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云手

    周大管家想要就此罢手,杨纪却没有这个意思。

    “嘿,这才是第一招,你急什么。”

    杨纪突然一笑:

    “再接我几招。”

    砰!

    杨纪手掌在身下一拍,再次腾跃而起。这一次杨纪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利用“草上飞”的绝技绕着周大管家转圈,寻找他破绽。

    和武道境高手交手的机会极其难得。周大管家现在是顾忌着他那个“神秘的师父”,暂时不会对他下杀手,但一旦真相曝露,那就不一定了。

    “哼!”

    周大管家冷笑,立住脚步,眼睛微眯,就像一块磐石立在那里,任由着杨纪绕着自己飞转。

    杨纪试图从周大管家身上找出一些破绽,但他一动不动,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的破绽,杨纪甚至感觉站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浑然一体的大山。

    “他的双手太快了,要想战胜他,唯一的机会就是背面进攻。”

    杨纪心中念头百转。

    “就是现在!”

    当再一次转到周大管家背后的时候,杨纪身躯一缩,弹射而出,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轰!

    眼前一花,杨纪腾云驾雾,再次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到地上了。这一次,周大先生出手更重,杨纪脏腑震动,嘴角涌出一股血来。

    “再来!”

    杨纪傲气发作,一抹鲜血,再次扑出。

    “小畜生!你还没完没了了?”

    周大管家面色一沉,心中泛起了一股怒意。

    他绝对不是虚怀若谷,度量过人的良善之辈,如果不是顾忌杨纪背后的神秘高手,早就对杨纪下杀手了。

    这一次跟踪杨纪,是他主动请求的。本来以为只要一段时间,自然就能找到藏在杨纪背后的“师父”。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么长的时间他居然毫无发现。那个神秘高手就好像隐形了一样,根本没有和杨纪接触过。

    眼看和大夫人约定的一个月时间就快过去了,周大管家忍耐不住,这才想要和那个神秘高手摊牌。

    自始自终,周大管家和大夫人的目标都是那个“神秘高手”,而不是杨纪。只要能拉拢,或者摸清那位“神秘高手”的虚实,之后杨纪的死活根本无关紧要。

    “兄台,既然你执意不出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山林,周大管家眼中寒光一闪,终于生出一股杀机。

    轰!

    狂风烈烈,二十多丈的距离瞬息即至,这一次,杨纪没有使用任何的花巧,而正面对着周大管家冲了过去。

    “咔嚓嚓!”

    就在两人交手前的刹那,杨纪全身骨骼作响,一股阳猛强大的力量以丹田为中心,从四肢百骸传递过来聚集到手上,化为一拳劈山裂岳,猛烈的轰了过去。

    “熊形武技!”

    周大管家眼皮一跳,一脸惊疑。杨纪一拳分明就是之前死的那个天阴教白骨使的熊形武技,虽然杨纪并非一模一样,但其中的发力技巧分明和象形武技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这个小畜生居然有这么高的天赋?”

    周大管家交手以来第一次变了脸色。能够在一场战斗之后,就偷学到对方武技的精华,这种能力就连他都做不到。

    事实上,整个杨氏宗族都没有人做得到。

    周大管家虽然心中震惊,但出手却一点都不慢。

    轰!

    周大管家一动不动,两条手臂隐隐泛起一股黑气。杨纪的拳头距离他还有二尺,就好像撞上一层无形的屏障,轰隆一声,鲜血喷溅,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倒射出去。

    “啊!”

    杨纪飞出去的同时,周大管家突然手掌一痛,忍不住低呼一声,手掌一挥便有一条细小的黑影飞出,落在地上居然是一条其细如线的小蛇。

    “铁线蛇!……”

    周大管家脸色铁青,瞥了一眼手心,只见一个伤口血流如注,连忙从怀里掏出一颗解毒丸,迅速塞进嘴里。

    “铁线蛇”身体细而坚韧,本身却是无毒的。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周大管家从来都不大意。

    倒是那条铁线蛇也不知道什么来历,以他的力量一掌居然没有把它震断。

    “小子,你师父呢?——”

    周大管家顾不上手上的伤势,踏前一步厉声道。这一次交手他突然有种极其不妥的感觉,好像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这一次下手极重,比前二次都重得多。按道理杨纪的师父藏在一边,没道理不出来阻止。除非他对这个徒弟完全不在意!

    “哈哈哈!……”

    杨纪本来受伤不轻,听到周大管家这翻话突然大笑起来: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想着我那个子虚乌有的师父吗?”

    “你什么意思?”

    周大管家闻言脸色大变。

    “嘿嘿,小纪,过来!”

    杨纪却不答话,强压下伤势,左手一招,地上便有一条黑色小蛇慢慢游了过来,一头钻进杨纪的袖中。

    这次一人一蛇联手暗算周大管家,虽然得手,但小纪也同样受伤不轻,游动时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灵活。

    杨纪收了小纪,捂着胸口立即向后退去,拉开和周大管家的距离。

    “你想跑?在我面前,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周大管家冷冷道。

    “那你为什么不试一试。”

    杨纪冷笑道,目光盯着周大管家的右手,黯淡的月光下杨纪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指尖滴下的血液已经由鲜血,变成了紫黑。

    然而不知道是感觉杨纪的“铁线蛇”威胁不到自己,还是觉得服了解毒丹,不会有大碍,周大管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不知死活!”

    周大管家冷笑一声,脚下踏出一步,就要擒下杨纪。他不动还好,这一动立即感觉半身酥麻,脚下一个跄踉,差点摔倒。

    “小子,你敢暗算我!”

    周大管家又惊又怒,整个人都变了脸色。他的反应不慢,电光石火之间,他的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即想到了杨纪豢养的那条黑色小蛇。

    “那不是铁线蛇,到底是什么东西?臭小子,我杀了你!——”

    周大管家勃然大怒,眼中杀机一闪,立即纵跃而出,五指如勾,抓向杨纪。杨纪一动不动,只是如看死人一般的看着他。

    “小纪”的毒性非同小可,周大管家不动还好,这一动血气运行,加速将冠王蛇的毒性传遍全身,只是取死之道。

    啪哒!

    果然,周大管家扑出十余丈后,突然身躯一沉,立即像雷打的蛤蟆一样直挺挺的从半空中掉落下来,怒睁着一双眼睁一动不动,居然就是死了。

    “呼!”

    杨纪等了半晌,确定周大管家是真的死了之后,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厉害的对手,也是双方实力悬殊最大的一次,如果可能,杨纪绝不想再面对这种情况。

    “不要怨恨,要怪就怪你自己麻痹大意,又自作聪明替我找个什么师父。”

    杨纪走过去,抹了一把,阖上了他的眼睛。

    这次胜利,杨纪感觉格外的疲惫。为了对付周大管家,从这个危险的局面中逃生,他几乎耗尽了脑汁,想尽了办法。

    周大管家这种人实力强大,感知敏锐。如果不麻痹他的意志,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小纪也很难得手。

    还好,周大管家大半的心思放防范他背后那个子虚乌有的师父,又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在出拳的时候,把小纪夹在指缝里,借着夜色掩护这才一击得手。

    夜风呼啸,杨纪迅速的打扫“战场”。在周大管家的身上掏摸了一阵,杨纪果然找出了几个精致的小瓶子。

    “解毒丸、跌打丸、疗伤丸……,他身上还真是有不少好东西”

    杨纪借着黯淡的月光,很快认出了瓶子上的几个小字,这些东西连那个邪教信徒身上都没有。

    杨纪从装有疗伤丸的小瓶子里取出一粒药丸吞服下去,很快,就有一股热气从腹中散发到四肢百骸,胸口的伤势好了很多。

    “这些都是好东西,以后在外行走,这些东西说不得就有很大的用处。”

    杨纪把这些瓷瓶都收了起来,然后又在周大管家身上搜出了一些小额的银票。不到,只有八十多两。

    “大夫人控制欲极强,涉及到财务的事,并不会交给外人。也难道周大管家身上银钱不多。”

    杨纪暗暗道,心中有些可惜。周大管家虽然挂着管家的名头,但银钱还比不上那个邪教信徒。

    杨纪本来想着他身上要是有不少银钱,正好可以多买些“百草丸”,不过现在只能做罢。

    除此之外,杨纪还搜到了一本书,老旧的封皮上面画着一双手掌,还有一些如梦如幻的云絮。书名是《云手》。

    “不知道是不是周大管家用来对付我的那门奇异武技?”

    杨纪心中暗暗道。

    周大管家的那身绝学给他印象极深,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奇特的绝学。在家族练武场偷看的时候,杨纪还从来没有见过这门绝学。

    翻开书页,杨纪很快看了起来。《云手》上的武技非常艰涩,也非常难懂,和杨纪学过的“白蛇武技”有很大差别。

    不过杨纪也很看得出来,《云手》的品级明显比“白蛇武技”高出很多。就是那个白骨使的“熊形武技”也要差上很多。

    “我的白蛇武技灵活有余,但攻击不足。朝廷科举快到,到时必是高手如云,我要想和他们分庭抗礼,一争高下,恐怕还得落在这门《云手》身上。”

    杨纪暗暗寻思道。

    哗!

    翻到书页的最后,突然哗的一下,飘飘荡荡从里面掉出一样东西来,金光灿灿,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