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白蛇吐信

    嗖!

    树林里,一只受惊的兔子突然从白雪皑皑的草丛里钻出,闪电般的往外逃去。()

    “白蛇伏草!”

    突然间,斜刹里一声低喝,杨纪身体一矮,唰的一下扑出,一个纵跃就是三丈多远,还没落地,右掌在身下一拍,嗖的一下又是三丈多远。

    这只兔子还没有跑出十丈距离,身后白浪翻滚,就被杨纪三二个纵跃追上,一下撵在手里。

    “哈哈哈,成功了!”

    杨纪把兔子提在空中,看着它四腿乱蹬,活蹦乱跳,心中高兴的大笑。

    自从领悟了“白蛇伏草”的精髓之后,杨纪就一直在跟随小纪反复学习这招“白蛇伏草”。

    杨纪没有一般初练者那种急躁,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所以一直都在不急不徐的钻研这招。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有了成果——

    普通人是不可能追得上一只逃跑中的兔子的,但是杨纪凭借“白蛇伏草”,如同蛇类一般的去狩猎,三两下就追上了兔子,徒手捉住。

    这种“徒手捉兔”的能力在以前是不可能想像的,只有“呼吸九段”快捷如狐的极少数高手才可以办到。

    杨纪只有呼吸八段,但却凭借着一招出神入化的“白蛇伏草”做到了这些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小纪,我们走了!”

    片刻后,杨纪招呼了一声小纪,一人一蛇立即闪电般向山下纵跃而去。

    冬去春来,不知不觉,二月已过,大地上皑皑的白雪渐渐消融,许多地方曾经光秃秃的树枝,早早的吐出了一丝新芽。

    在这段时间里,杨纪的“白蛇伏草”越来越纯熟,而每日不歇的“神龙炼髓桩法”也越来越精深,如今杨纪的修为已经稳固在呼吸八段,逼近九段的境界。

    “我的根基已经稳固,可以开始修练其他的招式了。”

    杨纪心中暗道。

    “白蛇武技”共有六式,不过除了第一招“白蛇伏草”外,其他招式对体力和力量都有极大的要求,强行练习只会“四不像”,如同赵良、温猛他们,而且还会损伤筋骨。

    杨纪已经领悟了“白蛇武技”的精髓,有了“白蛇伏草”做基础,再学习其他的招式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此后,杨纪开始潜心学习第二招“白蛇吐信”。随着时间的流逝,杨纪的房间里堆积了大量小纪的书画速描,而且越来越多。

    和之前的不同,这回所有的书画都是小纪吐信的动作,腾空吐信、半空吐信、缠树吐信、回头吐信、昂首吐信……,种种画面维妙维肖。

    不过,随着书画的增多,杨纪就渐渐感觉有些不对了。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也不是这样子……”

    深夜,一盏油灯高燃,房间里杨纪眉头紧皱,一脸苦闷,身前散落了一叠小纪的稿纸。

    “到底是错在哪里?到底是错在哪里?……”

    杨纪突的站起身来,演练了一下“白蛇吐信”的动作就演练不下去了,然后坐下,再起身,再演练,再坐下……

    如此不停的反复,杨纪心情烦躁,就是无法完整的演练下去。

    他已经掌握了白蛇武技的精髓,但是真正演练这招“白蛇吐信”的时候,却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高瘦的人,穿进了一条矮胖的裤子里。

    “这招白蛇吐信我明明已经掌握,为什么练习的时候会感觉这样的怪异?”

    杨纪的双眉挤成了“川”字。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有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其实当初修练第一招“白蛇伏草”的时候,杨纪就已经有这种感觉了,只是当时他没有特别在意,直到修练第二招“白蛇吐信”的时候才会感觉这么明显。

    杨纪坐回椅子,拿过一张小纪吐信的书画草稿,又拿过那本以前记录杨氏子弟演练“白蛇武技”的书画,两相对照,互相比较。

    画面上,杨氏弟子演练的“白蛇吐信”动作和小纪吐信的动作渐渐的重叠在一起,单论动作,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难道是我弄错了?”

    杨纪一脸迷惑,便又很快摇了摇头,人的感觉是很灵敏的,那种不对的感觉绝不会是无缘无故的产生。

    “难道是我当初偷学的时候,距离太远,有些动作没有看清楚,才会产生这种不对的感觉?”

    杨纪心中暗暗道,仔细回想起来,他当初躲藏的墙角,距离演练武场很远,就算有些东西没看清,也是正常的。

    “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或许,我应该靠近练武场近距离的仔细看一看。”

    杨纪心中道,不过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初雪已化,族里人现在活动越来越频繁,我一旦靠近练武场,被人注意到报告给大夫人,那岂不是糟糕了。”

    杨纪练武一直都是瞒着大夫人进行的,上次打了杨勇,但毕竟没有把柄。而且大夫人也不会相信,短短时间内自己会有这种事情。

    但是如果杨纪在练武场偷学武技,还被大夫人抓住,那就不得了的。以大夫人的手段,一旦得知此事,那就是绝不会是以前的断断奉银,抽个一两鞭子那么简单了。

    杨纪深深知道,这里面风险不小。

    然而念头一转,杨纪心中又道:

    “哎!男子汉大丈夫,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像个什么样?大夫人的心性,难道只要我低调,她就一定会放过我吗?与其这样坐以待毙、畏首畏缩,还不如主动出击,尽快的多学点东西,提升自己的力量。到时候是进是退,都有余地。”

    这般想着,杨纪把心一横,索性豁了出去。

    ……

    傍晚,杨纪从深山回来,穿过府门,并没有直接去柴房,而是绕了个大圈,朝着宗内腹地走去。

    巨大的牌坊前,两名杨氏宗族的护卫站在那里,目光眺望远方一动不动。

    “不知道会不会被他们发现。”

    杨纪低着头,心中有些紧张。

    从杨纪居住的杨府边缘到宗族的腹地,都必须经过这道牌坊。如果被发现一次,让这些护卫起了警惕,以后杨纪想都别想混进宗内的腹地。

    更糟糕的是,若是因此招来大夫人的关注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

    杨纪距离越来越近。

    两名宗族护卫没有反应,目前看着前方,似乎是在看别的地方。

    二十步,十步,五步……

    杨纪放缓了脚步,心中怦怦直跳。突然,左边的护卫动了一下,一道目光落在了杨纪的身上。

    杨纪心中一颤,但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心中只有暗暗希望他们没有认出自己。

    “站住!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吗?”

    冷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一道惊雷劈在杨纪头上。

    “被发现了。”

    杨纪心中一震,一阵失神。

    他还是想的太当然了,这些护卫实力高强,火眼金睛,又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

    这次失败,恐怕以后都很难接近这里了。

    好在杨纪经过族中的多次“考验”,现在心性已经磨练的极为坚韧,虽然失落,但却并没有慌张。

    在入口的地方失败,总比在里面被发现好。至少,只要应对的得当,就会被当成一次意外,而不会引起大夫人的怀疑。

    “对不起,我走错了。”

    这句话还没说出口,杨纪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怯生生的声音:

    “大人,不关我的事。是我爹说,族里的夫人们要试用我,让我过去瞧瞧。”

    声音带着哭腔,几乎快吓哭了。

    “原来是他!”

    听到这个声音,杨纪重重的出了一口气,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他本来都以为自己被识破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活了过来。

    身后那个声音,杨纪依稀有些印象,是宗内一名老仆人的儿子。和自己一样,也是住在宗族的边缘区域。

    很明显,护卫们弄错了。

    果然,杨纪听到护卫挥手斥喝的声音,让他赶紧进去。

    “还好成功了。”

    杨纪没有多停留,加快了脚步,赶紧离开。

    和冬天相比,宗族腹地明显多了许多丫鬟、仆人们来来往往,但没有人留意到杨纪,一个个都是行色匆匆,脚步如飞。

    杨纪松了口气,很快绕到了练武场附近。

    巨大的练武场上,人头济济,在上面练武的杨氏子弟比上次多了许多。其中还有些年纪比杨纪还小的。

    杨纪放缓了脚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慢慢的朝着练武场走了过去。他的目光逡巡了一周,很快落在了一名杨氏子弟的身上。

    “第二招‘白蛇吐信’,在蛇类身上是指蛇吐信子的动作。‘信子’就是舌头,不过我们人类使这招的时侯不是吐舌头,而是挥手掌。这就是我们人类智慧的强大之处。你们看好了——”

    那名杨氏子弟说着立即亲身示范,身体前倾,唰的一下窜出,手掌吞吐,扇动空气嗤啪作响,好像拍在了一堵墙壁上一样。

    周围立即一片哄然叫好的声音。

    然而杨纪看着这一幕却不禁皱起了眉头。不对,还是不对劲,这人使的“白蛇吐信”,和自己偷学、记录的那些画面没有什么差别。

    杨纪本来以为自己亲自到练武场,近距离看上一次,心中的疑惑就会迎刃而解。但是亲自看过之后,杨纪心中的疑惑反而更深了。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

    杨纪心中怅然若失。

    吃晚的时间一到,广场上的人很快散去,杨纪也不得不离开腹地,返回柴房。

    此后的几天,杨纪每天都会偷偷混进练武场附近观看练武。开始的时候,杨纪还毫无所获,只觉得脑袋里一片混沌。

    但渐渐的,杨纪就感觉出来了,这些杨氏宗族的子弟练的“白蛇武技”虽然架子不错,但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有种“形式而神不似”的味道。

    但是杨纪没有经验,不知道自己一个人揣摩出来的感觉是对的还是错的。而且,如果自己是对的,那岂不是所有的杨氏子弟都错了。

    杨氏宗族在平川县也是大宗族,这么多弟子其中不乏天资聪颖之辈,难道说只有自己一个人感觉有问题,而他们统统没感觉吗?

    呼吸境的弟子还可说修为不够,那武道境的弟子呢?他们的修为比自己还高得多,难道说,连他们也错了吗?

    又或者,根本就是自己错得离谱?

    杨纪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疑惑不解决,他的心中无法释怀,修为也就难以精进。

    ……

    “不对,不对啊!……身体如此僵硬,招式如此刻意,如何击中敌人……白蛇武技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

    杨纪喃喃自语,像往常一样经过练武场,他心中装着事,居然不知不觉的说了出去。

    若是以前,杨纪躲在角落,远远的偷看,这么说也不会有什么事。但这几次他为了把招式看得清楚,不知不觉距离练武场是越来越近,浑然忘了忌讳。

    有道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杨纪说这翻话是因为他心中有疑惑,但这翻话听到另一个人耳中却完全不是这个味道了,瞬间脸就黑了。

    杨猛是杨氏家族年轻辈最杰出的弟子之一,和其他四名杨氏宗族的弟子合称“杨氏五虎”。

    杨氏宗族中表面看起来人人平等,但实际上等级森严。

    杨猛因为是其中最年轻的,加上也才刚刚挤身到武道一重,因此在“杨氏五虎”中的地位最低,所以分配到的工作也是最苦最累的,——到练武场教导其他的杨氏子弟。

    每天做这种工作本来就烦躁,没想到还遇到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在旁边指指点点,不懂装懂,胡言乱说,说什么这个不对,那个不好,还一脸狗眼看人低,瞧不起人的样子,想想心里就火大。

    宗族里那些资深的武道一重、二重的高手瞧不起他们也就算了,但是杨纪算什么?一个在宗族里没有存在感的家伙,也敢瞧不他!

    只要想想被这么一个武功平平,眼高手低的家伙鄙视,杨猛就不是一般的火大。

    “等一会,得想个办法让他上台,好好吃吃苦头。”

    杨猛心中狠狠道。他也没什么其他想法,就是想要教训杨纪一顿,让他吃点苦头,也好让他知道天高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