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跟踪

    杨纪盘坐在一座视野开阔的山顶,默默出神。【】远处,无数的白云起起伏伏,像棉絮一般撒满天空。

    春风袭袭,一阵山风掠过耳畔,杨纪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诗书上说,‘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则万物睹’。万事万物相互感觉,白云飘动其实是受风力所推,因为风无常形,所以云无常相,飘忽不定。”

    杨纪一通万通,长久的迟滞突然打开:

    “我修习《云手》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境,因为领悟不了云手飘忽不定的精髓。‘云从龙,风从虎’,风就是对手,因为对手并不是一个人,所以应对也会飘忽不定,不会只局限于一招。——因势利导,随机应对,对手变化,我也变化,这就是《云手》飘忽不定的精髓。”

    杨纪想至此处,精神大振,思绪顿时泄闸之水般,倾泄千里。

    “唰!”

    杨纪身体一跃,突然站了起来。不用看天上的云朵,此时杨纪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成千上万云朵的形状、画面,然后开始练习《云手》。

    长久以后,杨纪不断的练习绘画,房间中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云朵的稿纸。各种云朵的形状,心念一动,就能浮现出来,根本不必抬头看天。

    “风无常形,云无常相……”

    杨纪喃喃自语,眼眸缓缓闭上,双手随着气流缓缓的舞动。他脑海中那记忆下来的上千张不同形状的云絮画面,随着双手的舞动开始不停的减少。

    杨纪完全放松下来,身体纯如自然,把身边风当做对手,身体随着涌动而变化。

    “风无形无相,连风都可以当做对手,寻找破绽,更何况是其他的武者。”

    杨纪心中升起一种明悟,冥冥中,他把自己想像成一朵云,随着身边的气流飘飘荡荡,居无定所,变幻无常。

    在这种意境的影响下,杨纪脑海中记忆的上千种云絮的形状以几何倍数迅速消失,伴随着这些云絮画面的消失,杨纪的心中渐渐的生成了另一团“云”,一团飘忽不定,无形无相的“云”。

    每一张白云的画面消失,杨纪心中的这团“白云”就凝实一份。短短时间内,杨纪脑海中记忆的云絮画面就从上千张,削减到了数百张,而且还在以几何倍数减少。

    “嗡!”

    当杨纪脑海中记忆的云絮画面削减到几十张的时侯,异变突起,杨纪的两条手臂突然变得垂柳一般,画起许许多多模糊的残影,最后骤然突破了某种临界点,一分手臂分裂成了“两条”,乍一看,就好像他拥有了四条手臂。

    杨纪却好像没有看到这些,他的心绪在突破的一刹那,突然进入了一种空灵的境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纪脑海中记忆的所有云絮的画面全部消失了,只剩下心中一团温暖的,飘忽不定的“白云”意境。

    “成功了!”

    杨纪缓缓睁开眼来,知道自己的《云手》终于达到了小成的境界。这种境界对付武道境的强者或许还有所欠缺,但在呼吸境没有人是对手了。

    “《云手》还是必须得武道境的实力配合,‘云絮’的意境虽然慢,但飘忽不定,但是出手一定要快。我现在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很多时候出手都跟不了我的意念。”

    杨纪暗暗道。

    以前还不觉得,但随着实力的提高,杨纪越来越感觉到身体反应跟不上意念的动作。这种感觉在修习“拳意合一图”时候越发的明显。

    “我现在终于明白拳意合一图的意思了。呼吸境界的武人意念是意念,身体是身体,所以再怎么修练身体的反应也跟不上意念的速度。而我修习拳意合一图的时候,意志被散,融入到了身体之中,其目的就是要将我的意志和身体完全融合在一起,达到意到手到,念到拳到,拳意合一的境界。”

    杨纪熟读诗书,本来就极聪明的人。

    这“拳意合一图”本来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但现在修练《云手》,两相参悟,互相印证,立即明白了许多原来不懂的地方。

    杨纪以前只是感觉到武道境的“武者”出手很快,力量大,其他没什么大感觉。但此时一通百顿,顿时深深感觉到了两种境界的差距。

    “必须要尽快的达到了武道境!”

    杨纪心中暗暗道。

    天色渐晚,杨纪很快离开了山上。

    晚上戌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杨纪换了一身衣服,唰的一下翻窗而出,离开了柴房。

    “不知道那些绿林悍匪有什么目的,现在很多的都睡了,他们如果要行动也该差不多了。”

    杨纪暗暗道,想起了白天撞到的那些绿林悍匪。

    这些凶神恶煞的人物很少进入城镇,杨纪本能的感觉今晚有事发生。有道是“艺高人胆大”,杨纪如今实力日强,对于这种事情也毫不避讳。

    “日后想要离开平川县,必须要从这些绿林悍匪控制的地带经过,多接触一下,日后总有好处。”

    杨纪心中喃喃道。

    他没有从大门出去,身体一翻,直接从杨氏宗族的外墙翻了出去。黑夜里辨别了一下方向,立即白天记忆的方向走去。

    市集上的酒楼、旅店并不多,均多的分布在各个地方。在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杨纪很快在街道上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座旅店,隔的都不远。

    “小店住不下,他们肯定是在大的酒楼里面。”

    杨纪看了一眼,酒楼里面还亮着灯,一些行商进进出出。

    “最多还有小半个时辰,就该打烊了。他们要动手也只能是在那个时候。”

    杨纪也不急,找了一处黑暗、隐蔽的角落默默等待。

    半个时辰之后,吱哑一声,酒楼东南的方向,一道窗子打开,一名壮硕的身影从窗子里面跳了下来,在墙上一撑,轻轻的落在地上。

    “下来。”

    领头的匪首向着身后招手道。很快,一条又一条大汉从窗子里跳了出来。

    “好高明的身手,至少是呼吸九段、十段的好手。”

    杨纪眼中精芒一闪,很快估算出了这些人的实力。

    那扇窗子离地极高,如果是呼吸八段的武人,落下来肯定声音很响。只有九段、十段的人才能控制力量,点尘不惊。

    “走!”

    七名绿林悍匪落地之后,一招手,二话不说立即向着白天打探到的方向掠去。他们脚步轻捷,手脚利索,在黑暗里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这就要动手了……,就是他们的目标是谁?”

    杨纪也不吱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快速跟了上去。

    七个人在巷子里来来回回,转来转去,尽量避开了那些还亮着灯火的地方。片刻之后,这些人终于停了下来。

    “百草行?这些的目标是李氏宗族的百草行!”

    看到两个大红灯笼下照出来的牌匾,杨纪吃了一惊。他跟着这些绿林悍匪转来转去,没想到这些人的目的居然是他一个多月前才来过的“百草行”。

    “这些人是要对李氏宗族下手!”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

    在平川县,李氏宗族出过的“武举人”或许没有杨氏一族多,便是论经济实力,绝对要超过李家。

    而且因为经营百草丸的生意,他们的铺子拉的极大,经常有组织商队,卖到内陆的其他地方去。

    这些绿林悍匪如果想要打劫的话,“百草行”显然是个不错的地方。

    “嗖!”

    就在杨纪惊讶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个纵身而起,仿佛鹞子一般,翻入“百草行”内。七个人里面,只留了实力最差的一个呼吸九段的人在外面放哨。

    “唰!”

    黑暗中寒光一闪,那人撕破了腰上的布包,露出里面的刀来。白晃晃的大刀,在黑暗中触目惊心。

    “啊!——”

    一声女子的凄厉的惨叫突然从院墙内传来,声音短促,只一会儿就戛然而止,哪怕听到的人,也只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他们动手了!”

    杨纪心中一动,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