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白骨使的软肋

    “不知死活!”

    杨纪的反应落在白骨使的眼中,便是一阵阴阴冷笑。这几年,他见多了这种以卵击石,不知死活的小辈。

    “咔嚓嚓!”

    白骨使身躯一抖,发出一阵连绵的骨节脆响,随即浑身气息一变,散发出一股老练和血腥的味道。

    他盗挖人的尸骸,一直是鬼鬼祟祟,但是豁开了准备杀人,就显露出了自己的味道。

    “邪教一脉”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为了教派任务,改变气息,伪装成行商、乞丐、富商、公子……,都不在话下,但是任务一旦败露,被人识破就要做好杀人灭口、收拾残局的准备。

    白骨使、布道使、和合使……莫不如此。

    既然被人识破,说不得只有杀了这小子了。

    “小子!”

    白骨使阴阴冷笑着往前走了几步:

    “虽然我一般不喜欢用这种方式,不过,相见就是有缘,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一句话:借你骸骨一用!”

    目光居高临下,显露出强大的自信,似乎一点都不怕杨纪转身逃掉。

    杨光瞳孔一缩,目中渐渐露出凝重之色。

    这是他第一次牵涉进宗族之外的势力,面对这种级别的好手。对上这种老练、狠辣的气息,绝对不是杨绪这种温室里长大,从来没见过血腥味的宗族弟子能比的。

    “呼吸绵长,足有十段的境界!”

    杨纪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迅速分析着对方的实力:

    “很浓的血腥味道,手上见过血,而且杀过不止一个人。”

    对方的实力足以媲美杨氏宗族中最高明的呼吸十段的弟子,但是那种浓烈的血腥和狠辣气息,却远远超过宗族弟子十倍。

    宗族弟子比武切磋,点到为止,根本不会要人命。但是这些人不同,和这些人交手非死即伤,而且是招招要人命,绝不会留手。

    普通人面对他们,未战先怯,首先精神上就要溃散了,更别说是交手、对抗了。

    杨纪如果不是之前被周狂等人伏击,手底下见过血、有过人命,恐怕也很难兴起和这种人战斗的意念。

    “我终究要离开族里,以后碰到的人只怕比这个人更狠更厉害。正好拿这些人做磨刀石,只有经过生死的磨砺,才能领悟真正的武道。”

    杨纪心中闪过一个个念头,随即狠下心来。

    “仕途”本来就是一条遍布荆棘之路,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来。不管是为了父亲报仇,还是为母亲出口气,杨纪都必须强迫自己“成长”起来。

    眼前这人,就是一个最好的对象。

    “轰!”

    狂风乍起,气流涌动,就在这一刹那,白骨使突然出手了,只一个眨眼拳头就轰到了杨纪面前,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唰!”

    白骨使的反应快,杨纪的反应更快。他一直苦练“白蛇伏草”,已经达到“草上飞”的地步,闪避对方的攻击已经成了一个本能。

    白骨使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杨纪就闪身而出,出现在了四丈多远外的地方。

    “嗯?”

    白骨使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杨纪的实力不如他,他本来以为这一拳基本上就可以重伤杨纪,结束战斗,没想到居然失手了。

    “这个小子……有点意思。”

    白骨使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这附近最大的势力就是“杨氏宗族”,白骨使几乎可以肯定杨纪的武功是出自杨氏宗族。

    天阴教的势力遍布边陲,一个小小平川县宗族弟子当然不放在他眼里。只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宗族弟子给他一些意外。

    “不过,还是得死!”

    白骨使收起了轻视之心,脚下一滑,唰的一下飞扑过去,居然是一招“老熊推树”。

    “吼!”

    空气炸开,狂风烈烈,白骨使周围气流聚散,发出阵阵强劲的熊咆之声。乍一看起,白骨使周围的气流聚集,隐隐形成一头巨熊的形态。

    这一掌要是击中,非死即伤。

    “好强的力量!”

    杨纪心中暗凛,这分明是领悟了招式的精髓才出现这种征象。单论火候,这个邪教信徒只怕比杨绪都要厉害的多。

    唰!

    杨纪身体趴地,身体屈伸,四肢一发力,就像一尾灵蛇轻轻松松就弹射出去。

    “好功夫!”

    虽然对杨纪起了杀念,但看到杨纪这一发力,白骨使也不得不在心中称赞一声确实是“形神兼备”。

    如果是论对武技的领悟火侯,眼前这个少年只怕比他都要厉害的多。

    “小子,你逃不掉了!”

    白骨使双臂一展,轻轻一纵,就如同一头巨猿般飞起,向杨纪追去。呼吸十段不止是骨骼极坚,快捷过狐,而且纵跃如猿,单论速度在不使用“草上飞”的绝技的情况下,比杨纪都要快得多。

    杨纪也不接招,又是闪身,便纵到白骨使的左侧。他一边闪躲,一边暗自观察着白骨使的武功。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杨纪虽然下定决心要借此人来磨砺自己的武功,但却并不鲁莽。

    此人一看就不是“平川县”的。单论眼界见识,手段、反应都绝不是自己一个生于厮长于厮的小小宗族子弟能够比拟的。

    冒然出手,只能是生死道消,自取死路!

    “老熊撞岩!”

    “老熊拍树!”

    “老熊槌地!”

    ……

    白骨使也不着急,一招招使出来,方圆五步之内气流涌动,狂风大作。

    他虽然瞧出来杨纪在观察他的武功,但心中绝然不信这样一个边陲地带的宗族子弟能够瞧破他的路数,克制他的武功。

    天底下的武人不知凡几,其中或许不乏一些少年天资聪颖,能够瞧出他武功中的破绽,但若说能够活学活用,在一场战斗里就找出克制他的方法,那是绝不可能。

    放眼天下,就算是有这种天才,也绝对是凤毛鳞角。

    白骨使的攻击一招猛过一招,一招狠过一招,犹如狂风骇浪一样,统统都是往杨纪的头颅、心脏、腹部丹田、胯部、肋下等要害而去。

    杨纪的“白蛇伏草”虽然已经练到了“草上飞”的地步,但是白骨使的境界本来就高过他,加上眼光狠辣,手段凌利,使出的武技又是杨纪不熟悉的,因此好几次都是险象环生。

    不过好在杨纪的适应能力极强,加上“白蛇武技”威力或许不是最强,但是“白蛇伏草”的身法灵活却是远超呼吸境的其他武技。

    在开始的险境环生之后,杨纪很快的反应过来,应对的也渐渐游刃有余。不过,为了诱出白骨使的全部绝学,杨纪始终没有太过拉开和他的距离。

    “这熊形武技大开大阖,论品级还在白蛇武技之上。一旦击中非死即伤,不宜正面和他对敌。”

    杨纪心中不停的窥视着白骨使施展出来的绝学,也渐渐把握住了一些脉络。

    一回生二回熟,有了偷学“白蛇武技”的经历,杨纪对于战斗中拆解、分析对方武技的事情已经驾轻就孰,很有经险。

    “老熊推树、老熊槌地……,这些都效仿熊类的日常行为举止加上武道的奥义,衍化而来。单论招式并不是很复杂。”

    “这套武技的发力点在胯部和腰部,几乎集中整个上半身的所有力量。所以威力极几刚猛。”

    “不过,熊形刚猛有余而威力不足,论灵活远远不如白蛇武技。只要利用白蛇武技和他缠斗,基本上都是有惊无险。”

    ……

    杨纪脑海闪电般掠过无数的念头,应对上有了不少改变,白蛇武技的灵动、活泼几乎被他发挥到了极致,乍一看,山顶上就好像一条灵蛇和一头巨熊不停的游斗。

    巨熊虽然厉害,但始终奈何不了灵蛇。

    “嗯?他的右胁!”

    杨纪心中一动,突然发现白骨使每隔一段时间左肋下就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个破绽:

    “这是身上的暗疾未去,影响了左右手协调性。从他的出手情况和呼吸来看,明显是左肺部曾经受过伤!”

    邪教势力错综复杂,而且行事乖张、偏激,免不了会其他和势力冲突,阖阖碰碰也是再所难免。

    眼前这个“邪教信徒”显然就在这种争斗中受了伤。

    “时机稍纵即逝,只有很短的时间。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应该还是可以抓住这个破绽。”

    杨纪权衡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很快心中有了主意。

    又过了一段时间,杨纪把脑海里记忆的招式回忆了一遍,感觉揣摩的七七八八,基本上摸透这套武技的虚实了。

    “差不多了!”

    杨纪剑眉一挑,双眸之中一抹亮光电射而过。就在白骨使心中渐渐烦躁,再次使出“老熊推树”的刹那,杨纪出手了——

    “白蛇伏草!”

    杨纪身躯一纵,不退反进,在空中拉出一条残影,电光石火间,不可思议的切进了白骨使的腰肋之间,砰的一掌,拍在了白骨的左肋下。

    白蛇吐信!——

    杨纪这一招是正儿八经最普通的“白蛇吐信”,论品级根本不如白骨使的熊形武技,但是切入时机、角度却是妙到毫巅,几乎是完美克制了白骨使的“老熊推树”,就好像是特别为了克制白骨使的武技而设计出来的一样。

    轰!

    被杨纪右掌击飞的那一刻,白骨使的脸上明显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