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防人之心

    接下来的数天,杨纪外出的时间变得毫无规律。【】

    他有时候在房中一待就是一整天,独自一个人读书练字准备科考,或者是埋头钻研“白蛇武技”中的招式。

    然后在其它的时间,会不定时的进入深山之中修练。

    这样最大的避免了暴露自己的行踪,以免被大夫人派人跟踪对付。

    嗖!

    清晨大雾蒙蒙,一条细小的黑影从杨纪的柴房之中钻了出来,在四周悄无声息飞快的游走一圈之后,才对着杨纪的房门发出“咝咝”的声音。

    “小纪,辛苦你了。”

    房门打开,杨纪悄悄的从柴房里走了出来,拍了拍小纪的脑袋,然后袖口一张,将它收了进去。

    杨纪深居简出的这段时间,周围一直是影影绰绰,杨纪明显感觉到有许多人监视自己。这给杨纪的练功造成了极大的不方便。

    “终于可以出来了。小纪,还是你厉害。”

    杨纪舒了口气,随后低头道。袖中发出一阵咝咝的洋洋得意的声音。

    冠王蛇的感知明显比杨纪灵敏很多,这段时间,杨纪就是靠它在屋外站岗放哨。只有在小纪确认外面没有人监视的时候,杨纪才敢安心外出。

    “走!”

    杨纪背了弓箭,急匆匆的就离开柴房。

    进入深山,杨纪并没有去自己常去的地方,而是换了一处地方,双目微阖,双腿叉开,身外放松,然后开始修练“神龙炼髓桩法”。

    一股股若有若无的树木精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断的融入杨纪的体内。再次感觉到这种清凉的力量,杨纪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融入古井不波的太虚之中。

    “久违了,这种舒服的感觉。”

    杨纪舒了口气。

    结束这次的修练,杨纪感觉自己的实力又增加了不少,距离呼吸九段又近了一些。

    呼吸九段快捷如狐,这是杨纪下一个阶段的修练目标。

    比武场的切磋,杨纪只是仗着自己对“白蛇武技”的领悟和掌握,以及从“小纪”身上学到的技巧,变相的达到了“快捷如狐”的速度,实际的奔跑速度并没有杨绪那么快。

    呼吸九段快捷如狐,“徒手捉兔”只是举手之劳,一些厉害的天才甚至能达到追上发狂奔马的地步。

    而所有这一切,都必须要有一副强键的骨骼。

    自然界中奔跑快过人的动物,不管是奔马、猎豹、狮子、凶兽,轻轻一扑就能跃出很远,无一不是拥有强键过人的骨骼。

    杨纪现在还只是达到吸收树木精气,增强肺腑的地步,还远没有达到吸纳精气,滋养骨骼的地步。

    “可惜我练功的时间太少了。”

    想起这段时间经常有人监视自己,杨纪就不禁的叹息一声,皱了皱眉。

    虽然这种情况早已经预料到了,但还是让杨纪忍不住心中烦躁。

    距离自己十六岁的生日越来越近了。

    这件事情就像一件无形的枷锁一样牢牢的套在自己身上。

    如果按照这种修练进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呼吸九段,更别说是大夫人用来要挟自己的“武道境界”了。

    “必须要想办法摆脱目前的处境!”

    杨纪心中暗暗道。

    突然间灵光一动,杨纪想起一件事来。

    “再过不久就是清明节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上山替父母扫墓。不如我趁机离开族里,一个人安心修练,准备科考!”

    清明是大事,所谓“百善孝为先”,在大宗族更是如此。

    哪怕大夫人对杨纪再不满,也找不出理由拒绝杨纪的要求。只要能够安心的修练几个月,杨纪绝对有信心更上一层楼。

    “就这么办!”

    杨纪心中念头电转,随即心神大定。

    “白蛇吞信……”

    杨纪身躯一窜,唰的一下贴地扑出数丈,手掌一抖震断一根儿臂粗细的树枝。正式开始修练“白蛇武技”后面的招式。

    ……

    练功回来已经很晚了,夜色蒙蒙。杨纪没有惊动任何人,一个人悄悄的潜回了房间。

    “君子日三省乎己,先把今天的修练心得记下。”

    杨纪翻开一张纸,取了笔墨,蘸了蘸,微一思忖,然后在纸上行云流水,开始记录今天修练中的各种体会和心得。

    杨纪虽然从练武场的比武切磋中确定了信念,明白了自己选择了正确的道路。但是独自摸索的路程注定坎坷,没有侥幸可言。

    杨纪只能用自己的勤奋和智慧去开劈自己的道路。

    沙沙~

    柴房中渐渐安静下来,只余下杨纪默默书写的声音。

    书中不知日月,不知过了多久,杨纪终于抬起头来。

    “真是饿了。”

    杨纪感觉腹中饥肠辘辘,咕咕作响,不由自嘲一笑。

    他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只是因为醉心武道,一时不觉。此时回过神来,饥饿感顿时变本加厉。

    “吃点东西。”

    杨纪心中暗道。

    桌上放着几样小菜,都是梁伯准备的,用陶碗盖着,居然还有热气。

    杨纪取了米饭,拿起筷子,准备大哚快颐。不过筷子刚刚伸出,异变突起——

    啪!

    一声轻响,杨纪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筷子就被打掉了。

    “小纪?”

    杨纪皱了皱眉,正要斥喝,突然想起什么,笑了笑:

    “我倒忘了,你也饿了。我们一起吃吧。”

    杨纪取过碗碟,匀了一些肉食,然后推到了“小纪”身前。在和小纪生活的越久,杨纪就越发的把它当成了自己身边的亲人,饮食用度很多时候都和自己差不多了。

    啪!

    杨纪第二次伸出筷子,然而还是被小纪拍掉了。

    它昂着身子,没有理会杨纪分给自己的饭食,而是用身子把碗缠住,咝咝的好像对杨纪说着什么。

    “小纪不要闹了。”

    杨纪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

    “先让我吃完饭,一会儿再陪你玩,好吗?”

    “咝!”

    小纪竖直着身子,乌黑的眼睛望着杨纪,坚决而执拗的摇了摇头。

    杨纪诧然,小纪可是很少这么胡闹。只不过这个时候肚中饥饿,来不及多想,再次伸出筷子。

    咔!

    黑影一闪,这次力量更大,不止筷子被拍断,连杨纪的手腕都震得发麻。

    “小纪,你干什么?!”

    杨纪不悦道,接连三次都被小纪毫无理由的打断筷子,就算杨纪再好的耐性,心中也禁不住有些微微怒气。

    “咝咝!”

    小纪不会说话,只是盘在桌上,昂着头,不停吐信、摇头。

    杨纪正要发怒,目光掠过小纪乌黑的眼睛,心中一动,骤然平静下来。在“小纪”的眼中,他赫然看到了一丝焦灼的神色。

    这可不是胡闹的样子!

    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又看了一眼身前的“小纪”,联想起小纪平素的行径,杨纪心中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蹊跷。

    “小纪,难道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这些的饭菜有问题?

    杨纪试探着问道。

    下一刻,就在杨纪震惊的目光中,小纪吐着信子,缓缓的点了点头。

    咝!

    杨纪倒抽一口凉气。

    真的!

    小纪居然真的是在警告他饭菜里有毒!

    这一刹那,杨纪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涌遍全身,看着身前的“美味”,心中发麻,再没有一点**。

    饭菜里有毒?这怎么可能!

    杨纪的饭菜一直是梁伯准备的,十多年来从来没有问题。但是小纪的反应摆在眼前,作为连凶兽都忌惮的毒蛇之王,“小纪”对于毒性的感应绝对勿庸置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纪手腕一翻,从怀中掏出一枚碗豆大小的碎银来。

    这还是上次杨纪从周狂身上缴获来的。

    咝!

    当碎银浸入菜汤,瞬间变得乌黑的那一刻,杨纪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水底,

    有毒!

    饭菜里居然真的有毒!

    杨纪又惊又怒,电光石火间,无数的念头掠过脑海。梁伯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在杨氏宗族内唯一有这种动机加害自己的只有一个人——“大夫人”!

    “毒妇!”

    杨纪咬牙切齿,眼中露出深深的怨恨。如果不是自己收服了“小纪”,恐怕这个时候早就是死路一条。

    “不好!梁伯!——”

    杨纪心神一动,突然脸色大变,身子一纵就像一条大蟒一样翻出窗外。

    梁伯一直和自己生活一起,除了住,其他吃的什么都是一样。自己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梁伯……

    杨纪不敢想下去,冷汗唰唰的从额头流了下来。如果梁伯有什么三长两短,杨纪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梁伯,梁伯,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杨纪五内如焚,风驰电掣的赶去。生平第一次,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和惊悸。

    “呼!”

    黑夜里黑漆一片,只有狂风呼啸的声音,杨纪咬紧了牙关,疯狂的奔驰,短短的八百米路程,却是感觉从未有过的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终于出现一座黑乎乎的小屋,一盏小灯亮着,在窗纸上映照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没事!梁伯没事!梁伯还活着!……”

    看到那道身影,杨纪心中狂喜,几乎兴奋的大吼起来。然而下一刻,看到窗纸上那举起碗筷的影子,杨纪脸色大变。

    “不要!——”

    杨纪大叫一声,一个“白蛇伏草”扑出三丈多远,唰的一下冲入房间。

    哐咣!

    杨纪一掌打断了老管家手上的碗筷,看着洒落一地的饭菜,杨纪惊出了一身冷汗。

    “少爷?”

    老管家惊讶的看着闯进来的杨纪,脸上还带着一丝睡醒后的惺忪……

    ……

    从老管家的房间出来,杨纪背心湿湿的,心中还有深深的后怕。

    “清明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杨纪看着夜空,心中暗道。

    他本来以为躲在族里,“大夫人”因为种种顾忌,不敢明着对他下手,自己就是安全的。但是这次的事件却给他提了个醒,让他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次的下毒就是一个最好的教训。

    梁伯年纪大了,这次因为自己的关系被卷了进来,只是偶然才逃过一劫。事发的时候,他因为太过疲惫,提前睡了一觉,这才让自己能及时赶到,但是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幸运了。

    “‘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梁伯是因为我才被连累的。只有我离开这里,他才会安全。‘大夫人’已经对我动了必杀的心思,族里已经不再安全,我只有尽快的提升自己,才能自保。”

    杨纪的目中掠过放许许多多的念头,最后慢慢的变得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