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百草丸

    “咦?这是什么?”

    杨纪一脸讶异,俯身拣起地上的东西。

    这是一张薄如蝉翼的“金页”,只有巴掌大小,有一定的弹性,一边金光灿灿,而另一面则是带着一些奇异花纹的银色。

    “这好像是……一张miàn jù。”

    杨纪看着这张“金页”,鬼使神差的把它覆到了脸上,稍微拉伸一下,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金页,或者说是“金色miàn jù”和脸部皮肤紧紧相连,杨纪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就好像这本来就是自己的皮肤一样。

    “《云手》,解毒丸,金色miàn jù……,这个周大管家到底是什么人?”

    杨纪暗暗吃惊。

    所有这些东西都不是杨氏一族能有的,分明都是这个周大管家进入杨氏宗族之前从外面带来的。

    虽然在这个宗族生活了十多年,杨纪却突然有种一种陌生的感觉。

    “一个邪教信徒,一个周大管家,今天晚上的事情太多了。这个邪教信徒也就罢了,周大管家的事情必须要处理好。大夫人那里久候不至,肯定知道他出事了。”

    “别的护卫也就罢了,周大管家和大夫人关系菲浅。以她的性格,知道这件事后只怕就会不管不顾,对我下shā shǒu。我必须要好好思量!”

    ……

    杨纪脑海中此起彼伏。周大管家不是普通人,他身上藏了这么多的秘密,杨纪甚至感觉他和大夫人的关系恐怕远超自己的估计。

    “有了!”

    杨纪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周大管家之前提到的一件事,立即精神大振:

    “大夫人她们误以为我有个师父,根本不知道真相。我若是把这件事情推到那个子虚乌有的‘师父’身上,说成是他做到。以大夫人的个性,恐怕非但不敢对我下手,反而顾忌重重。”

    杨纪想到此处浑身轻松,再不犹豫,把白骨使的尸身拖到山林深处的偏僻处掩埋之后,又把周大管家的尸体拖到山坡下。

    “多行不义必自毙!烈阳山,烈阳武王。”

    杨纪写下这行字迹的时候,突然心中一动,突然又在旁边另外加了一个名字:

    “玉冠公子留。”

    “烈阳山”有没有杨纪不知道,不过“烈阳武王”却是杨纪用来糊弄大夫人的。至于“玉冠公子”,则是杨纪心血来潮想起那张金色miàn jù,想要为自己制造一个新的身份方便日后行走。

    读书人以“玉”为贵,小纪又是“冠王蛇”,两者联合起来所以就成了这个“玉冠公子”。

    “烈阳散人,玉冠公子”,这样听起来就像师徒二人的名字。日后,即便有心人查起,也能从处找到源头,方便杨纪行事。

    “走了。”

    杨纪处理完这些,转身就走。他相信大夫人看到这些的时候,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三天之后,周大管家的尸身就被发现了。

    大夫人在他的尸身旁边,脸色苍白,默默的站了很久。

    “大夫人,要不要派人去查一查。”

    一名护卫小心翼翼道。

    “不用了。”

    大夫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把周管家抬回去,换身新的衣服,然后给他一个体面的安葬。”

    “是,夫人。”

    护卫应道。

    “那几个名字查出来了吗?”

    大夫人微仰着头,闭着眼睛道。

    “回夫人,烈阳山这个名字属下等人还毫无头绪,只能猜测杀害周管家的应该就是这个烈阳武王。”

    护卫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说!”

    大夫人头都没回道。

    “大夫人,这个事情会不会和杨纪有关?要不要……”

    护卫壮着胆子,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用了。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在我面前提前‘杨纪’两个字!”

    大夫人霍的睁开眼来,目中冷的犹如万年寒冰。她的声音虽然极力平静,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平静下蕴含的愤怒:

    “传我的命令,给大公子写一封信,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让他加快回府!”

    “是,夫人!”

    众人身躯一震,领命而去。

    周大管家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除了大夫人和少数人外,没有人知道这位不显山露水的周大管家其实是一名武道境的高手!

    …………

    时间过得极快,三天后,杨纪身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终于下山离开。

    “该回家看看梁伯了。”

    杨纪心中暗道。

    离开深山,杨纪先去了一趟市集,在衣店买了一套绸缎锦衣,换上之后,等到傍晚时分,行人稀少,这才戴上那张金色miàn jù,往市集的东南而去。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座富丽奢华的楼宇,耸立在酒楼、药行之中,灯火通明,极其气派。

    “百草行!”

    杨纪抬头看着楼宇上的那块牌匾。“百草行”就是李氏宗族经营的商行。

    “一山不容二虎”,李氏宗族和杨氏宗族相隔极远,这间“百草行”是李氏宗族在平川县经营的,唯一售卖“百草丸”的地方。

    走进去,一路有丫鬟、美婢指引,在“百草行”的大厅里,杨纪见到了“百草行”的管事。

    这位管家一身华服,端坐在檀木椅上,左右两名血气涌动的武道境护卫,到处显出一股大户人家的气度。

    在他身前,人影绰绰,挤满了南来北往的行商,都是来贩卖“百草丸”。

    李氏宗族的“百草丸”远近有名,不止是平川县,还一路售卖到了其他地方。

    “这位客官面生的很呐。”

    轮到杨纪时,这位管家长眉一挑,瞥了一眼突然道。

    “怎么,李氏宗族的百草丸难道不卖了不成?”

    杨纪道。

    “嘿。那倒不是。”

    管事哂然一笑,道:

    “再有不久就是朝廷的科举的。我们百草行的规矩,向来是有三不卖的。一是不卖姓杨的,二是每年科举不卖二十岁以下的,三是不卖平川县的。后面两条仅限于每届的武科举。这位客官我看你年轻不大,该不会是为了武科举而来买百草丸的吧?”

    杨纪心中一跳,对方这翻话说的直白,坦明了就是冲着武科举去的。只要其他人不能威胁到李氏宗族,那么李氏宗族的子弟高中的机率显然就大多了。

    “哼!我只听说李氏宗族的百草丸交够了钱就行,可没听说居然还要限制年龄。”

    杨纪目光一闪,望向人群中的一对行商。那是父子二人,父亲四十多岁,但是儿子最多就十**岁的样子。

    “嘿嘿,人家是外埠的。只要你能拿出平川县以外的户藉,这些自然没有问题。”

    管事道。

    杨纪微微一笑,不再争辨,将两张户籍和路引递了过去。正是从白骨使身上搜获的身份wěi zhuāng。

    管事接过去,看了几眼,目光惊疑不定。

    “我替家族贩卖,还有问题吗?”

    杨纪笑道。

    “可以了。”

    管事挥了挥手,不再多说。至于杨纪脸上的奇怪miàn jù更是提都没提。

    这里的行商南来北往,什么怪癖的都有,光头的,赤膊的,花脸的,痕脸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也不差一个蒙着半张脸的。总之见怪不怪,早就习惯了,只要付钱爽快就行。

    “百草丸,十两银子一枚。客官你要多少。”

    “六十枚。”

    ……

    从百草行出来,杨纪感慨不已,从那个邪教信徒和周大管家身上得来的总共六百两银子,就变成了手上这小小一瓷瓶的药丸。

    人生的第一笔“巨款”就这么没了。

    “希望这个钱花得值得。”

    杨纪怀揣着瓷瓶回到了杨府。宗族里一切如常,只有偶尔一些人谈论着周大管家,以及“烈阳武王”之类的。

    “看来他们还没有人知道周大管家的真实身份。”

    杨纪知道自己的策略发挥了作用,“烈阳武王”这个杜撰的身份真的让“大夫人”产生了很大的忌惮,把这件事强压了下来。现在还没人怀疑到自己。

    在杨氏宗族的边缘地带,杨纪见过老管家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先吃一颗百草丸试试,不知道功效怎么样。”

    杨纪关上房门后,拔开瓶塞,闻了闻,立即有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鼻而来。伏苓、黄精、当归、人参……,全部都是上火候的名贵材料,只是闻一闻,就有醒脑的作用。

    杨纪掏出一颗吞服下去,立即就有一股火焰好像在腹内燃烧。

    “好浓的药性!”

    杨纪立即静下心来,按照“神龙炼髓桩法”摆开姿势,默默的吸收“百草丸”的药性。

    一股股药性不断散开,开始火辣,后来清凉,全部由内而外,渗入到全身的血肉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纪感觉到体内的血肉饱满,就好像人吃饱了饭一样。

    “百草丸的吸收已经达到了极限了,不能再吞服了。”

    杨纪huó dòng了一下手脚,全身骨节噼啪作响,冥冥中全身的力量又增加了不少。

    “百草丸”药性太强,集中了上百种名贵药材的精华,所以一般一天只能吞服一粒,少数人可以吞服两粒。再多就是浪费了。

    “十两银子一枚,虽然太贵,但是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倒也值得。”

    杨纪暗道。

    不知不觉就是深夜,杨纪正准备**睡觉,突然之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纪堂弟,在吧。”

    一阵醇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嗯?”

    杨纪一惊,麻利的从床上下开,打开门,看到外面二十岁左右的白衣年轻人立即怔住了:“杨猛!——”

    杨纪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深夜来拜访他的人居然是仅仅有一面之缘的“杨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