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愤怒

    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这么突然出现了转折!

    哪怕几名族老也不得不承认,杨纪的话扣中了这件事情中的死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杨勇平素的行径,大家都是知道的。()

    这件事情谁对谁错,他们早在到这里之前就有了分晓。真正让他们吃惊的是杨纪。

    杨纪平常的时候看起来唯唯懦懦,逆来顺受,而这一次居然懂得反戈一击,而思维缜密,有理有据,这绝不是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寻常能表现出来的。

    在某种程度上,只怕是大半个杨氏宗族的弟子都不敢在他们面前,这样当面质问如今权势极重的“大夫人”。

    这一刹,就连“大夫人”也微微失神。

    杨纪却不放过这个机会,打铁趁热,厉声斥道,“大夫人你不去查杨勇,却跑来对付我,假公济私,以权谋私要不要太过份!”

    这话一出,满堂色变。

    “放肆!”

    大夫人霍然变色,满面寒霜:“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戒律堂内剑拨弩张,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四名距离杨纪最近的护卫更是全身紧崩,只待大夫人一声令下,立即出手教训杨纪。

    “哼!”

    杨纪盯着堂上的“大夫人”,神色夷然无惧,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杨勇是什么修为,我是什么修为?什么时候呼吸三段的弟子已经可以反过来殴打呼吸六段的了?——大夫人,你真当大家都是瞎子吗?”

    杨纪冷笑道。

    哪怕大夫人再好的涵养,这一会儿也不禁神色铁青,看着杨纪恨不得生吞了他!

    杨纪却丝毫不怕,他进来的时候,早就调整过了呼吸,依然是呼吸三段。

    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连身为当事人的杨纪自己都是糊里糊涂(),一知半解,更别说是杨勇,以及大夫人和几位族老了。

    ……

    “这——”

    三名族老互相看了看,犹豫起来。

    杨纪如果一味的否认,或者撇清和这件事情的关系,不管说的再怎么舌灿莲花,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按照宗规,对他施以重刑。但是杨纪偏偏摆出了明眼人都知道的事实依据。

    涉及到武学的问题,三人哪怕再怎么偏帮大夫人和杨勇,也没有办法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

    杨纪修为不高,再怎么样都无法打败杨勇,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强就是强,弱就是弱,这是武者根深蒂固的认识,是没有办法耍花招的!

    硬要说杨勇被杨纪殴打,强的被弱的打败,这种指鹿为马,指黑为白的事情,首先就过不了他们自己这关。

    武者对于武道法则的信奉,可是比“大夫人”的地位还要崇高的多。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又或者说,是大夫人串通杨勇做的……,只是,这也太不高明了吧。”

    三名族老突然有种头疼的感觉。

    杨勇身上的伤是实实在在的,半点做不得假。要说是他自己打伤自己,施的苦肉计,三人都不太相信。

    杨勇这孩子,平素挺好面子,而且半点亏都不肯吃。就算是要陷害杨纪,也不可能用这种方式。

    可要说是大夫人吧……,八年多都忍了,为什么突然会在这个时候。而且还是这么不高明的手段。

    难道真是杨纪打伤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

    三人突然有种伤脑筋的感觉,不由的齐齐看向了身侧的“大夫人”。

    堂上,大夫人面若寒霜,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就要发作,然而下一刻,大夫人眼帘一垂,突然怒气全消,沉默下来。

    “这个女人……”

    杨纪心中一沉,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这个反应……太反常了。

    果然,大夫人收回眼神,抹了抹水面的茶沫,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几位族老,你们是宗中的长辈,德高望重。杨纪的事情该怎么处置,自然是由几位族长决断。刘氏到此,只是旁听罢了。”

    大夫人说完这句,就垂眉闭目,不再理会。

    就像是得到某种信号一样,几名族长呵呵一笑,转过头来,望向了堂下的杨纪。

    “杨纪,其实这次叫你过来,倒也并不完全是为了杨勇的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商量。”

    对于杨纪触犯族规的事,几人突然默契的提都不提,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知几位长辈有何赐教。”

    杨纪心中微沉,暗道,“这次的事情,恐怕是难以善了了。”

    “杨纪,你也是我们杨氏宗族的弟子,以前见你的时候,还只那么一点,想不到,一转眼就长这么高了。想想,时间还过得真是快啊,你今年应该也有十五岁了吧?”

    三名族老一脸唏嘘感慨的样子。

    “**老,杨纪今年十五有余,等到了明年六月,就该十六岁了。”

    杨纪一边回答,一边脑袋里暗暗寻思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十六岁,真是快啊……。”

    接着便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几名族老不开口,杨纪也不接,只里眼珠子转动,飞快的思考。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咳咳……,杨纪,你也是我们杨氏宗族的弟子,这么整天文不成武不就的也不是个办法。这次杨勇的事情,按照规矩戒律堂本来是应该对你处以重刑的。不过,戒律堂也没有那么糊涂(),这件事情不可能偏听偏信,只听杨勇的一面之词。”

    一名族老干咳一声,接着道:

    “……不过杨勇受伤,现在还躺在床上,你们不顾宗族的规矩私下相斗,这总是不会错的,也没有冤枉你。”

    “不过祖宗有祖宗的规矩,有些事情,哪怕我们是戒律堂的族老也没办法徇私情,唉……”

    其他几名长老叹息着附和。

    杨纪没有说话,心却一路坠了下去。从三名族老的一唱一和中,他隐隐猜到了什么,只是他不相信。

    耳中只听三名族长絮絮叨叨道:

    “……按照我们杨氏一族的规矩,如果本族弟子品行败坏,同时在十六岁前都还没有达到武道一重的话,那么就要从杨氏一族剥离族籍,搬离出去……,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谁也更改不了。”

    “杨纪,族里面已经想好了,等你十六岁之后,就会给你在外面准备了一亩良田,从此以后……”

    “轰!”

    杨纪脑海里轰隆一声响过万道雷,后面说什么就再也没有听进去了。

    “十六岁……一亩良田……”

    杨纪脑海中天旋地转,他终于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哈哈哈,这就是我的宗族,……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杨纪心中怒声大笑。尽管他心里已经有了预感,但直到三名族长说出口,他才算是真正彻底死心。

    “这些人都是一丘之貉啊!”

    杨纪低垂着头,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彻底的死心之后,那种心中的愤怒反而像野火一样不可抑制的燃烧起来。

    剥离族籍?

    杨纪根本不在乎,但是他知道,这些人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个。

    他们想要剥夺他的一切,然而再把他**裸的踢出去!

    这一刹那,过去的一幕幕往事如同闪电般掠过脑海,突然之间,杨纪就醒悟了。

    “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吗?……”

    杨纪心中冷笑。

    他一直以为“大夫人”对他多方刁难,派人断绝他的练功资源,指使人对付他、打压他、排挤他,甚至削减他的奉银,都是一场简单的泄怒,是因为去世母亲的原因而迁怒于他。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为了在他十六岁那年,以祖宗规矩的名义,将他驱赶出去。

    “好沉的心机啊!”

    杨纪猛的抬起头来,狠狠的看着堂上的大夫人。

    这一刹那,他有种怒发冲冠,猛烈爆发出来的冲动,想要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上前去,把这个面目可憎的女人狠狠的打倒,呼吸不知不觉变得粗重,然而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以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大夫人坐在堂上,静静的喝茶。

    她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有那一双目光掠过杨纪颤抖的身体时,迸发出一抹抹冷酷无情的光芒。

    三位族老虽然有些不忍,但并没有出声。

    做出来决定不可更改,这是大家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他们几乎可以预料到一场即将到来的“竭斯底里”和大爆发。

    眼前这位年轻的宗族弟子似乎已经就要忍不住了。

    杨纪并没有发怒,相反,他在苦苦压制。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如果冒然出手,只能是自取其辱。——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些宗族护卫就不是我能对付得了的。”

    杨纪吸着气,他虽然心中有深深的不甘,即便知道现在根本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今天这一幕是早就准备好的,这些人筹谋许久,根本就没有给我反抗的机会。这一切。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反抗还是不反抗,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只要我敢动手,以下犯上,他们就能给我安个更大的罪名,反而如了他们的意。——为了自己,我必须要忍住。”

    杨纪暗暗“劝服”自己。

    一连数次深呼吸,杨纪感觉差不多能控制自己了,这才开口了。

    “既然几位族老都已经决定了,杨纪也无话可说。一切就尊重几位族长的意思就是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杨纪就告辞了。”。

    杨纪深深的低下头,他害怕压抑不住眼中的怒火。

    大堂上,一片寂静。

    没有人预料,杨纪居然能够冷静下来,说出这样一翻话。

    一直不动声色的“大夫人”瞬间变了脸色,而几位族老则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刚刚的反应,杨纪分明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了。这种情况下,他不管是大吵大闹还是冲上来动手,他们丝毫都不会觉得奇怪。

    这才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应有的表现。但是杨纪居然能够忍下来!

    这种表现就算是他们也感觉到了震惊

    “咳,也好,……你先回去吧,准备准备,这段时间族里会尽量给你物色一亩好点的良田。”

    一名族老干咳几声,挥了挥手道。

    三人向来自视身份,但这次为了侵占一个小辈的东西,不顾体面做出这种事,心中也不由羞臊得慌。

    杨纪要是再待在这里,三人怕自己会忍不住无地自容。

    杨纪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等一下!”

    就在杨纪转身的刹那,大堂上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啪!

    杨纪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就听到一阵撕裂的声音,然后一条鞭子不偏不倚,结结巴巴的抽到了自己的背上。

    只听嗤啦一声,杨纪身上的布衣直接被撕碎,那挂满倒剌的鞭子在杨纪后背撕下一块血淋淋的皮肉,这才倒卷而回。

    【后面追得紧啊,求点击、推荐、收藏,各位兄弟姐妹帮忙收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