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石坚、绿云

    以柳鸣现在的灵徒后期修为,外加有灵器和骨蝎相助,只要不是灵师亲自来找麻烦,自然都不会有多大畏惧的。

    至于他和牧明珠的婚约,自然也存了走一步算一步的打算,对于是否真娶此女,也抱着一副随其自然的态度。

    况且三年时间对别人来说也许极短,但对他来说却可能会改变许多事情的。

    倒是他,刚才细听牧明珠讲述了前几次大比中核心弟子得到资源奖励和参加生死试炼后的莫大好处后,不禁真的砰然心动了。

    别的不说,单是一成为核心弟子前十之列,每年按照名次有少则一两千灵石,多则四五千灵石的重奖,就足以让心动不已了。

    更别说,一旦能够从生死试炼中活着回来,蛮鬼宗还会为这些弟子每人提供一份进阶灵师时必须的真煞之气,同时还会按照在试炼中立下的功勋多少开启宗中禁地,让他们可以在比外界灵气浓密数倍甚至十几倍灵池中,修炼一定天数。

    而这些还只是蛮鬼宗自己的奖励,若是能在生死试炼中也能夺得个人名次话,诸宗共同奖励价值自然还在此数倍以上的。

    如此惊人奖赏,这对急需大量资源的柳鸣来说,自然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

    而算算时间,现在离大比也只有半年的时间了,生死试炼则会在大比后一年开始。

    他虽然自信实力不弱,但对自己是否真能进入核心弟子前十之列,也不是有十足的把握。

    毕竟宗内大比可是宗内所有三十岁以下灵徒都可参加的比试,其中纵然有那些天资过人,年纪轻轻就能有惊人实力的少年弟子,也有不知卡在灵徒境界多年,一身法力早已修炼雄厚无比的老弟子。

    以他现在情形下,法力短期内是不太可能再有显著提高,反而有些缺乏的是与人斗法的实战经验。他虽然以前在凶岛上与人争斗无数次,但那是凡人间的争斗,能够借鉴的实在不多,而和真正的灵徒交手还真没有几次的。

    虽然宗内也有专供弟子切磋用的斗法场,但一般弟子谁会将自己真正手段在这种地方显露而出,而且因为在斗法场中一旦真出手过重伤及同门,还会受到宗门严惩缘故,对真正的灵徒中强者并无多大作用的。

    故而柳鸣只是略一思量后,就放弃了在斗法场练习实战的打算。

    他脑中再飞快想了几遍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嘴角一笑的自语起来:

    “对了,那个地方虽然凶险了一些,倒是练习实战的好地方。而且若是去那里的话,就算有人想找麻烦,恐怕也不太容易的。不过在此之前,前,还是需要去藏经阁一趟,再找一门合适的防御秘术才行。”

    九婴山秘法阁虽然也有几门对所有弟子公开的防御法术,但是这些法术要么修炼有一定条件,要么施展起来效果不佳,他都没有看进眼中的。

    至于柳鸣手中的贡献点,虽然因为前段时间换取了一些增加法力丹药,而消耗了大半,但剩下的数百贡献点应该也能够换取一门防御法门用的。

    不过一想到要见那位强塞冥骨决给自己的“阮师叔”,他心中就隐约有些发毛,先前之所以从未再去过藏经阁第二次,未免不是心中对其抱着避之不及的念头。

    不过既然牵扯到大比和生死试炼的事情,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的再去一次了,并且若是能顺势将冥骨决的一些不解处再问个明白,自然是更好不过了。

    柳鸣重头仔细想了一遍,觉得再无任何不妥后,当即就离开了住处,并腾空驱云的离开了九婴山,直奔主峰而去。

    但他方一飞离九婴山不久,从山脚下也一下腾空冲出两朵灰云,并加快速度的片刻间就追上了前面的柳鸣。

    “前面可是白师弟吗,可否慢行一步,和我夫妇聊上几句。”

    柳鸣早就发现了背后有人追来,原本根本不想理会的,但听见这二人竟然直接开口了,略一犹豫后,还是停下了灰云,转身望了过去。

    只见后面同样两朵赶过来灰云上,赫然站着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

    男的脸孔黝黑,手臂粗大,一身劲装,背着一柄紫色长枪。女的颧骨略高,五官普通,但腰间缠着一根白色皮鞭。

    “两位是……”

    柳鸣一眼就认出这两人并非九婴山弟子,双目一眯的问道。

    “果然真是白师弟!太好了,在下石坚,这是在下伴侣绿云,我二人都是化血一脉弟子。”黑脸大汉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后,面上露出笑容的说道。

    “原来是石师兄和绿师姐,二位找白某可有事情?”柳鸣一听对方是化血一脉后,心中顿时就有了几分了然,但面上丝毫异色不露的问道。

    “师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可否到下面再详谈一下。,”黑脸大汉和妇人互望一眼后,这般的说道。

    “没问题。”

    柳鸣眼都不眨的一口答应下来,立刻往下方一降而去,倒让对面二人微微一怔后,急忙也跟着下去了。

    片刻后,三人就先后落在了下方一片小树林中。

    “二位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吧。”柳鸣淡淡问道。

    “白师弟,你的任务狂人大名,我二人也是曾经耳闻过的,若是没有必要的话,我夫妇可并不想走这一趟的。”黑脸男子先缓缓的说道,脸上笑容已经不见了踪影。

    “哦,听师兄口气,是来者不善了。你们是高冲派来的,还是牧明珠那丫头唆使来的。”柳鸣眉梢微微一动,丝毫异色没有的反问道。

    “师弟真是聪明人,看来不用我夫妇多说什么了。这点事情,自然不可能惊动高师弟的。我们只是想来问一句,你可愿意退掉牧明珠的婚约,只要答应的话,我二人扭头就走。”妇人面无表情的也开口了,声音有些微微沙哑。

    “不答应的话,难道两位打算在这里和我动手不成?只要有丝毫法力波动出现,刑堂执事片刻间就会赶来的。”柳鸣反轻笑了起来。

    “宗门严禁弟子间争斗,我二人怎会做此种蠢事的。不过柳师弟以后若是去做宗门任务或者一离开山门后,恐怕就会有一些麻烦出现的。”石坚一咧嘴,露出雪白牙齿的说道,但话语中的威胁之意隐约透出。

    “麻烦?我最近一段时间正好不打算离开宗门的,石师兄你们要是真有耐心的话,尽可在宗门附近守着就是了。”柳鸣打了个哈欠的说道。

    这话让对面这一对男女,都脸色微微一变。

    “白师弟,那牧明珠就算真生的貌美如花,但你真愿意为一名连灵徒都不是的外门女子,去得罪高师弟吗!不要忘了,以高师弟的资质,以后进阶灵师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妇人脸色阴沉的说道。

    “那就等高冲真成了灵师后,二位再来找我吧。现在吗,既然话不投机,我还很忙,就不陪二位多聊了。”柳鸣嘿嘿一声的回道。

    接着他就不再理会二人的单手一掐诀,冲天腾空而起,冲蛮鬼宗主峰一飞而去了。

    “怎么办,没想到这小子年纪不大,竟然这般难缠?”妇人见此,转首冲黑脸男子问道,但面上双眉倒竖,似乎十分恼怒的样子。

    “这位白师弟年纪不大,但能短短时间就能闯出一点名气来,自然有过人之处的。仅凭寥寥几句恐吓之言,就将其吓退,原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过也没关系,据我打听,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接取贡献点任务了,我就不信他真能呆在宗内不再外出了。回头和吴兄他们商量一下,将人分成数批的轮流守在宗门外面,不信抓不到教训他的机会。这样的年轻弟子虽然先前话里说的漂亮,但等真正吃到苦头之后,自然就能明白什么才是弱肉强食,什么才是不能得罪的人。”黑脸男子冷笑的回道。

    “好,那就这般做吧。对了,听说牧仙云也插手此事较多,是不是也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绿云满意的点点头后,一下又想起什么的问道。

    “牧仙云毕竟是牧明珠的亲姑姑,现在还不好动她的。你没见原先一向针对此女的欧阳锌等人,最近一年多根本没有再找她麻烦吗,多半也是因为高师弟的关系,有些投鼠忌器的。”石坚摇摇头的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牧明珠这丫头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之人,连我等都看明白了掌门让其接触高师弟的用意,唯独她还一直蒙在鼓中,以为自己以后真能和高师弟双宿双飞呢。恐怕等高师弟成就灵师之期,也就是她作为炉鼎之用之时!”绿云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你胡说什么,这等事情你我可以议论的话,万一传到掌门耳中,你我还想要性命吗!”黑脸男子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大变的训斥起来,同时慌忙四下张望了一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