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灵器

    其中两个皮袋也就算了,里面只是放着一些疗伤丹药和一些杂物,巨鳌单独夹着的一个赤红色玉匣却一下引起了柳鸣的注意。(阅读)[]

    他好奇的将玉匣一拿而起,并打开盖子,里面一股白茫茫寒气一扑而出后,不禁激灵打了个寒颤。

    玉匣中竟然放着一颗蓝汪汪晶珠,看起来奇寒无比,也不知是何来历。

    柳鸣这才有些恍然那灰袍男子如何能冲出火海的。

    此物多半也是一件奇宝了。

    柳鸣心中如此想着,飞快将玉匣和其他东西全都一收而起,再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又抬手放出一连串火球,将附近战斗过的痕迹全都破坏的一干二净,造成和火海那边差不多的效果后,才将白骨蝎一收而起,驱云腾空的冲蛮鬼宗方向一飞而去了。

    ……

    数日后,柳鸣回到蛮鬼宗的时候,宗内赫然一切如旧,没有相关消息传回的样子。

    柳鸣见此,先去执事堂记录了一下重新回宗之事,就立刻返回了九婴山住处,就此开始服用丹药,每日炼化药力不已。

    转眼间,七八天过去了。

    但这一日,一名九婴山外门弟子出现在了小院外,并大声说圭如泉召唤他上山。

    柳鸣听了这话,心中微动,收了功法的走出了屋子。

    一顿饭工夫后,他就出现在了山顶大殿中。

    殿内除了圭如泉外,他还看到了那位中年道士“张师叔”。

    “果然是此子!”中年道士一看清柳鸣面容,笑了起来。

    圭如泉听到这话,神色不变,只是冲柳鸣问道:

    “前些天,你可是去了卫州坊市,并回来途中遭遇了那头恶蛟?”

    “是,弟子的确去了卫州坊市一趟。”柳鸣恭敬的回道。

    “你可知道,除了你和张师叔救走的两名弟子外,其他人全都陨落掉了。在你张师叔走掉之后,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如何逃得性命的?”圭如泉面现一丝异色的问道。

    中年道士闻听此言,脸上略显一丝尴尬之色。

    他当时未能连柳鸣一同救走虽然算是情有可原,但现在当着圭如泉这位柳鸣名义上师傅的面,自然还有些不太自在的。

    “回禀圭师,除了钱师姐二人外,弟子恐怕是其他人中唯一能保持清醒的人,所以等飞舟被那恶蛟用莫大神通震散之后,弟子也只能采取了一些自救手段……”

    柳鸣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当即将当时发生的情形一一的讲述了出来。

    不过有关白骨蝎,还有另一名蜂盗也逃得性命,并得到那口短剑灵器的事情,自然只字不提。只是说自己从坊市中多购置了几枚防御符箓,这才能侥幸逃出火海的。

    “原来这样,我说后来再回到原处的时候,连其他弟子的尸骨都找不到了,竟然是被那头恶蛟一把火全烧掉了。不过,白师侄倒是运气不错恰好在坊市中购得了一些防御符箓,否则恐怕也无法逃得性命的。要不是我从执事堂查到近期回宗的弟子中有你名字在,恐不知道还有其他弟子生还的。”中年道士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张师弟无需自责什么的,谁能想到原本只是想引出蜂盗一群跳梁小丑的圈套,竟会引来了这头恶蛟来。而且三名灵师中,也只有张师弟一人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圭如泉转首安慰了一声。

    “我也是因为风火门的赤阳前辈突然现身,惊走了那头恶蛟,否则同样无法生还。此恶蛟之利害,远超传闻之上,即使身负重伤也绝不是我们这些灵师能够招惹的。可惜听说赤阳前辈追了两天后,还是将此蛟追丢了。”中年道士苦笑一声的说道。

    “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再过一段时间,彦师叔应该就可以再次出关了,到时本宗还有希望从中分的一份好处的。”圭如泉却微微一笑的说道。

    “希望如此吧。对了,白师侄可以回去了,另外有关恶蛟和坊市事情一字都不可以外传,违者要宗规处之。”中年道士点下头,又冲柳鸣神色一肃说道。

    “是,弟子知道了。”柳鸣心中一凛,当即答应一声的退了出去。

    “你这弟子不错,竟在那头恶蛟啸声中还能保持清醒,这可不是一般弟子能做到的事情。”一等柳鸣真离开了大殿,中年道士出口赞许了一声。

    “嗯,此子无论心性机智都是上佳之选,唯一可惜的只是三灵脉资质,否则我早将他收为亲传弟子了。”圭如泉点点头,面露一丝笑容的回道。

    “原来只是三灵脉,这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他若能进入灵徒后期的话,夺得一名核心弟子的位置还大有可能的。”中年道士闻言,同样有些惋惜样子。

    “对了我还未恭喜师兄一声,听说朱师兄和钟师妹去了一趟海族坊市,并换回了一块深海寒光铁。啧啧,此物可是炼制真正飞剑剑胚的材料之一。恐怕不久后,天月宗那边就会派人找师兄了。”中年道士又想起了另外一事,啧啧恭贺的说道。

    “呵呵,这是朱师弟他们福缘到了,不过此物虽然能当做剑胚来用,也只能炼制出下品飞剑,况且我们几个另有大用,并不打算出售给天月宗。”圭如泉一捻胡须后,也有几分高兴之色的说道。

    “啊,原来如此。那可真有些可惜了。天月宗对飞剑剑胚材料可是一向不惜花费代价收购的。”中年道士微微一怔,仿佛有些不能相信的模样。

    “嘿嘿,此师弟以后自然知道真假了。”圭如泉嘿嘿一声后,似乎不愿意多谈。

    随后二人又谈了一会儿后,中年道士就告辞离开了。

    而回住处的柳鸣,进入修炼屋中后,脸色凝重的思量了好一会儿,才从身上取出一颗丹药服下,并开始炼化起来。

    对现在的他来说,自然是进入灵徒后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一边催动着冥骨决第三层法决,一边能清楚感受着体内法力的一点点增加。

    半个月后,正在修炼的柳鸣。忽然感到身躯一震,灵海骤然无法自制的滴溜溜转动而起,同时一热一冷两股能量从中一冲而出,并飞快走遍全身各处,再骤然往天灵盖上同时一冲而去。

    “轰”的一声。

    柳鸣只觉脑子一声闷响后,冷热两股能量就骤然在神识中交汇一起,再无任何区别的融合一体,同时身体一轻的几乎要飘飘飞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舒服之极的。

    “成了,这冥骨决进入灵徒后期,竟然真的丝毫瓶颈没有。”

    柳鸣一下站起身来,感受着体内一下激增数倍强**力,不禁大喜之极起来。

    如此一来,他再不用担心气泡下一次的爆发了。

    好一会儿后,柳鸣才平息下心中兴奋之意,准备以后一段时间仍不外出,直到能将外溢法力控制自如。

    如此一来,除非与人斗法放出气息,否则一般人也无法知道他的真正修为境界。

    毕竟如此短时间就进入到灵徒后期境界,以他三灵脉身份还是有些太惊人了。

    下面的两个多月中,柳鸣将剩余一些丹药也全都服用的差不多,甚至体内对这几种丹药都产生了一定抗性,就算继续服用也无法增加多少法力后,就开始每日静静的打坐吐纳,将灵徒境界一点点的巩固下来。

    让柳鸣有些纳闷的是,现在已经差不多有半年时间了,体内气泡却仍然丝毫反应没有。

    他心中诧异之下,更不愿意在此种情形下去做宗门任务。

    但这一日,他还是去了九婴山秘法阁一趟,并从中找了数本讲解灵器的厚厚典籍,并带回了住处。

    当过了几天,他终于研究透彻某种法决后,当即兴冲冲的将那口青色短剑取出,张口冲其喷出一团团精气,然手单手掐诀,冲其打出一连串的法决。

    “噗”“噗”几声!

    灵器一下其精气吸纳殆尽后,表面开始浮现密密麻麻的青色符文,一个个只有米粒大小,但滴溜溜一转后,就忽然凝聚成一个个的青色纹阵,一层层丝网般的将短剑包裹其中,一眼看去足有十几层的样子。

    柳鸣双目一凝,开始仔细辨认这些纹阵数量,半晌后,才眉头一周的自语一句。

    “十六层禁制,中品灵器!算是中品灵器中的顶阶存在,也算不错了。”柳鸣

    按照他先前看的典籍中所说,灵器威能大小和品质等级判断,基本上靠其中蕴含禁制重数来判断。

    一半来说,拥有一到九重禁制的灵器是下品灵器,十到十八重禁制的是中品灵器,十九到二十七重算是上品灵器,二十七到三十六重则是极品灵器了。

    至于三十六重禁制以上的,则就传闻中拥有排山倒海之能法宝才能拥有了,那几本典籍对此只是略微一提,并未多说什么。

    当然这种判断灵器品质和威能方法也不是绝对的,毕竟灵器中也有互相克制之说,并且灵器还要看本身属性是否和主人修炼功法相适宜,在不同修为人手中也能发挥截然不同的威能。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欲----",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