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见面!

    时间已经很晚了,杨纪估算了一下,应该快到子时了。()【】

    “该回去了。”

    杨纪心中暗道。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从“刘七”身上剥下来的夜行衣,如今当然不能穿回去。

    杨纪换了衣服,把《太合魔虎拳》和银票收后,然后掠下了山峰。随便寻了一处城墙,杨纪身形一纵,一个“狸猫上树”,轻轻松松翻过城墙进入了城内。

    四下里一片漆黑,“百草行”内的厮杀虽然惊动了不少人,便也仅限于北部城区,其他地方的人也在沉熟。

    “那个地方,好像是周神医的医馆。”

    杨纪心中一动,突然望向右手边的一个方向。那里,一点灯火在黑暗中非常扎眼。杨纪依稀记得,当初曾经告诉杨二牛请周神医替母亲治病。

    “或许他知道杨二牛的家哪里。”

    杨纪心中暗道,转过身,立即黑暗中灯火的方向走去。

    在整个晋安城,周神医都是颇有威望的。他医德极高,向来来者不拒,对于一些家境贫寒的,往往都能减少,或者削免的他的药资。由于来的人多,所以他工作的时间都极晚。

    “周神医,谢谢你。”

    杨纪走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名少妇抱着小孩,满脸感激的走了出来,看到杨纪,眼中微有些诧异,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妙手回春!”

    杨纪望了一眼大门上的金字牌匾,然后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名两鬓花白,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葛衣郎中正在把一根根长长短短的银针,认认真真的收入木盒之中。

    “周神医……”

    杨纪犹豫了一下,轻声叫唤道。

    “哦。”

    周神医回过神来,抬起头来,混浊的目光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杨纪:

    “年轻人,你也来看病吗?但是不像啊,看你的舌笞、眼白、气色和脉像……”

    “周神医,我没病。”

    杨纪苦笑,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是这样的,我是来想问你一件事。你记不记得去年有个叫做杨二牛的人,请你去替他治病?”

    从杨二牛那里得到的那块鹅卵石,或者说是“陨石”,一直是他无法释怀的一道“坎”。

    那块石头一样的东西几乎改变了他的生命,不过杨纪对他却知道的很少。特别是,在参悟“拳意合一图”的时候,杨纪发现这块“陨石”的能量似乎还没有耗尽。

    而“知恩图报”,杨纪也想知道杨二牛和他母亲怎么样的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尽可能的帮助,补偿他们一些。

    出乎意料,周神医皱起了眉头,随后摇了摇头:

    “杨二牛?来我这里的人太多了。但我真的不记得有个什么叫做杨二牛的。”

    “怎么可能?”

    杨纪心中一惊,当时的反应就是:“难道杨二牛根本没来请周神医?!”

    杨纪当时心里就凉了三分,他只记得在告诉杨二牛去请周神医,却从来没有想过杨二牛有没有去过的问题。

    “难道他走错了路?还是出了什么其他的问题?他母亲不会有事吧?”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连窜的念头。

    杨二牛救母心切,按道理不可能不去请医生,特别是杨纪还告诉了他地点。但是此时回响,杨二牛智商本来就不是很高,即便告诉他周神医所在的地方,以他的情况找不到地头也是很有可能的。

    特别是,他身上带着钱袋,若是不注意,钱贱外露,引起其他人注意也是很有可能的。

    “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

    杨纪轻松的心态荡然无存,紧张道:

    “周神医你再想想,那个人二十岁的样子,长得虎背熊腰。而且你还去过他家里的?

    周神医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你再想想,再想想。他的智商有点不太一样,就像几岁的孩子一样。”

    杨纪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他的母亲病了,他请你是为了他母亲。”

    当杨纪提到“母亲”的时候,周神医神情一动,恍然大悟。

    “原来你是说那个孩子。”

    周神医眼中露出一丝怜悯:“那真的是一个孝子啊!……”

    周神医说着把自己就诊的事情缓缓道了出来。原来杨二牛来请他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好像在周围绕了不少的路。

    他母亲得的是严重的肺炎和气管炎,那种年纪的人是承受不了这样的病痛的。也幸好是杨二牛请的及时,要是再差一点点,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周神医看他家境贫寒,又是孝子,所以索性减免了他的药费,让他留着那些改善一下他和他母亲的生活。

    “我后来还去看了一次,他母亲的病基本上好了。这孩子确实是个孝子啊!……”

    周神医感慨道。

    “还好。”

    杨纪松了口气:“对了,周神医你还记得他家的地址吗?”

    “当然。”

    周神医笑了笑,然后拿过一张纸,将杨二牛家的地址写在上面:“就是这里了。”

    说着把纸片递了过去。

    “多谢。”

    杨纪接过纸片,道了声谢。正要走出去,异变突起——

    “周神医在吗?”

    随着这阵清朗的声音,杨纪突然感觉到黑暗中燃烧起了一阵熊熊的火光,一股至阳至刚的血气,随着门外轱辘的马车声音,迅速向着这里接近,而且越来越旺盛。

    “这个气息……不会吧!”

    杨纪身躯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门外。

    这种阳刚的血气味道,他很熟悉,而且就是在不久前接触到的——百草行!

    唰!

    门帘推开,面容俊郎的李三公子气息迫人,带着百草行的管家,施施然从门后走了进来。

    “真的是他们!”

    杨纪心中惊疑不定。他是因为跟踪绿林中人后,偶然想起杨二牛,才来见周神医的。但这些人是做什么?

    “周神医,想必你已经收到了我家公子的信。我们李家的子弟在云崖峰附近被绿林中人伏击,受伤惨重。特地想请周神医移驾我们李氏宗族,悬壶济世,医治医治。”

    一旁,“百草行”的管事拱了拱手,开口道。

    “我说过的。我不想离开这里。而且你们武道中人刀枪拳棍的内伤医起来麻烦,短期内不可能治得好。我不可能为了你们,放弃这里的。”

    周神医皱了皱眉头,想也不想的拒绝道。

    他一向在这座小屋中悬壶济世,帮助那些普通百姓,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要他改到另一处相邻极远的地方,心中根本不愿意。

    “周神医,你放心。我们李氏宗族不会亏待你。只要你肯去,我们一定重金酬谢。”

    百草行管事道。

    “呵呵,老朽一把年纪了。膝下又无子无女,要这么多金银干什么?”

    周神医笑道……

    杨纪听了一阵,知道大概又是和绿林人物有关。他刚刚夜探百草行,这个时候自然不愿和李氏宗族的人有太多交集。衣袍一撩,杨纪就大步向外走去。

    “等一等!”

    突然,旁边的李三公子开口道,那双子夜般的双眸中迸射出一抹犀利的光芒:

    “这一位……好像很眼熟啊!”

    这一声突如其来,就像一道雷霆一样劈在杨纪身上。

    “!!!”

    杨纪身形剧颤,背对着两人的目光仿佛见鬼一般。

    他自认这次行动非常小心,但今夜却接连二次被人识破,一次是那个叫赵武的绿林悍匪,一次就是这个李三公子。

    这些人没一个省油货。

    “这位公子应该认错了吧?我并不记得我们好像见过?”

    杨纪回过神来,淡定道。

    “哦,奇怪。今晚在百草行里我就见到有个人,身形和你很想像。只不过他穿的是一身夜行衣。”

    李晨背着双手,望着杨纪淡淡笑道,但那双眼眸中却锋利的好像要把人扎穿一样,没有丝毫的笑意:

    “这么晚了,兄台出现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么?”

    一句脱口,房间里的气氛骤然一变,变得有些紧张。即便再迟钝的人也知道李三公子并不是在和人攀交情。特别是百草行的管家目光变得冷峻无比,他心知自家公子这翻话是什么意思。

    今晚百草行受到绿林悍匪的攻击,杨纪如果真的穿着夜行衣出现百草行内,无疑就是跟那些绿林悍匪一伙人。

    “这回麻烦了。”

    杨纪也没有料到,李三公子的眼光如此犀利。当时那么混乱的情况下,他又是混在黑暗中,居然也被他留意到。而且凭着身形记了下来。

    眼下的情况,这位“平川三杰”之一显然是对自己起疑。

    “百草行”正好出事,三更半夜的时候,自己不在杨氏宗族内睡觉,却出现在这偏僻的城区边缘,当然可疑。

    杨纪跟踪绿林中人,完全是一时心血来潮。根本没有想过会和李氏宗族的人打交道。如今被误认为是绿林悍匪一伙的,真是天大的冤枉。

    “呵!公子这是怀疑我吗?”

    杨纪冷笑,直接道。

    他也不怕李晨误认,猜测毕竟只是猜测,李晨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就算看出点什么蛛丝蚂迹也没有用。

    就在气氛凝滞的时候,突然周神医说话。

    “三公子,我看你恐怕是有些误会了。这位杨公子之前曾经帮助过一个叫杨二牛的人。他这次来找我,就是询问这件事的。”

    周神医道。

    他这一开口,房中的气氛立即缓和了许多。李晨和百草行管事的目光也不如之前那么咄咄逼人了。

    周神医是局外,和两家都没有关系。而且他悬壶济世,名声极好,当然也不会为了这件事情说话。

    【没有存稿了,呜唔,恐怕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十一点和八点。】