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冠王蛇认主

    大雪绵绵,几天不断,地面的雪也是越铺越厚。【】

    深山之中,千山寂静,万鸟径绝。

    “头往上顶,腰劲往下垂,身体自然松开,这就是‘顶劲塌腰松丹田’。站桩就是缩紧全身的力量,而腹内空空,想像自己如同大树一样扎进大地深处,浑身放松,自然而然……”

    杨纪站在一颗巨大的松树底下,双脚叉开,心中默念《神龙炼髓桩法》的要领,全神贯注,一动不动。

    吕凌教他的“神龙炼髓桩法”和一般的练法都不一样,极其讲究意境。虽然功名带着“神龙”两个字,但首先却要求站出“大树的意境”。

    杨纪此刻就正对着这棵古老的大松树,想像自己也和它一样,变成另一棵大树,浑身的劲塌住,沿着骨骼扎进大地的深处。

    这一刻的意境就是岿然不动,百折不挠,凭借怎样的狂风都屹立不倒。

    这股意境很难练成,不是想像自己变成了一棵大,而是真的“变”成一棵大树,而是思想、意识、都真正的认为自己就是一棵大树。

    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杨纪花了三四天的时间,才啄磨出了这股意境。

    “咝!”

    杨纪深吸了一口气,在感觉自身和大地仿佛连为一体之后,才开始进行第二步,观想“神龙”。

    这一步反而比第一步更加容易一些。关键不在于“神龙”,而在于被神龙盘住、压迫的那股劲道,和身体反应。

    “吼!——”

    片刻之后,杨纪身体一沉,冥冥之中,仿佛一条神龙咆哮着,如威如狱,从虚空浩瀚的云层中盘旋落下,然后缓缓落在他的身上。

    “砰!”

    当杨纪领悟出这股神龙盘住的意境,脚下砰的下塌三寸,仿佛头顶真的压了一块沉重的东西。

    与此同时,异变突起,虚空之中,一股股清清凉凉的树木精气,透过杨纪全身八万四千个舒张的毛孔弥漫进来。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吕凌让杨纪达到呼吸七段再修练“神龙炼髓桩法”的深意了。

    呼吸七段,毛孔喷张,虻蚊不坠。也只有打通了全身毛孔,才能体现“神龙炼髓桩法”的威力。

    此时此刻,丝丝缕缕的树木精气透过八万四千个毛孔涌进,比之“虎豹雷音”的效果何止大上十倍。

    杨纪一动不动,心中犹如枯树古井,默默的吸纳着虚空中的树木精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纪渐渐感觉到虚空弥漫进来的树木精气越来越少,身体也感觉到了疲乏。

    “够了,今天站桩差不多了。”

    杨纪睁开眼来,明白这是一天能够吸纳的树木精气达到了上限。

    他也不在意,随意舒展了一下身体,只觉全身血丝丝丝饱满,比之站桩前,力量似乎增加了一点。

    在树木下休息了一下,杨纪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里面一张张、一页页,画满了人影,旁边还配上了一些文字,都是杨纪在练武场偷看之后,回去悄悄记录下来的“白蛇武技”。

    杨纪八年攻读经书,记忆超群。

    练武场上只要是他看到的“白蛇武技”,都被他记录了下来。杨纪也不贪多,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所以一直以来记录的都是白蛇武技的锻炼技巧,大到出招姿势,小到肌肉发劲,巨细无遗,全部记录清楚。

    练功和学武技,他安排的有条有紊,不急不躁。

    由于缺乏“白蛇武技”心法要领,所以记录得很仔细,几天下来,杨纪的书册里夹着的画图已经很多了。

    杨纪也不急着练功,每天就看着自己记录的画面,然后啄磨其中的发劲技巧。

    “白蛇武技用的腰劲,通过腰部肌肉的屈伸摆动,达到发劲的效果。……”

    杨纪低头看着纸上一幅幅自己描下来的画,若有所悟。

    啄磨了几天的白蛇武技,心里不断的计算,杨纪也隐隐有所得。

    “白蛇武技”锻炼的时候肌肉最讲究玲珑活泼,不能硬,要柔而有弹性。这一点和蛇性是相通的。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第一招“白蛇伏草”,效仿的是白蛇拨草前行的意境,对于身体、实力是最低的,但却是最难练的。

    寻常的人一个纵跃也不过四五步,但是练成了“白蛇伏草”的人身体一屈一伸,好像利箭射出去,能射出足足二丈多远,不管是逃脱追杀,还是躲避攻击,都极为实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纪合上书本,站起身来。

    “腰部用力,肌肉抖动,一屈一伸,然后弹抖出去……”

    杨纪一脸认真的摆出姿势,同时按照自己领悟的道理,身体一抖,砰的一声,杨纪斜斜飞起,纵出半步左右,随后笔挺挺的坠了下来。

    “力量用的不对,肌肉太僵,不够活泼,根本没有弹抖出来。而且这个距离,连普通跳跃的距离都没有。”

    杨纪苦笑一声,坐下身来,同时把自己刚刚在练习所犯的错误在本子上一一记录下来。

    片刻后,杨纪若有所思,随即再次起身练习,**之后总结错误。

    就这样,杨纪不停的揣摩领悟,然后在练习中纠正错误,一步又一步,脚踏实地,按照认知的道理慢慢的学习着武技。

    “我的基础太差了,但愿勤能补拙,把我的根基一点点的补上来。”

    杨纪暗暗道。

    这是他第一次学习武技,相比族里的子弟,杨纪起点太低了,平常接触到的武道知识也太少。

    对于杨纪来说,这并不仅仅是学习一门的东西,同时是在弥补自己在武道方面的缺憾。

    相比于宗族中其他弟子一板一眼的跟着族里学习,杨纪一个人独自摸索,虽然极为艰苦,也走了不少弯路,但在这个过程对武技的体悟和感受,却是普通宗族弟子远远比不上的。

    “白蛇伏草!……”

    砰的一声,杨纪弹出一步。

    “白蛇伏草!……”

    砰!

    杨纪弹出了一步半。

    “白蛇伏草!……”

    杨纪弹出了两步……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杨纪的“白蛇伏草”每次都会有变化,弹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越来越长。

    在不断摸索中,杨纪对于武技的理解和领悟与日俱增。

    到后来,除了给冠王蛇捕猎食物,杨纪的全部心神都沉浸到了练功之中。

    杨纪搬到深山之中练功,原本是为了躲避大夫人的耳目,但是后来,因为嫌麻烦,杨纪索性把练功的地点放到了冠王蛇的旁边。

    在这种日久的相处中,杨纪和冠王蛇越来越熟悉,也渐渐不像开始那样怕他了。

    不过,杨纪始终没有捅破一人一蛇之间最后一层纸,不管他和冠王蛇之间再怎么亲近,他都不会走到冠王蛇的旁边。

    他帮助冠王蛇仅仅是因为同病相怜,是出于一种怜悯,但绝不可能冒生命危险去接近一条危险的冠王蛇。

    八年的经历,除了老管家之外,杨纪连自己血缘最近的族人都无法相信,又怎么去去相信一条极其凶猛和危险的蛇?

    “白蛇伏草……白蛇伏草……白蛇伏草……”

    杨纪在大岩石旁不停的锻炼,他现在轻轻一弹,就能弹出一丈左右,但距离二丈还有不少的差距。

    一方面是和他的实力有关,而另一方面,也是白蛇伏草的核心精髓,杨纪还没有掌握。

    而有这段时间里,“冠王蛇”得到充足的食物和休养,身体也恢复的越来越快,看起来也越来越精神。

    三天之后,杨纪正在大岩石旁练功。

    轰!

    突然之间,一声惊天巨响,杨纪心中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块七八个大汉都不一定推得动的二千多斤的大岩石大幅的抖动了一下。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杨纪眼皮一跳,低呼一声,还没来得及查看怎么回事,就看到一条黑影从岩石下扑出,呼呼作响,扑向自己。

    “冠王蛇……它,它居然脱困了!怎么可能!”

    这一刻,杨纪脸色都变了,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危胁感。

    冠王蛇箭伤都还没好,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挣脱二千斤的大石头?

    然而来不及细想,黑影扑来,杨纪想也不想,后退一步,右手一挥下意识的去挡。

    啪!

    一条黑色的长长蛇尾重重的抽在杨纪胸口。瘦小的,和杨纪身体不成比例的蛇躯里发出来的却是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

    杨纪呼吸七段的实力和冠王蛇一比,简直不值一提。那至少都是武者级别的力量。

    噬!

    杨纪拇指一疼,就感觉到被重重的咬了一口。

    “完了!”

    杨纪面若死灰,万念俱灭:“想不到一时心软,遭了报应。好心没好报,反被它反咬一口!”

    他此时知道,冠王蛇这段时间恐怕是在积蓄力量,终于一朝脱困。

    冠王蛇乃是万蛇之王,毒蛇皇帝,毒性何其剧烈。当初吕凌那么厉害,被噬心蛇咬了一口都差点毙命。

    如今碰上毒性更厉害不知道多少倍的冠王蛇,自己哪里还有侥幸心理。

    然而预想中的死亡和剧毒发作并没有到来,杨纪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场景,不由睁开眼来。

    只见冠王蛇虽然咬了自己一口,但是很快弹开,正在数步外的地方看着自己。它的身躯倒转,把箭伤的一侧对着自己,似乎想要请自己帮它拔除箭伤。

    再低头看自己的伤口,拇指上除了一个清晰的牙印外,并没有什么。伤口里流出的血也是鲜红的,杨纪哪怕对医术再一无所知,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中毒。

    看着不远处满眼信赖的看着自己的“冠王蛇”,再看看自己新鲜的伤口,杨纪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显然,冠王蛇如果想要杀他,他早倒下了。

    冠王蛇实力强大,哪怕是幼蛇,也有武道境的力量,仅凭这点杨纪就不是它的对手。

    “哎!我在族中八年受尽打压,除了梁伯,身边亲人无一可信。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久了,疑神疑鬼,反倒还不如一条蛇了。”

    杨纪心中百感交集。

    “小蛇啊小蛇,这件事情是我误会你了。”

    杨纪心中惭愧,俯下身来,握紧长箭一端,猛一发力,咔嚓一声,长箭折断,顺势将断箭拔了出来。

    咝咝!

    冠王幼蛇拔除箭伤之后,神情萎靡了不少。但并没有离去而是游到杨纪身边,蜷缩在他的脚下,身子昂起舔舐杨纪受伤的拇指,一副亲热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杨纪呆了呆,脑海中浮起一个不思议的想法。吕凌曾经说过,冠王蛇是极其厉害的宠物。但是越是厉害的宠物,就是越是不会轻易臣服,吕凌的例子就足以说明问题。

    但是冠王蛇现在的表现……

    “小蛇啊小蛇,你难道是要跟着我吗?”

    杨纪试探着问道。

    出乎意料,冠王蛇居然看着他点了点头,就像完全听懂了他的话。

    这一幕看得杨纪惊喜交加。

    冠王蛇的反应无异于承认了杨纪心中的猜测,它居然主动认他为主,成为了杨纪豢养的宠物。

    意外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杨纪毫无准备。

    “小蛇啊小蛇,既然你跟从了我,那么以后我也给你取个名字吧。以后,你就叫……小纪吧。”

    杨纪终于反应过来,摸了摸冠王蛇的蛇头道。

    冠王蛇,或者说“小纪”眯了眯眼睛,一脸很享受的样子。不过很快,它的眼睛猛的睁开,然后猛的一弹,缠上杨纪的手臂。

    “咝!”

    就在杨纪震惊的目光中,小纪的身躯迅速缩小,由小儿臂粗细,缩成拇指粗细,又缩成筷子大小,最后变成了一根狭长的铁丝,仿佛铁线蛇一样,缠绕在杨纪的手腕上,伏下身躯一动不动。

    “!!!”

    杨纪彻底的呆住了。

    这种变化完全超出他的想像,他虽然在野史志怪上看过“冠王蛇”的图鉴,但那上面说的模棱两可,根本没有提到冠王蛇可以大小如意,变得这么小。

    “难道这是冠王蛇的什么未知的天赋?”

    杨纪惊疑不定。

    冠王蛇是毒蛇之皇,一百年中能见到它一回已经是不错了,更别说是研究它的种种奇异。

    野史志怪上就算有什么疏漏也是很正常。

    杨纪特别伸手拨了拨,发现冠王蛇并不是昏死,只是沉睡过去了,也就放心了。

    “我和它待了这么久,也没看到它发生这种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认主的关系。”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随后就匆匆离开了深山。【今天换榜,十二点钟还有一章,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收藏!希望各位兄弟姐妹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