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人力量

    “这小子估计还不知道勇少爷的厉害呢。【】”

    两名护卫阴阴冷笑着,眼神微妙。

    做为杨勇的护卫,对于自己这位“主子”,他们实在太清楚不过了。他们几乎可以预料到接下来必然出现的精彩一幕。

    “杨勇”虽然练功不卖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呼吸之术”也是练的稀稀拉拉,但是论起打架来,他却是相当的有天赋,各种阴招层出不穷,毫无顾忌。

    杨纪这种雏鸟在他面前卖弄,那是班门弄斧!

    果然——

    几十步的距离一晃而至,杨勇唰的一下抢先出拳,斗大的拳头带着猎猎劲风,向着杨纪脑袋轰了过去。

    “小子,看招!”

    杨勇大声喝道,他的眼睛眯着,闪现着一丝残忍。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出招的刹那,他的右腿猛的一抬,对着杨纪的档部就是重重一腿。

    撩阴腿!

    表面上光明正大的出拳,大声咋呼,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私底下来一招阴的撩阴腿,凭借这一手,打架斗殴,杨勇不知道重创了多少“英雄好汉”!

    “杨纪,跟我斗,你还差得远!”

    杨勇心中得意洋洋,眼前好像已经看到了杨纪哀嚎着倒下去的场面,那个爽快啊……

    杨纪并没有看到杨勇那一脚,事实上,两人出手的刹那,杨纪就知道自己冲动了。

    杨勇再不学无术,实力也要比自己高。

    不过杨纪并不后悔,对于这种得寸进尺的混蛋,没什么可后悔的。只是杨纪还是低估了杨勇的恶毒程度!

    杨纪的眼睛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杨勇踢出那一腿时,杨纪还是感觉到了。这是身体上的一种微妙的感觉,换作平常,杨纪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这个混蛋!”

    原本压下去的怒火,再次升腾起来,并且更加的炽烈。这一刻,就算是拼着自己受伤,杨纪也决不让杨勇好过。

    “砰!”

    杨纪脚下向后一踏,身体扭曲,完全是一种面临危险的本能反应,在电光石火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躲过了杨勇那一腿。

    “咔嚓嚓!”

    随即杨纪腰身向后一弯,就像一张弯曲的弓一样,避过了杨勇的拳击,杨纪甚至听到了自己身体里面清脆的骨骼声。

    “怎么可能?”

    杨勇双目暴睁,张大着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杨纪满脸的怒火,高高举起的右手,推金山倒玉柱般重重的劈到了自己脸上!

    “嚎!——”

    杨勇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飞洒,整个人轰的一声,就像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中,身躯高高飞起,翻过五六米的距离,重重的的撞到了地上。

    “他怎么可能……可能有这么大的力……力量!!……”

    杨勇大张着嘴巴,这是他意识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震惊!

    始料不及!

    在杨勇飞出去的那一刻,两名护卫震惊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

    勇少爷打架没有一百也有九十,早就是个中的高手()。那招撩阴腿突如其来,悄无声息,摒弃掉卑鄙无耻这一点,就算他们也要称赞一声。

    那么近的距离,杨纪是怎么发现的?又是怎么躲过的?哪怕是宗族中那些出名的弟子,也不一定做的到吧!

    两名护卫心中涌出无数的问题,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脑袋里一片空白,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去抢救杨勇。

    “少爷?”

    “勇少爷?”

    ……

    两名护卫终于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扑到了杨勇身边,摇晃他的身体,触摸他的鼻息。然而杨勇没有反应,两人更加慌乱,其中一人更是冲着杨纪吼叫起来。

    “杨纪,你敢杀了勇少爷?!”

    那吼声几近竭斯底里。

    “放心,他还没死。不过,你们如果再等一会儿就不一定了。——现在,抱着这个混蛋,赶紧滚吧!”

    杨纪脸色冷静的吓人。

    “混蛋,你下这么重的手。夫人不会放过你的!”

    另一名护卫喝道,心乱如麻,额头冷汗都流了下来。

    杨勇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人打伤,这可是严重的失职。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上杨纪,两人慌慌张张,抬起杨勇就走。

    “嘘!”

    杨纪望着两名护卫消失的背影,长长的松了口气,没有人察觉到,他两只手在袖子里不停的发抖。

    冷静只是用来震慑宵小的,刚刚的一刹那,只有杨纪自己才知道有多么的危险,只要慢上一点点,恐怕倒下的就是他了。

    “太危险了,真是太危险了……”

    想起刚刚的事情,连杨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时候,他可以做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动作了。

    如果不是右拳上还在疼痛,他甚至都会怀疑是不是还在梦中。

    “什么时候我有这么大的力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纪迎着夜风,微仰着头,脑袋里冷静的寻思。

    他此时已经知道自己身上那种怪怪的感觉、从床上跳下的那一跃,以及那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都不是错觉。

    在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是短时间内他还毫无头绪。

    “这件事一会儿再查查。”

    杨纪定了定神,转头向老管家走去。

    ……

    “该死,被那小子给耍了!”

    黑暗中,两名护卫走了很远才反应过来。

    “混蛋,刚刚至少也应该给他一顿教训的。”

    一名护卫气得重重一拳砸在墙壁上。

    失职也就罢了,两人居然被杨纪一顿咋呼,什么都没做,抬着杨勇就走。这要传出去,两人岂不是要被说成“无能”之辈了。

    “那小子,……太机灵了。”

    另一个护卫有些恨恨道,“那个时候了,他居然还能算计到我们。”

    “要不……,我们现在折回去,给他一顿狠的?”

    最开始说话的护卫道,眼中流露出阵阵凶光。

    另一名护卫很是认真的考虑了一翻,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这个时候回去出是出气了,但是耽误了勇少爷的治疗那就是罪上加罪。到时谁还敢用我们?”

    “难道就这么算了?”

    最开始说话的护卫道,深深的不甘。

    “嘿嘿,那也不一定。”

    另外一名护卫眼珠子转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嘴里嘿嘿冷笑,“那小子肯定是要教训一顿的,但未必就需要我们出手。”

    “你什么意思?”

    最开始说话的护卫一脸疑惑。

    “嘿嘿,同宗之间严禁私下斗殴残害,宗族里这么大的规矩,你居然忘了?这小子得罪了大夫人,你说大夫人知道他落下这么大的把柄会不会出手?”

    “啊!!”

    另一名护卫低呼一声,恍然大悟,随即低低阴笑起来,“还是你聪明,没错。这件事情还真是用不到我们来出手,嘿嘿嘿。”

    “嘿嘿嘿,先让他高兴高兴,得罪了大夫人,又犯了宗规,到时候有他受的!!”

    最开始说话的护卫嘿嘿冷笑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场更精彩的好戏。

    黑暗中,两人不再说话,抬着杨勇,脚下一高一低,快步疾走,一会儿就消失无踪。

    …………

    柴房里一盏灯亮着。

    杨纪扶着老管家进了屋,又替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不幸中的万幸是,老管家的伤势并不重,都是一些皮肉伤。

    “梁伯,你怎么会遇到他们?”

    等一切处理完,杨纪开口道。

    “这件事情也是说来话长。”

    老管家叹息一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杨纪神思不属的回来后,一句话没说,倒头就睡,连饭都没有吃一口。老管家心中担心,又怕杨纪晚上肚子饿,所以隔一会就来看他醒了没有,好给他做点吃的。没想到,就这么遇到了刚刚回来的杨勇他们。

    “哎,勇少爷他们其实找过我好几次,可是我都没有答应。这次你打伤了勇少爷,以他的姓格决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少爷,你以后可千万要小心啊。”

    老管家又是担心又是自责。

    要不是他,杨纪也不会惹下这样的祸了。杨纪在族中的处境本来就是举步维艰,如今和杨勇彻底决裂,以后处境就更难了。

    “梁伯,你不要想太多。要不是因为我,杨勇他们也不会为难你了。至于杨勇,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我会好好处理的。”

    杨纪道。

    “哎。”

    老管家深深一叹,“也只能如此了。”

    “梁伯。”

    灯光下,杨纪犹豫良久,终于鼓起勇气:

    “对不起,你给的我五枚铜钱,结果我不但没有赚到钱,连那五枚铜子都没有了。”

    这件事情他从傍晚压到现在,一直深深自责。

    梁伯是出于信任,才从所剩不多的奉银中分给了他五枚铜子,结果钱没赚到,反而办砸了。

    这对两人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十五枚铜板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再过个几天,如果还赚不到钱的话,两个人恐怕就要断粮了。

    在这样寒冷的冬天,如果没有足够的炭火、粮食、棉絮和冬衣,基本上必死无疑。而这些统统都要钱买。

    “呵呵,这件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老管家笑了笑,浑不在意。

    “钱的事情就让我来艹心吧。少爷,我已经活了七十多了,多活或者少活几年都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少爷你不同啊,你还年轻,无论如何,少爷你都要活下去啊。”

    杨纪鼻子一酸,看着灯光中老人的轮廓,还有那满头灰白的头发,突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多少年了,梁伯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习惯于了他的照顾,以至于杨纪忘了,他其实已经很老了。

    “梁伯,我不许你说这种话,无论如何,我们都一定会熬过去的。相信我!”

    杨纪抓着老人的手,正色道。

    老管家笑了笑,嗯了一声,一脸的欣慰。

    送老管家离开后,杨纪狠狠握紧了拳头,“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就不信人还能被钱难死!”

    ……

    【周一换榜,紧急时刻,兄弟姐妹们求推荐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