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耻小人!

    从外面回来,杨纪心情是沉甸甸的。()

    “劳碌了一天,想不到最后还是要空手而回。”

    杨纪低垂着头,脑袋里浑浑噩噩的,连怎么穿过杨府侧门的都不知道。

    虽然为了一时爽快,把钱都给了杨二牛,但是杨纪并不后悔。那种情况,如果坐视不理,他才会深深的后悔。

    失去亲人的痛苦,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真正明白,杨纪只是觉得愧对梁伯。

    “二十枚铜子不但没有增收,反而还被我用掉了五枚。我卖了这么多对联给那些店铺,明天他们肯定卖不完。我再去写对联,恐怕根本赚不了多少钱。年关还没有到,我们就只剩下十五枚铜子,怎么办,怎么办?”

    杨纪心中深深自责。

    “少爷,你回来了。”

    老管家的声音慈祥、关切,他就站在门口,不知道等了多久。

    “嗯。”

    杨纪低着头,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忙了一天,应该很累了吧。我热了些粥,就在桌上,你先喝了垫垫肚子吧。”

    老管家道,对于杨纪出门赚钱的事只字不提。

    然而越是这样,杨纪心中反而越是自责。

    “我不饿,梁伯,你先吃吧。——我有点困,想先睡一会儿。”

    杨纪躺到床上,心神恍惚,也没有脱衣,直接和衣而睡。

    天色越来越晚,杨纪躺在床上迷迷糊糊,脑海里翻来覆去一会儿是老管家,一会儿是母亲,一会儿又变成了宗族里那个让他深深痛恨的女人……

    他的身躯越来越热,到了后来,浑身通红,居然发起烧来!

    房间漆黑一片,听不到一点声音。只有偶尔的风声从窗户的缝隙吹了进来。老管家只是以为杨纪想要休息一会儿,并没有进来打扰。

    黑暗中,谁也没有看到,杨纪躺在床上,身躯发出阵阵通红的异光。随后,一点通明、璀璨的光芒,犹如泪坠一般,从杨纪的怀中飞出,缓缓升起,一点点,一点点……,贴在杨纪的额头正中,慢慢的渗透进去。

    ……

    这一夜,杨纪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离奇画面,但是仔细去想的时候,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

    在梦里,杨纪好像看到了许许多多人的记忆,还有一种浓烈的无边的孤独、恐惧、悲伤……还有痛苦!

    “啊!”

    杨纪心中大叫一声,猛的从床上坐起,他睁大着眼睛,胸膛急剧起伏,满头的大汗,整个人好像**的,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原来是做了一场梦。”

    杨纪清醒过来,重重的舒了口气。房间里一片寂静,耳朵里可以听到窗外狂风呼呼作响,在这样的夜晚,显得格外的碜人。

    杨纪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突然感觉身上有些不对劲。

    “好奇怪啊!”

    杨纪皱了皱眉,突然伸手在身上搓了搓,好像有什么东西搓破,用力一拉,嗤啦一声,一整块薄薄的东西从身上撕了下来。

    “!!!”

    这一刹那,杨纪彻底的惊醒,一种巨大的惊悚感从心中涌起。

    “这……这难道是我的皮肤!”

    杨纪全身都颤抖了起来,那种感觉绝对不是什么布料。那种薄薄的感觉,而且紧贴着身体,只可能是皮肤。

    可是杨纪身上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就好像是撕破了一重无关紧要的东西一样。

    “点灯看看。”

    杨纪揭开被子,翻了个身,手臂一撑,身躯高高跃起,直接从床上翻落下来。

    “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而且,身体怎么好像也变高了。”

    杨纪呆呆的站在床边,满腹狐疑。

    他根本没有准备跳到床下,但是那一撑,力量极大,直接让杨纪翻过了床沿,落到了地上。

    以杨纪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难道是错觉?”

    杨纪百思不得其解,心中一片恍惚,甚至产生了一种刚刚他是不是真的从床上跳下来的疑惑?

    “先点着油灯再说。”

    杨纪心中暗道。

    火石在书桌上,需要到窗边去取。

    杨纪大步走了过去,刚刚摸到桌上的火石,耳中就透过呼呼的风声听到屋外一阵低低喝骂声,似乎什么人在争吵。

    “老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少爷我瞧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跟着‘杨纪’那个废物,你能有什么好处?”

    杨纪皱了皱眉,这个凶狠的声音好熟悉,但一时之间又记不起来。这个时候,杨纪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得罪了‘大夫人’有什么下场……,老东西,你是个聪明人,不会不知道!少爷我身边最近还缺个服侍的人,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干,吃香的,喝辣的,以后少不了你的。怎么样,好好考虑吧。不过,想好了,——我可不喜欢被人拒绝?”。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低低的哄笑声,另一个似乎是护卫的声音隐约从风声传来:

    “嘿嘿,老东西,上次给你的教训还没忘吧。这次要是再不识趣拒绝少爷的话,那可就不只是脸上挨几拳,肿几块那么简单了。”

    杨纪脑海中的感觉变得清晰起来,好像就要想起来了那个人,但又还差一点点。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人显然不是什么善类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纪终于听到了另一个苍老的,哀求的声音:

    “不,不行……,我不能离开少爷……”

    轰!

    杨纪脑海一炸,终于知道这些人是谁了。也知道他们欺负的是谁了!

    梁伯!

    那个哀求的声音是梁伯!他们正在欺负梁伯!

    后面这些人再说些什么,他已经完全不知道了,杨纪只觉得胸中的一股怒火腾腾升起,烈烈燃烧,几乎要炸裂一样。

    “杨勇!!”

    杨纪目眦欲裂,猛的发出一声惊天怒吼,震得房屋都颤抖了一下。

    轰的一声,杨纪就像一头愤怒的猛兽,猛的撞开房门,从屋里冲了出去……

    …………

    杨勇其实一直想把老管家挖过去。

    “杨纪那个王八旦,七岁就克死了父母,一般人像他那样……早就死了。”

    “但这个老东西照顾了他八年,顶着族里的压力,居然把那个小崽子的生活照顾妥妥帖帖,生活井井有条”。

    “去他房间里看一下,他妈的比哪家都干净、整洁,不像自己身边的那些废物,毛手毛脚,忘东忘西,连打个洗脚水都做不到,不是冷了就是热了”。

    “凭什么杨纪那个王八旦,有个比自己还忠心耿耿的老仆人?”

    ……

    杨勇一向认为,好使唤的下人,当然是放到自己身边最好。

    杨纪那个家伙得罪了族里的“大夫人”,将来的下场可想而知。属于他的东西将来肯定会被瓜分干净——虽然没几个值钱的。

    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自己。杨纪就瞧上了老管家。

    “可惜,这老东西脑子有毛病,不识时务。”

    杨勇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

    他都招揽他好几次了,上次给了他点教训,本来以为他这次会聪明一点,没想到还是不答应。

    看来,给他的教训还是太轻了。

    “老东西,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少爷我可不是总有那么好的耐性!”

    杨勇将老管家顶在墙上,恼羞成怒道。

    他心里想好了,要是老东西再不答应……,反正在宗族里弄死一两个下人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情。

    轰!

    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勇听到了一声惊天怒吼,仿佛整个房子都炸开了。不远处的房门砰的一声震开,一道狂怒的身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杨纪!!”

    杨勇惊得目瞪口呆。

    杨纪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气得浑身发抖。

    就在距离他十几步的地方,杨勇正带着两个高大的打手,一只手掐着梁伯的脖子,把他像钳一只鸭子一样,双脚立地,牢牢的顶在墙上。

    梁伯的气管被压得整个人脸色涨红,呼吸困难,如同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这帮混蛋!!”

    杨纪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脚下一踏,红着眼睛就像一发炮弹一样,猛的冲了过去。

    愤怒之中,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这一脚力量大的惊人,脚掌踏落的地方,连地面都陷下去了,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

    “嘿嘿,杨纪,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杨勇很快反应过来,阴阴一笑,不惊反喜。

    他逼问了很久,老东西骨头硬,就是不松口,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没想到正好就碰到了正主。

    杨纪这个白痴,还以为靠着血气之勇,就能够把他狠狠教训一顿。

    做梦吧,你!

    这种教训人的事情当然应该还是由他来做。

    “早就想教训你了,正好老的小的一起收拾。”

    看着扑过来的杨纪,杨勇却是毫不慌张,脚下重重一踏,同样向着杨纪猛冲过去。

    “嘿嘿嘿!”

    后方,两名身材高大的护卫抱着手臂嘿嘿冷笑,目光戏谑,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帮手这种事情,也是要看对象的!

    杨勇再不学无术,也是杨氏一族的弟子,从小一大堆的药材泡过来的,也有呼吸五段的修为。要对付一个杨纪,那是绰绰有余。

    自取其辱!

    这就是杨纪最后的结果!

    【兄弟姐妹们,周一了!!请把你们手中的点击、推荐、收藏都投过来吧!2014年,让我们一起征战,再铸辉煌!——新的一年,皇甫十二万份的期待你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