寿元不太对,好像有减少的迹象!”突然斗篷女子声音一顿,略带一丝诧异的语气。

    “寿元减少?此话当真,师叔能否多看仔细一些。”柳鸣一听这话,自然吓了一大跳。

    “好,我再查看一遍……嗯,没错,你寿元最近的确有因为外力减少的迹象。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寿元减少的不太多,只有区区几年的样子,只要服食一些灵药,还是有办法弥补回来的。看来你在幽冥鬼地,应该碰到一些擅长吸取他人寿元的邪鬼。下次再去此地的时候,只要准备一些克制的手段,就无事了。好了,其他方面就都没有问题了。”斗篷女子又凝望了法盘片刻后,才微微一笑的说道。

    “寿元减少!看来晚辈感觉的身体不适,就在此上面了。多谢师叔指点了,晚辈下次再去幽冥鬼地,一定会当心的。”柳鸣轻吐一口气后,有几分苦笑的回道。

    但他却一下回想起,当初气泡吞噬其法力一空的时候,所感觉到体内被剥离而走的东西。心不禁直往下沉去了。

    那气泡在没有法力吞噬的时候,竟然还会直接吸取其寿元当做补充,这可真是要人命的事情了。

    不过他现在面对斗篷女子,纵然忧心忡忡,也不会显露太多出来,当即起身走出法阵将养魂袋一收而起,再次施礼称谢后,也就告辞离开了此地。

    当柳鸣身影直接从楼梯口处消失不见了,斗篷女子也将金色法盘一收,但带有一丝疑惑的自语了一句:

    “难道是吸魂兽真又在幽冥鬼地出现了不成,若真是如此的话,倒要让本脉弟子再去的时候,要多加小心一二了。”

    随后此女摇了摇头后,就再次坐回了原来椅子上,似乎方才根本没有人来过一般。

    ……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就回到了住处。

    他直接去了修炼的屋中,并在蒲团上盘膝坐下,然后双目一闭,就开始真正思量那神秘气泡的解决办法来。

    否则按照现在情形,气泡每次将他体内法力吞噬完后,就开始吸取寿元的话,恐怕他真挨不了多久,就要一命呜呼了。

    他好不容易走上了修炼之路,自然绝不会让此等事情发生的。

    柳鸣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

    第三天一早时候,他终于睁开了双目,脸上神色略微放松,似乎心中已经有了定计。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来看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