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班门弄斧

    “怎么可能!”

    白骨使怎么也没有料到,只见一直闪躲,并且“疲于奔命”的杨纪居然反客为主,一掌就破了他的“老熊推树”!

    这种前后的巨大反差和震惊,甚至远远压过了白骨使身上的伤痛。()

    “小子,你这是什么武技?”

    白骨使被震飞八丈外,一个空翻努力定住身子,双眼怒睁,头发披散的厉声叫道。

    那一刹那,他明明感觉自己可以挡下杨纪,甚至反过来震伤他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居然是他被杨纪震伤。

    “失误,一定是失误!”

    白骨使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

    这一生,他遇过的对手不知凡几,更厉害的对手都有。不论是绿林赤匪,还是汪洋大盗最后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不相信自己会在这个边陲之地,倒绊在一个默默无闻的毛头小子身上。

    没有道理!

    “白蛇武技!”

    杨纪轻描淡写道。

    他一招验证了自己的想法,顿时心中大定,并没有急于进攻。

    平川县论实力比此人高的大有人在,单单是杨氏一族中就有不少的“武者”,但是论起眼界见识,以及招式的老辣,却少有比得上眼前这个外来的邪教信徒的。

    杨纪虽然有了不少的提升,但却缺少这样真正的实战训练,正好需要一个这样的对手来磨砺一身所学,哪里会放过这样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

    “哼,不说实话!我就不信你骗得过我!”

    白骨使咬牙,脸色铁青。

    “白蛇武技”是什么?

    白蛇武技只不过是呼吸境的一门普通武技,师法蛇形,论威力和品级远不及自己的熊形武技。

    他心中是绝不会承认自己会输给一门品级不如自己的武技的。

    轰!

    白骨使脚下一踏,掀起烈烈狂风,如同一头暴熊一般再次扑向杨纪,他的动作老辣,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正是熊形武技中的“老熊撞岩”。

    山林中的“老熊”是指已经成长起来的成年壮熊。这“老熊”力逾虎豹,而且经常因为皮肉生长撞击岩石,磨练筋肉。

    因为力量过大,被“老熊”撞击的岩石经常裂成碎片。而“老熊”也因此练就一身过人的筋肉,厉害点的甚至刀剑都砍不进。

    杨纪若是一招不慎,被他被击中,基本就是筋骨粉碎的结局。

    “来得好!”

    杨纪眼中精芒一闪,一个屈伸,电射而去——

    “白蛇吐信!”

    砰!

    白骨使者浑身一震,如遭电殛,再次如断线风筝般的倒飞而出,咔嚓一声,将一棵小树撞成粉碎。

    另一侧,杨纪衣袍招展,长发飞扬,显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并不去追赶。

    同样的招式,不同的角度,击中的却是相同的部位!

    杨纪这一招几乎没有太大的就变化,但给人的感觉的却完不同,就好像是不同的招式一样。

    白骨使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一身熊形武技已经被杨纪啄磨透彻,捕捉到了他出手的规律。

    这种情况下,白骨使就算力量再强,但击不中对手,也只有徒呼奈何!

    “这不可能!”

    白骨使接连二次输在杨纪手中,败的干脆利落,心中顿时一片惊涛骇浪。

    一次可以说是偶然,但二次就没有那么简单,更何况杨纪破他前后两招使用的都是相同的招式。

    一瞬间,白骨使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人还是那个人,但是此时的杨纪在白骨使的眼中,突然有种岳峙渊临,高深莫测的感觉。

    “这个小孩到底是谁?一个边陲之地的小家族怎么可能有教出这样厉害的弟子?”

    电光石火间,白骨使的脑海中转过无数的念头。

    他一生面对过许多对手,就连比他厉害的对手也照样战胜过。如果面对的是一个武道境的“武者”,力战之后即便输了,白骨使也完全能够接受这种事实,毕竟境界差距摆在那里。

    但是输给一个默默无闻,实力比自己还弱的小孩子,而且还是败给他身上一套品级不高的“白蛇武技”,……这算是怎么回事?

    白骨使心中完全无法接受。什么时候他已经沦落到连以大欺小都打不过人家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

    杨纪居高临下,俯瞰着白骨使,一边慢慢走近。

    白骨使的“熊形武技”已经基本上被他看破,虽然还达不到像白骨使那种灵活使用的地步,但是其中的发力技巧确实给他不少的启发。

    “哼!是吗?”

    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瞧不起,白骨使瞬间回过神来,心中不由的激起了一股怒气。

    天阴教中不乏许多斗勇斗狠之辈,白骨使手中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命,又岂是轻易的认输之辈。

    “小畜生,我不管你是谁教的武技。阻挡本教的任务,统统都得死。”

    白骨使抹去嘴角的血迹,慢慢的站起身来。

    轰!

    下一刻,白骨使身躯闪电般纵起,如同一头大猿般向着杨纪飞纵而去。

    “老熊槌地!”

    白骨使骨节咔嚓作响,无形中身体膨大了几份,就像一头庞然大物般向杨纪撞了过来。

    “老熊槌地”这是熊形武技中最强的绝学,脱胎于成年壮熊和虎豹搏斗的动作。

    “老熊”由于身体极重,远远超过虎豹,所以利用全身体重腾空扑下的时候,往往能利用自身体重直接压垮其他的猛兽。

    “老熊槌地”正是从中脱胎衍化而来的,必须有呼吸十段的实力才能施展出来,论威力犹如陨石撞地球,比其他几招威力还在。

    “强弩之末!”

    杨纪看得分明,心中丝毫无惧。

    白骨使接连两次被他击中以前的暗伤部位,已经受了重伤,虽然被他强行压下,但实力却是下降不少。

    单论力量,杨纪已经可以和他正面交锋。

    轰!

    就在杨纪腾空而起的刹那,异变突起,白骨使眼中寒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嗖嗖!

    袖袍一抖,几条黑影突然从白骨使的袖中电射而出,如同利矢一般射向杨纪胸腹。

    “毒蛇!”

    杨纪大吃一惊,借着天空黯淡的月光,杨纪分明看到了几条狰狞恐怖的蛇头,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其中一条赫然就是杨纪见过的“噬心蛇”。

    “杀了他!”

    夜空中传来一声白骨使森冷的声音。

    这三条毒蛇是他豢养了十多年的宠物,剧毒无比。凭借着这出其不意的一招,他杀了不知道多少比他还厉害的人物。

    如果不是杨纪把他逼的太厉害,此事又关系到教中的大事,一旦暴露引来朝廷注意,非同小可,他也不会作为杀手锏使出来。

    看着那三条毒蛇,白骨使几乎已经可以看到杨纪身死倒下的样子!

    “居然想用毒蛇对付我,真是班门弄斧!”

    杨纪怒极反笑。

    白骨使如果养的是其他的宠物,杨纪措不及防,没有经验,说不定还真的中招了。但是毒蛇——

    全天下最毒的毒蛇皇帝就在他的袖中,白骨使这不是班门弄斧是什么。

    “咝!”

    三头毒蛇闪电飞出,距离杨纪刚到三尺,突然之间一声威严的蛇声从杨纪袖中发出,三头毒蛇顿时如遭电殛,毒唇闭合,浑身软糜,瑟瑟发抖,一副臣服之状。

    “这是怎么回事?”

    白骨使大吃一惊,心中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他这招出其不意,不知道击杀了多少高手。其中的“噬心蛇”更是连“武道境”的“武者”都要中招,从无失手。

    眼前这种情况,以前还从未有过!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些还给你!”

    杨纪手掌一抖,瞬息间将三条软趴趴的毒蛇抖了回去。

    “找死!”

    白骨使大怒,正要亲自出手,突然手腕、脚踝就是一痛,一股酥麻的感觉传向全身,手脚一软立即仰天栽倒。

    “不可能!不可能的!……”

    白骨使低头看时,浑身剧颤,满眼震惊的看着三条自己豢养了几十年,使臂如指的毒蛇挂在自己身上,白森森的毒牙深深的嵌进自己的皮肉之中,一股乌青之色迅速扩散全身。

    “噬心蛇”那是连武者都无法抵挡的剧毒,连他都没有解毒。如今再加上另外两条毒蛇,白骨使更是身中剧毒,连手脚动弹一下都不行。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白骨使喃喃自语,心中的惊骇无法形容,就连被杨纪击败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的震惊。

    三条毒蛇是他从破卵而出的第一天养起,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和精力。这么多年下来,早已养得亲近,如同自己的左右手一般。

    白骨使死都没有想过,这三条毒蛇会听从别人的命令,背叛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

    白骨使喃喃自语,瞳孔越来越大。自己养的毒蛇,什么毒性自己最清楚,白骨使知道自己完蛋了。

    “哼!想用毒蛇害我,真是自作自受!”

    一阵脚步声传来,杨纪慢慢走近,看着地上的白骨使冷冷道。三条毒蛇还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杨纪踢了踢居然已经死了。

    蛇类的世界远比人类更加森严,小纪做为毒蛇皇帝,拥有对其他一切蛇类统御和威慑。

    三条毒蛇想要偷袭杨纪,就已经触怒小纪这条毒蛇皇帝的威严,哪里还能活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